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國際道德日批評“人質外交” 人權活動家呼籲勿助長獨裁者氣燄


卡內基倫理與國際事務委員會舉辦題為“民主前線”的網上研討會。(Youtube 網上截圖)
國際道德日批評“人質外交” 人權活動家呼籲勿助長獨裁者氣燄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9:54 0:00

兩名加拿大人自孟晚舟從加拿大返回中國後獲得釋放,返回加拿大後,“人質外交”的爭議自此持續不斷,未有休止。多名人權活動家適逢國際道德紀念日(Global Ethics Day) 批評西方國家喪失道德底線,多年來從未停止與極權國家參與這“污穢把戲”。他們並警告此風不可長,否則只會助長獨裁者的氣燄,鼓勵拘押更多政治犯,用作談判籌碼。

國際人權活動家:孟晚舟獲釋回國事件將產生連鎖效應

華為首席財務官孟晚舟自上月成功返回中國後,兩名一直被中國政府扣押的加拿大人 – 商人斯帕佛與外交官康明凱也得到獲釋,返回加拿大。美國、加拿大與中國三方從來沒有承認這是幕後談判交換的結果。事件儘管只牽涉上述三國,但看在委內瑞拉、白俄羅斯、緬甸與香港的人權活動人士的眼裡,他們都不約而同地對事件感到失望,甚至認為與所在國家或地區產生了連鎖的負面影響,讓他們的極權者將來更有恃無恐地拘禁更多的政治犯。

國際智庫組織 - 卡內基倫理與國際事務委員會(Carnegie Council for Ethics in International Affairs) 趁10月20日(星期三)全球道德紀年日舉辦了一場題為“民主前線”的網上研討會,探討道德倫理在國際政治中扮演的角色。與會者包括目前在英國流亡的前立法會議員羅冠聰、委內瑞拉非政府組織“委內瑞拉刑事論壇”負責人阿爾弗雷多·羅梅羅 (Alfredo Romero)、白俄羅斯反對派領袖季哈諾夫斯卡婭(Svetlana Tikhanovskaya)的高級顧問(Franak Viačorka) 維亞寇卡,與英國聲援緬甸組織(Burma Campaign UK)的高級宣傳主任 (Wai Hnin Pwint Thon)。

儘管孟晚舟事件與緬甸、白俄羅斯以及委內瑞拉毫不相干,但多位講者首先提到利用政治犯與西方國家換取利益從來都不是為中國獨尊,他們各自的獨裁者在“操弄”西方國家都是“技藝精湛”,從不乏政治犯“貨源”。

羅梅羅:委內瑞拉馬杜羅擅長人質外交

面對著馬杜羅政權的委內瑞拉反對派人權律師羅梅羅分享說,在他身處的中南美洲,同樣的事情經常發生,不勝枚舉。

羅梅羅說:“他們(委內瑞拉當權者)利用(釋放)政治犯來要求國際社會獲取好處。他們擅於玩弄這把戲。你看到了同樣的處境在中國、古巴、俄羅斯與尼加拉瓜發生。每當有外國外交官前來委內瑞拉嘗試解決政治問題時,他們便利用政治犯。好啊,我釋放他們,展示了姿態,向國際社會傳達了一種做得正確的訊息。這多次奏效。”

羅梅羅特別提到,委內瑞拉早於前總統查韋斯執政以來,便懂得這種“旋轉門”的遊戲,每當一次釋放政治犯的交易完成後,便會補充政治犯“貨源”,以便下一次與西方國家談判時使用。

英國聲援緬甸組織 :政治犯從來只是一枚代幣

現正身處英國倫敦,英國聲援緬甸組織(Burma Campaign UK)的高級宣傳主 (Wai Hnin Pwint Thon)​也直言,緬甸軍事領導人也深韻這種人質交換利益把戲,政變自2月發生以來,釋放政治犯獲取利益的“劇本”持續上演,即使是國際道德紀念日的一天前,也在進行。她說,正是其他極權政府多年來早已完美示範,緬甸軍政府更懂得與嘴邊關注人權的西方國家的談判之道。她說:

她說:“(與其他極權國家一樣),緬甸與他們有著很多相同之處,特別是在政治犯議題上。每當有國際社會的壓力時,政治犯便會首先被釋放,因為他們一直以來只被看作是一枚代幣。再者,(可以用)旋轉門這同義詞(來形容), 因為(緬甸國內)的政治犯數目不斷增加。”

