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加國港人組織不滿政府懦弱 未與美國看齊譴責鎮壓反送中與國安法


由港加聯與其他加拿大港人組織舉辦的反送中一週年研討會。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8:00 0:00

國際社會回應香港反送中運動與“港版國安法”的力度各有不同,擁有五十多萬名香港移民及其後裔的加拿大在有關香港的政策上與其鄰國美國有很大程度上的分別。加拿大的香港人組織批評現屆杜魯多政府的政策。他們希望當地港人擴大融入社區,將香港議題彼此連結,迫使加拿大政府在國際社會上為香港發聲。

在香港反送中抗極權運動剛好滿一週年之際,加拿大跨省份城市的支援香港團體共同舉辦網上論壇,邀請香港與加拿大東西兩岸各階層代表作出回顧和前瞻。多位講者并就“港版國安法”即將實施的嚴峻挑戰下,香港運動該如何應對丶國際社會包括加拿大可怎樣支援香港的抗爭等議題作出探討。

馮玉蘭:加拿大對華是“鵪鶉”

長期推動加拿大支援香港社會運動的香港加拿大聯會(港加聯)會長馮玉蘭直言,儘管加拿大港人的公民社會自2014年香港的“佔中運動”到去年的“反送中運動”不斷成熟壯大,積極支援香港人;但奈何加拿大政府為港人發聲的力度與表現卻強差人意。她解釋,這與現屆杜魯多政府過去的“親中”態度有莫大關係。

馮玉蘭說:“看到我們自由黨政府其實對中共有很多的盲點。它(加拿大政府)不僅是鵪鶉, 很多中共對我們的干預,甚至是無賴式對待,隨意拘捕我們兩名加拿大人 - 前外交官康明凱(Michael Kovrig)和商人斯帕弗(Michael Spavor),然後作為孟晚舟被引渡事件的籌碼。結果到目為止,仍然是束手無策。”

馮玉蘭續說,孟晚舟事件發生後,加拿大國內其實有很強烈的民意,要求政府禁止使用華為的設備,但政府延至今天還未能作出決定。她認為,這一取態也印證了為何在香港反送中及港版國安法等議題上,加拿大政府的表現如此滯後。

加國港人組織傘運後蓬勃發展

馮玉蘭介紹說,其實自2014年香港的雨傘運動開始,很多移居加拿大的香港人已經積極參加支援香港的活動,在多倫多成立支援會,發動商討、公投,與香港佔領活動無異。

她續稱,去年反送中運動,加拿大多個城市更各自組織聲援,互相支持,如雨後春筍,遍地開花。例如協辦這次網上活動的團體中,除了港加聯外,還包括了香港加拿大人之聲、愛民頓香港之友、溫哥華香港協進會、多倫多香港人行動組與溫哥華中國民主促進會等。

港加聯:加國港人需積極參政迫政府為香港表態

目前,在加拿大生活的香港移民約有50多萬人,在香港生活的加拿大公民也有約35萬。相比之下,美籍港人移民與在香港生活的美國人分別只是23萬及8萬5千多。

但馮玉蘭說,在大選前現屆政府對香港政策並無任何作為,縱使加拿大港人組織已發展成熟,但若要有效迫使政府在香港議題上勇敢發聲,必需聯繫其他族裔,擴大參與,融入社區,積極在各級層面參政,促使所有加拿大人明白香港議題不是單一外來無關痛癢的,而是與普世價值觀與國家安全攸關。

馮玉蘭解釋說:“我們需要有渠道發出聲音,也要有策略,如我們港加聯最近也舉辦了兩次有效游說國會議員的策略訓練斑,教懂大家與國會議員及政客傾談時,他們能聽進多少,其實我們也有一種技考可以去學,使游說教育的工作更加有效,每一個人成為精銳部隊。”

香港留學生發聲面對大陸學生反對

在舉行支援香港的社會運動上,香港移民除了面對打動議員、官員與其他族裔國民的困難外,他們還面對著強大的中國大陸移民群眾的反制。如

去年8月21日,在加拿大多倫多的“撐香港警察”集會上,出現了法拉利豪華車隊,這些貌似來自中國大陸的年青人一邊開車,一邊大罵髒話,對著香港留學生用普通話高喊“窮逼”。

此外,傳媒報導,去年12月2日,加拿大列治文市中學發生了中國大陸留學生群毆一名十年級的學生。據悉,這名學生在社會學課堂上解釋了香港遊行爭取民主人權的原因,結果在吃午飯時被數名大陸留學生毆打。最後,涉嫌施暴的大陸留學生只被有關學校懲罰停課三天了事。

有卑詩省列治文市(Richmond)的中學學生家長更對加拿大《星島日報》稱,自己女兒告知同一班級的台灣同學因公開支持香港反送中抗議活動,結果在儲物櫃發現一封恐嚇信。

溫哥華“思政學陣 ”:加拿大政府放任中國政策

面對上述眾多例子,這次論壇的另一位講者 - 在溫哥華的“思政學陣”成員鄭雋言并不感到陌生。他解釋,經過反送中運動發展一年後,在加拿大留學的香港學生對來自中國大陸的同窗已有所顧忌,不會主動引發衝突。但鄭雋言最關心的,倒是校方與政府相關部門能否給予香港學生應有的保護。

他說:“在不同的院校,校方對於中共或大陸政府各方面的影響和滲透採取了一個放任的態度,他們不會特別關注這方面的影響,也不會明確地採取立場去制止一些不同程度的影響與滲透。”

鄭雋言分析,面對著“港版國安法”的來臨,更多在加拿大的香港留學生需要面對去與留的問題。若畢業後回港參與抗爭,會否承受更大的風險。如選擇留下加拿大發展,在聲援香港時也同樣面對部份中國大陸移民的反制。

佔中發起人戴耀廷:國際戰線同樣重要

佔中發起人之一的香港大學法律系教授戴耀廷表示,儘管加拿大的例子顯示香港抗爭的國際戰線滿途荊棘,但其實它與本地戰線一樣重要。

他解釋,不管在香港或是在海外,抗爭與支援者越受打壓,越代表了國際社會有道德上的責任為香港人回應發聲。戴耀廷以他有份籌備即將來臨九月份的香港立法會選舉民主派初選協調機制為例,指出若民主派真的在奪取過半數35以上的議席後被當局以各種理由取消議席,國際社會便不能不發聲。

戴耀廷說:“但是如果在今次的立法會選舉,我們贏得選舉,真是取得35+(以上的議席),他們(港府)DQ(取消)了全部人(的議席)的話,國際社會在國際法的層面,會有更強的理據去採取更有針對性的行動,去針對這個專制政權。”

面對港版國安法即將來臨之際,多位講者都勉勵港人繼續打好本土線與國際線的戰線,相輔相成,繼續為香港抗爭運動作出貢獻。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