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香港六四紀念館扣連反送中運動 不同世代談悼念六四


香港支聯會六四紀念館新展覽扣連八九六四與反送中運動,吸引不少香港市民參觀。(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9:08 0:00

今年是六四事件31周年,也是香港反送中運動一周年,香港支聯會六四紀念館最近以”八九六四到反送中”為新展覽主題。支聯會表示,希望這次展覽能夠讓香港人了解30年前發生在北京的八九民運,與30年後在香港發生的反送中運動有那些相似之處,當年的北京可能成為今日的香港。展覽吸引不同世代的香港人到場參觀,有參觀的大學生表示,香港新一代應該傳承六四的歷史,否則反送中運動的歷史都可能同樣被遺忘。

香港政治漫畫家尊子繪畫有關北京八九民運與香港反送中運動的作品,在支聯會六四紀念館展出。(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香港政治漫畫家尊子繪畫有關北京八九民運與香港反送中運動的作品,在支聯會六四紀念館展出。(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去年在旺角重新開幕的香港支聯會六四紀念館,今年初因應武漢肺炎疫情暫停開放。5月20日以”走在抗極權最前線—從八九六四到反送中為新展覽主題重新開放。而當日亦是31年前香港4萬人冒著8號颱風訊號,在強風暴雨中上街,反對時任中國總理李鵬聲稱當時北京的民運是動亂。

支聯會展覽扣連六四與反送中

支聯會常委麥海華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希望這次展覽能夠讓香港人了解30年前發生在北京的八九民運,與30年後在香港發生的反送中運動有那些相似之處,包括兩場運動都是對抗政治暴力、守護自由之戰。兩場運動面對同一個專制極權,遭遇的鎮壓和濫暴亦相近,去年至今警方已經拘捕超過8千人,不少香港人把”六四”和”反送中”比較,認為”反送中”就是”六四2.0”,當年的北京可能成為今日的香港。

麥海華說:我們覺得是一個適當的時間,將兩個運動進行一個對比,雖然它們前後係(相隔)30年,一個在北京發生、一個在香港發生,但是對我們來講原來都很切身的,因為就算我們30年前對八九民運的關注,都不是純粹因為發生在北京,我們作為普世價值人類關懷來了解它們,我們亦都看到當時的北京可能是將來的香港,我們都擔心有這樣的情況出現。而當時社會大眾是希望這個學生運動能夠和平來解決,但結果是用鎮壓來收場,所以令到香港人來講都很惶恐、很擔心,亦有很多人因此離開香港,移民潮開始。

香港支聯會常委麥海華表示,八九民運與香港反送中運動面對同一個專制極權政府,可以吸取教訓。(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香港支聯會常委麥海華表示,八九民運與香港反送中運動面對同一個專制極權政府,可以吸取教訓。(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麥海華表示,這次展覽在多方面展示北京八九民運與香港反送中運動的比較,尤其是兩場運動的文宣,當年北京學生及市民主要用口號及標語、橫額、傳單及刊物之類,亦會呼籲香港以致全球華人遊行集會聲援他們爭取民主自由的訴求。而30年後香港反送中運動的文宣,主要透過互聯網討論區、手機通訊程式及社交媒體,亦有藝術家參與設計文宣,甚至去年趁G20國際峰會眾籌在各國主要報章登頭版廣告,呼籲國際社會聲援香港人,可見香港人的靈活性更大。

支聯會及六四紀念館能否繼續引關注

麥海華表示,新展覽開始超過10日以來,反應相當熱烈,當中有不少學生及年青人,他認為經過去年的反送中運動之後,更多香港年青人了解到面對同一個專制政權,香港人更應該從六四事件吸取歷史教訓。

今年香港警方以武漢肺炎疫情,維持社交距離為由,31年來首次禁止支聯會在維多利亞公園舉行六四燭光集會,至於北京人大透過《基本法》附件三引入”港版中國國安法”在香港實施之後,支聯會會否被取締,在中國領土上唯一的香港六四紀念館是否能否繼續運作,麥海華坦言,目前仍然是未知之數,要看具體的法律條文。

麥海華說:大陸的尺度來講,完全不是一個文明社會應該有的一個對不同意見的尊重,對事實的一個陳述的尊重,所以我們將來支聯會能不能夠繼續存在,或者六四紀念館能不能夠開呢,我們都是成為疑問,要看那個(港版中國國安法)的法規寫成怎樣,但很明顯一定會對我們的言論、集會、結社、遊行、示威等等的自由的一個壓制來的。