不過,最使(Wai Hnin Pwint Thon)不滿的,是西方國家在這個“交易”過程中的不作為。她回顧,早在2017年羅興亞難民據稱遭屠殺時,西方國家在制裁議題上已表現無力。她說,西方國家除了制裁幾個將領,禁止他們及其家屬前往歐美等地外,便沒有更多的具體行動懲罰當時的緬甸政府。所以,這也直接導致了這次2月軍事政變後,至今有多達一千人被殺,七千多人被投進監獄的局面。這種被歸納為缺乏道德勇氣的表現,使她深信緬甸人已經對國際社會,特別是聯合國,徹底失望。 她未有點名地批評,緬甸人不是要某國高官只懂發聲明,每次走出來說“與他們站在一起。”

維亞寇卡:白俄羅斯的政治犯數目被嚴重低估

論壇上來自白俄羅斯的講者 – 白俄羅斯反對派領袖季哈諾夫斯卡婭的高級顧問維亞寇卡(Franak Viačorka)憶述了好友 - 拉曼·普拉塔塞維奇(Roman Protasevich) 今年5月23日在乘搭民航客機時被戰機強行迫降的事件。當天這名白俄羅斯反對派活動人士所乘搭的一架愛爾蘭瑞安航空公司客機,在從希臘飛往立陶宛的途中被白俄羅斯當局攔截到該國首都明斯克停留數小時。期間,白俄羅斯從飛機上抓走了普拉塔塞維奇​,他曾經擔任過白俄羅斯反對派媒體Nexta的編輯,一直抨擊總統盧卡申科​。維亞寇卡​說,很顯然,普拉塔塞維奇早已是一名政治犯,讓盧卡申科​手到拿來時用作籌碼,與反對他繼續連任的西方國家談判。

維亞寇卡說 : “他受到虐待、受到威脅,隨後便開始讚揚這政權。大概三、四天後,他開始讚揚盧卡申科,歌頌這極權政體。”

他續稱,看到了普拉塔塞維奇在電視上認罪的畫面使他心痛,無助與無奈感雙雙煎熬著他;特別是看到西方媒體還給予盧卡申科辯解拘捕行動,更感憤概。

維亞寇卡埋怨,西方國家的軟弱導致了白俄羅斯政治犯問題的嚴重惡化。他分析,為了避免受到獄中的不人道待遇,很多白俄羅斯的政治犯及他們的家屬甚至與當局妥協, 願意被歸類為其他的罪犯,使他們獲得較輕的刑期,這反而導致當地的政治犯數目被嚴重地低估。

無獨有偶,上述三個國家的領導人,不管是緬甸軍政府領導人敏昂萊、委內瑞拉總統馬杜羅與白俄羅斯總統盧卡申科都與中國維持著良好的關係。這些人權活動家未有明言孟晚舟返回中國事件有否直接鼓勵了他們各自的領導人日後拘禁更多政治犯,但他們均指出西方國家未能堅守道德底線,將人質交換利益合理化、常態化,才是問題的根源。

羅冠聰:香港人的道德力量終會奪回民主

論壇的另一位講者 – 目前在英國流亡的前香港立法會議員羅冠聰也在這個研討會上訴說了香港在眾多公民團體骨牌地瓦解下的最新社會狀況。根據香港政府保安局上月回覆立法會議員書面質詢時的資料顯示,自2019年反修例社會運動開始以來,截至今年7月底,有10265人涉及所謂“黑暴”相關違法事件而被捕,當中4009人是學生。逾萬被捕人士中,2684人被檢控,當中1102人為學生。

在這芸芸被捕人士中,目前還押等待出庭應訊的,不乏政界、傳媒與社會上的知名人士。部份評論人士也一直坦言,這些在押或將來被判服刑人士,正是港府手上背後的“籌碼”,方便與西方國家討價還價。羅冠聰沒有對此說法給予肯定,但表示縱使前景黯淡,香港人對民主的堅持,從給予在囚者關懷、出庭旁聽“手足”的案件進行庭審,最後也是這種道德的力量會帶來希望與改變。

羅冠聰說:“我想這些香港人正是帶著希望。在一個狹窄的政治環境中,他們已盡一切做所有的事。我們明白到,儘管目前氣氛這般肅殺黯淡,但將來時機一到,他們就是改變(香港)社會的力量。當世界將來更加認識到中國的擴張意圖,我們便會有機會奪回落實香港的民主。”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