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香港反送中6-9大遊行一周年 數以萬計市民中環流水式遊行


香港反送中運動6-9百萬人大遊行一周年,數以萬計市民響應網上號召,在中環參與”流水式“遊行 (攝影:美國之音湯惠芸)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0:44 0:00

香港反送中運動6-9百萬人大遊行一周年,在武漢肺炎疫情“限聚令”仍然生效之下,民間人權陣線星期二未有發起紀念活動。但有網民號召傍晚在中環進行“流水式”遊行,有數以萬計市民響應,一度佔據馬路遊行。防暴警察嚴密佈防並多次發噴胡椒噴霧及胡椒球彈驅散,結果有53人被拘捕。在中國全國人大宣佈制訂港版國安法的陰霾下,大批遊行人士高舉“香港獨立”的旗幟並高呼口號。參與遊行的中學生表示,過去一年有很多難忘的經歷,有很多人懷疑被自殺,她認為香港獨立才會有出路。

參與中環流水式遊行人士高舉反送中運動”五大訴求、缺一不可”的手勢 (攝影:美國之音湯惠芸)
參與中環流水式遊行人士高舉反送中運動”五大訴求、缺一不可”的手勢 (攝影:美國之音湯惠芸)

香港反送中運動星期二(6月9日)踏入一周年,去年今日民間人權陣線發起反送中大遊行,要求港府撤回俗稱“送中條例”的《逃犯條例》修訂草案,引發超過100萬人在炎炎夏日上街遊行,揭開至今一年仍未結束的反送中運動序幕。

今年在武漢肺炎疫情下,香港政府實施公眾地方不可以超過8人聚集的 “限聚令”仍然生效之下,民間人權陣線星期二未有發起紀念活動。

岑子杰:抗爭運動仍然是一個現在式

民陣召集人岑子杰在記者會上表示,6月9日反送中100萬人遊行一周年,但是“限聚令”仍然生效,都難以舉辦遊行等公眾集會,民陣亦不打算“紀念”反送中運動,因為這個運動仍然是一個現在式。

岑子杰說:“我們沒有能力去紀念,因為反送中運動是延續到今日仍然未停止,這場運動仍然是一個現在式,未成為一個過去式,只是這場運動我們愈行變得愈艱難。香港人奮力反抗之後,共產黨的打壓變得愈來愈嚴厲。”

岑子杰表示,反送中運動的五大訴求,最初是來自去年6月15日在金鐘太古廣場外掛上標語的梁凌杰,當日他掛的標語寫上 “全面撤回送中、我們不是暴動、釋放學生傷者、林鄭下台、Help Hong Kong”。

參與中環流水式遊行人士佔據馬路,高舉雨傘,導致交通受阻,但是沒有搗路及衝擊警方,遊行過程大致和平 (攝影:美國之音湯惠芸)
參與中環流水式遊行人士佔據馬路,高舉雨傘,導致交通受阻,但是沒有搗路及衝擊警方,遊行過程大致和平 (攝影:美國之音湯惠芸)

岑子杰說:“在這場運動裡面,我們香港人說的是 ‘五大訴求、缺一不可’,五大訴求是要求撤回送中惡法、撤銷暴動定性、釋放所有被捕人士、追究黑警責任(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立即雙普選。我曾經都覺得、可以自我感覺良好地覺得,我們都成功撤回了 ‘送中條例’,但是林鄭撤回 ‘送中條例’,接著下來的就是另一條有機會令到我們香港人被送中的國安法。”

梁凌杰身穿黃色黃衣在太古廣場外牆掛標語期間,失足從高處墮下,不幸身亡,成為反送中運動首位犧牲性命的人士。岑子杰呼籲香港人不要忘記這場運動的“第一條命”。民陣將會在下星期一(6月15日)梁凌杰的死忌當天,穿上黑衣並繫上白絲帶到太古廣場外梁淩杰墮樓地點獻花。

網民透過手機通訊程式進行流水式”遊行

有網民透過手機通訊程式及網上討論區,發起 “6-9香港人抗爭一周年港島區大遊行”,在傍晚5點半下班時間開始,透過手機通訊程號召市民到中環遮打花園集合,因應警方佈防的位置進行 “流水式”遊行。

傍晚7時左右,響應遊行的市民亮起手機的燈光,從遮打花園及皇后像廣場一帶向西遊行,估計有數以萬計的市民響應,大批遊行人士佔據馬路,令交通受阻。

在中國全國人大會議5月底宣佈制訂港版國安法的陰霾下,大批遊行人士仍然高舉 “香港獨立”的旗幟並高呼“香港獨立、唯一出路”等口號。亦有遊行人士唱出反送中運動最流行的《願榮光歸香港》。

有遊行人士身穿印上英國國旗的T恤,高舉香港獨立旗幟 (攝影:美國之音湯惠芸)
有遊行人士身穿印上英國國旗的T恤,高舉香港獨立旗幟 (攝影:美國之音湯惠芸)

學生:今天不出來“下次還有機會嗎?”