大學生指六四與反送中很多相似

到六四紀念館採訪的21歲樹仁大學學生記者楊同學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前幾年很多香港的大專學生都認為,香港人不是中國人,不需要出席支聯會維園燭光集會悼念六四死難者,不過,經歷了去年反送中運動之後,再參觀六四紀念館,開始覺得六四事件與反送中運動有很多事情其實很接近,尤其香港年青人遭受的警暴、鎮壓,與當年北京的手法相當接近。

楊同學說:原來兩件事都很似,都是為了民主自由而挺身而出的年輕人他們做的事情,雖然好似但是其實見到進步了很多,現在的年輕人,從他們製作文宣、上網、上連登(討論區)等等,都看得出時代進步了,年輕人的思維都進步了。

港人遺忘六四反送中也可能被遺忘

20歲的樹仁大學學生記者盧同學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去年參與反送中運動開始意識到香港年青人的自由已經被政府不斷收窄,情況與當年八九民運北京學生的遭遇有很多相似之處,她認為香港新一代應該傳承六四的歷史,否則反送中運動的歷史都可能同樣被遺忘。

盧同學說:如果我們忘記了六四的話,我們去年開始的反修例活動未來會不會在政府的某一些手段底下,都會慢慢地被市民遺忘呢﹖可能都會是另一個六四的悲劇。

楊同學亦認同,香港新一代應該傳承六四的歷史,她們亦認為就算將來北京引入港版中國國安法,香港年青人都不會這麼容易就放棄他們追求的民主自由等核心價值。

楊同學說:有些東西發生了就是發生了,雖然中國的政權不肯承認,但是有些東西它是鎮壓了就是鎮壓了,它殺死了自己的年輕人、下一代就是發生了,其實都同香港反送中很似,我們都會想我們的後人、我們的下一代會記著,正如我們記著八九六四一樣。

學者籲警方六四晚執法應克制

今年是香港警方31年來首次禁止支聯會六四維園燭光集會,而支聯會表明6月4日晚上8點,將會以8人一組分批手持燭光進入維園延續燭光悼念六四死難者的傳統。香港民研主席及行政總裁鍾庭耀星期二在記者會上表示,香港人的六四情結在政治上是一個非常之深奧的問題,如果香港政府及警隊,比中國領導人或者公安”行得更前”,將會是非常之危險。

鍾庭耀說:我見到在中國、尤其是北京天安門附近,每次在六四前後其實是做了很多的部署,但是它們都是小心翼翼的,我們見到中國都有本身的問題,或者本身公安都有同群眾衝突的問題,但過去多年都不會在六四出現。如果是香港的警隊因為在過去信心大大增強,或者香港的官員、特首以下等各個官員,以為他能夠或者他應該在六四能夠向(北京)中央更加”表忠”,所以在這件事件裡面引發一些群眾衝突,我是希望他們一定一定要小心,不要有這樣的想法。

香港警方呼籲市民六四晚盡量留家

支聯會表示,星期四(6月4日)晚必定派代表到維園,燃點悼念”六四”燭光,同時呼籲香港人及全球民眾,以遍地開花式悼念六四事件死者。支聯會批評,香港政府以”限聚令”為藉口,禁止舉辦大遊行,亦禁止支聯會星期四舉辦維園六四燭光晚會,企圖熄滅已有30年的維園燭光,收緊港人自由空間。

香港警方星期三(6月3日)傍晚在社交網站面書帖文表示,考慮防疫風險,分別拒絕團體星期四(6月4日)在香港島和九龍集會,警方呼籲市民星期四”應儘量留在家中”,避免到人多的地方和參與受禁群組聚集,警方提醒公眾地方最多8人聚集的”限聚令”仍然生效。

警方表示,香港新冠肺炎疫情應變級別仍是緊急的最高級別,經風險評估後認為,公眾集會屬人多聚集的高危活動,因此向主辦方發出反對通知,公眾集會及遊行上訴委員會經聆訊後亦駁回上訴;警方又表示香港仍然有本地感染個案,市民應儘量減少社交接觸和保持適當的社交距離,減低感染和傳播病毒的風險。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