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香港抗爭演藝界呼籲團結一致  創建“黃色演藝圈”抵禦國安法


曾於去年在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發言反對逃犯修訂條例的香港歌手何韻詩。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9:05 0:00

“港版國安法”實施後,香港文化演藝界應如何自處,成為了多位長期支持民主運動行內人士的探討話題焦點。他們網上聚首一堂,呼籲拒絕恐懼噤聲,繼續以創意空間守護言論自有底線,希望創建“黃色演藝圈”,不靠中國大陸市場,重燃香港娛樂事業昔日揚名海外的光輝。

總部設於美國首都華盛頓,關注香港民主狀況的組織 “HKDC”聯合二十多個關心香港民主發展的海外團體於7月11日(星期六)舉辦網上研討會,邀請了四位長期參與香港民主運動的演藝文化界人士,共同交流新“港版國安法”實施後他們的何去何從。

嘉賓中包括了剛被港府勒令將其“抗爭”主題書籍著作從公共圖書館下架的現任立法會議員陳淑莊、曾於去年在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發言反對逃犯修訂條例的歌手何韻詩、自2014年佔中開始積極投身運動的的歌手黃耀明,以及因去年7月1日有份在示威活動中進入立法會大樓而現正被告暴動罪的藝人王宗堯。

歌手何韻詩自責不自覺自我審查

何韻詩首先指出“港版國安法”實施一個多星期後,香港人還未完全消化下,社會上已經出現了種種亂像。經常接受傳媒採訪的她發現,縱使白色恐怖不應自亂陣腳,自己竟然數天前回答一位外國記者時,不經意地自我審查。

何韻詩說:“我發現自己開始(在國安法生效後)會遷就不談一些話題, 隨後我便會對自己很生氣。我為何會這樣的呢?但你也知道有一個很現實的狀況,就是只要你有一點兒不小心,就會有機會被它 (政權)去處理(你)。究竟如何尋找(國安法下)灰色地帶及運用僅餘的空間呢?這相信是我們要共同探討的。”

陳淑莊國安法更刺激香港人創作空間

認同不能只管瑟宿一角害怕的立法會議員陳淑莊,也算是文化演藝界一員,她自從求學時期已喜愛戲劇,曾經參演舞台劇《東宮西宮》。在港版國安法生效後,陳淑莊於六年前的著作 《邊走 邊吃 邊抗爭》即時被勒令從香港所有的公共圖書館中下架。

陳淑莊坦言,政府可以從書架上抹去她的個人著作,但是她不會自行抹去過去網上言論的。這是因為國安法條例模糊不清,執法者可任意演繹,將自己過往網絡言行記錄一併刪除避免被告,是不可能,也是自欺欺人的。在要思考如何自處的同時,她倒反建議,香港人是否更應正面地面對?

陳淑莊說:“其實這也可能刺激了我們去創造另外一些空間,當然創作的自由、表達自由、言論自由與思想自由才是最珍貴的。但很明顯,香港人不會就此被嚇倒。當然大家要歇息一會,要接受消化(國安法);但對政府來說,日後找出反對(違法的)意見會更艱難,它以後去處理會更加艱難。”

網絡出現願榮光歸香港歌曲數字版

陳淑莊所指的創意空間,其實早於一個多星期前香港教育局局長楊潤雄還未明令禁止全港學生在學校內歌唱反修例運動歌曲《願榮光歸香港》前,網絡上已出現了這歌的“數字版”,名叫《5201314》的數字歌。網民以粵語讀音數字的諧音創作填寫, 讓抗爭者繼續高歌。香港歌手兼藝人鄭敬基在其個人Youtube頻道上示範歌唱。

多位講者並探討為何香港娛樂演藝界多年來,甚少出現如他們般願意為民主發聲站在前線的藝人。他們總結認為,業界內的主流意識除了附庸權勢外,均是以唯利是圖賺錢為重。

王宗堯香港娛樂界強調順從賺大錢

外號“民主男神”的香港藝人王宗堯談到他當初在台灣開始演藝生涯時,前輩均會教導他如何發掘潛能,定下事業目標邁進。但當回到香港發展後,行內物質掛帥的大氛圍使他幾乎窒息。

王宗堯說:“養成了香港部份的藝人,他們很習慣去聽話。第一,他們要去賺錢。第二,賺錢要付出的代價就是要聽話。如果我一直是很聽話,那麼自然賺錢就不是問題。也不會像有我們這些不聽話的小朋友出現。”

歌手何韻詩補充,香港演藝界主流意識是識時務,不理會關心社會議題,所以,大眾也不應概嘆為何一些過往鼎鼎大名的歌星、影星,沒有站在他們抗爭者那一邊聲援。

與保持沉默相反的,大眾過去一年可以在媒體上看到公開撐政府、撐香港警察與支持港版國安法的昔日紅極一時的巨星。今年2月網上流傳一段香港明星足球隊藝人譚詠麟、曾志偉與成龍等人私下與警務處處長鄧炳強晚宴唱K的視頻,被反修例支持者痛罵割席。中國全國人大5月末通過訂立“港版國安法”後,除了上述3人外,2400多名香港文化演藝界人士包括汪明荃、鄺美雲、陳寶珠等也發聲明支持國安法。

黃耀明發展黃色演藝圈保自由

前香港樂隊《達明一派》的主音歌手黃耀明認為,這些依靠中國大陸市場維生的香港藝人,或許名利雙收,除非他們真心愛國,但其實犧牲了更多難以用金錢量度的個人思想與言論自由。在他的眼裡,演藝事業裡的金錢與自由並非互相排斥,只能擇一。

黃耀明表示,香港演藝界回歸後多年來因需要靠攏中國市場發展,失去了昔日百花齊放的色彩。他回顧說,上世紀80至90年代香港電影歌壇盛極一時,根本不需要依靠大陸市場,是亞洲、歐美等市場欣賞,造就了新一代香港新派電影浪潮,香港導演王家衛便是一例證。

他更以南韓2017年因部署薩德反導彈系統招致中國實施“限韓令”報復為例,指出不應害怕中國大陸的打壓;相反,應視之為推動力,在國際市場上爭取肯定與讚譽。

黃耀明解釋,正是“限韓令”促使南韓眾多年青樂隊KPOP不再依靠中國大陸市場,發憤圖強憑著優越表現,瘋魔全世界,成為近年全世界最流行樂隊之一。

他寄語香港的演藝界說:“其實,我們(香港藝人)是否需要想想這是一個動力,是否我們太過懶惰,整天想著北上(中國大陸)發展,而忘記了世界上還有40至50億人口的市場。為何我們不去想一想(如何發展它)?”

黃耀明強調,如目前坊間的“黃色經濟圈”,香港演藝界也可以嘗試團結同路人,發展“黃色演藝圈”,這樣便可以壯大自身力量,自我發展圈內經濟,演藝選取題材不受中國大陸因素影響,演員歌手也不再怕被中國封殺。

被標籤為“黃色”(支持反修例與民主)的香港藝人儘管稀少,但其實過去一年被媒體報導行蹤與曝光的也屈指可數。有經常參加銀髮族遊行支持年青抗爭者的金馬影后葉德嫻,也有近月被港府封殺香港電台頭條新聞客串節目《驚方訊息》的主持王喜,更有因2014年聲援台灣太陽花運動後與大陸網民展開罵戰而遭到中國封殺的杜文澤。這些或許都是黃耀明心裡想要團結一致共創“黃色演藝圈”的對象。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