參與遊行的13歲中學一年級學生張同學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擔心今次不出來遊行,下次不知道還有沒有機會,希望捍衛一國兩制及香港人的自由。

張同學說:“我們原本享有的自由,我們不可以無原無故被人收回,一國兩制這些都是我們在97年之前已經簽訂了的東西,已經是我們擁有的東西,《基本法》我們不可以讓它(北京)無原無故一句說 ‘國安法’、‘國歌法’,立即就令到我們享有不到這些自由。”

張同學表示,去年11、12月左右才開始覺醒參與反送中運動遊行示威,主要是不想香港變成一國一制,加上警方涉嫌濫用暴力、很多懷疑被自殺的個案,令她很心痛,不知道下一個會不會到她自己。

問及反送中運動一周年的感受,張同學表示,有很多完全想像不到的事情,她認為香港獨立才會有出路。

張同學說:“這一年真的發生了很多我完全想不到的事情,我今年都只是中學一年級,我不知道要、即是有時我都會想,我不出來好像都可以的,因為我年紀這麼小,但其實我都不知道怎麼說﹗一周年我們有很多人被自殺,好難忘,希望快些可以光復香港,香港獨立才會有出路。”

防暴警察制服一名身穿黑衫、黑褲的女子,將她拘捕 (攝影:美國之音湯惠芸)
防暴警察制服一名身穿黑衫、黑褲的女子,將她拘捕 (攝影:美國之音湯惠芸)

參與遊行的歌手阮民安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6月9日對香港人來說是一個很重要的日子,北京、香港政府對香港人遊行、集會等自由的打壓也到了一個沒辦法容忍的地步,他仍然堅守初心走上街頭,但是代價會愈來愈大。

阮民安:香港人面對極權完全沒有退縮

對於中國全國人大會議宣佈制訂港版國安法後,仍然有這麼多遊行人士高呼香港獨立口號,阮民安表示,反映香港人面對極權完全沒有退縮,仍然有很多香港人堅守初心,也是向世界展示香港人的決心。

阮民安說:“現在大家說‘香港獨立,唯一出路’是非常之響亮,其實是因為中共政權已經將我們香港人壓到沒辦法再壓,我們唯有這個才是唯一出路,除了這樣好像真的沒有辦法可以改變到、可以再爭取我們一些自由、民主,這個是我們的信念,也是我們向全球發出我們的聲音,我們香港很有我們的信念、我們的想法,對抗這個中共的暴政、中共的極權我們是從不畏縮。”

遊行人士展示反送中運動標語 (攝影:美國之音湯惠芸)
遊行人士展示反送中運動標語 (攝影:美國之音湯惠芸)

70後市民:參與遊行是表達對政府和警察的憤怒

70後從事高科技的香港市民何先生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參與遊行是表達對北京、香港政府及警察的憤怒,他感到很多香港人都很抑壓、很悲觀。他認為今年6-9一周年大遊行的人數減少,主要是被疫情影響,他都不敢帶同小朋友上街。

何先生坦言,雖然“港版國安法”未公佈細節,對香港人上街抗爭仍會構成更大壓力。

何先生說:“就算你怎樣答應國安法只是‘影響很少撮人’,但是執行那個是誰呢﹖(負責)拘捕的是誰﹖然後被捕的人去哪裡(受)審﹖是不是好像以前去勞改營那樣,審都不用審呢﹖沒有人知道。”

何先生表示,在國安法的陰霾下仍然上街遊行,是怕再不出來,不知道將來還可不可以出來,亦希望爭取國際關注,讓香港繼續享有高度自治。

何先生說:“爭取國際關注,更多人去抗拒中共的強權以及高壓統治、剝削香港人的自由,導致香港沒有了核心價值以及優點,我們想香港是回歸之前的香港,很簡單的。”

遊行人士展示香港獨立旗幟 (攝影:美國之音湯惠芸)
遊行人士展示香港獨立旗幟 (攝影:美國之音湯惠芸)

林鄭月娥:“香港承受不起亂局”

防暴警察多次發射胡椒噴霧及胡椒球彈驅散遊行人士,有記者及市民受傷。警方星期三(6月10日)凌晨在面書(facebook)帖文表示,截至凌晨警方在中環一帶拘捕共53人,包括36男17女,涉嫌參與非法集結及參與未經批准集結等。被捕人士當中包括身穿反光背心的義務急救員,以及元朗區議員杜嘉倫。

特首林鄭月娥星期二早上出席行政會議前會見記者,被問到會否為去年6月9日百萬人反送中大遊行後,宣佈繼續在立法會二讀《逃犯條例》修訂草案感到後悔,她回應表示,過去一年的困難大家有目共睹,每個人都要汲取教訓,除了香港政府之外,立法會議員都應該汲取教訓,就是“香港承受不起亂局”,因為疫情而引發全球大衰退,她希望回復社會讓市民生活,她相信“這個是大家的共同願望”。

港人示威紀念6/9百萬人大遊行一周年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1:24 0:00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