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不能讓習近平暴政扼殺港人自由之火”:美國會議員呼籲持續聚焦香港人權


美國國會蘭托斯人權委員會共同主席、共和黨聯邦眾議員史密斯14日在一場有關香港人權的聽證會上發言 (聽證會視頻截圖)
“不能讓習近平暴政扼殺港人自由之火”:美國會議員呼籲持續聚焦香港人權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6:34 0:00

美國共和黨聯邦資深眾議員克里斯·史密斯(Chris Smith)星期四(10月14日)在一場聽證會上說,美國應當重新重視香港正在惡化的人權狀況。美國、加拿大和香港的人權、民主人士稱,美國政府應當將人權作為外交政策的一部分,將貿易與人權掛鉤來制衡中國。他們也以香港大學要求移除“國殤之柱”為例,說明中國當局對香港自由的鎮壓“殘酷、迅速而徹底”。

在美國眾議院蘭托斯人權委員會舉行的關於香港的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狀況的聽證會上,委員會共同主席史密斯眾議員說:“我已經在國會工作了 41 年,我有時相信面對企業的壓力、全球的災難以及新冠病毒的挑戰,香港可能會被擠出我們的視線,而這種情況今天必須改變。我們必須重新與被壓迫者團結一致,而不是與壓迫者狼狽為奸。 特別是媒體,我再次呼籲大家發聲,不能讓習近平和中共的暴政扼殺香港人心中的自由之火。”

這次聽證會由來自美國、加拿大和香港的人權、民主人士和媒體從業者出席,對香港公民和政治權利的惡化,新聞自由受侵蝕、傳媒關閉,司法獨立性下降、反對派遭到噤聲和限制宗教信仰自由等議題進行了作證。

蘭托斯人權委員會另一位共同主席、民主黨聯邦眾議員詹姆斯·麥戈文(James P. McGovern)說:“我們懷著悲傷的心情進行這次聽證會,我們看到中國中央政府收緊了對香港自由開放精神的控制,我們目睹當局關閉民主和言論自由的機構。我們看到我們的朋友被監禁、他們的聲音被壓制,而其他人則以流亡的方式讓他們的聲音被聽到。正是這些聲音讓我們保持希望並提醒我們,香港的獨特性不能被掌權者的恣意決定抹去。”

出席作證的威爾遜中心全球研究員,前香港大學法學教授戴大為(Michael C. Davis)認為,制裁中國的威權政權不能僅停留在點名批評的層面,應當將貿易、商業利益與人權行為掛鉤,並把人權寫入外交政策中。

他說:“我們可以說,行為跟隨利益而動。中國用通過反制裁法來抵抗制裁並反擊。我們很多的行為都是單方面的。所以我們容易成為攻擊對象……我們應當如何創造一個激勵機制來在我們價值觀中創造利益?我們應對腐敗是這樣做的,我們有《反勒索及受賄組織法》(the Racketeer Influenced and Corrupt Organizations Act (RICO)),我們在金融方面是怎麼做的,我們有多種手段,這方面有一些法律,我們甚至在環境方面都是這麼做的。但是(人權)是寫進我們憲法的核心價值觀,作為一個法學教授,我卻只能告訴我的學生,‘很多人權方面的條約都沒有法律效力,基本上我們只能點名批評。’”

他繼續說:“如果這(人權)是我們的核心價值觀,我們能不能把它寫進法律條款裡,不僅是作為單方面的、容易受到相同力度的反擊的製裁工具,而是能夠更全面的研究人權如何能成為我們外交政策的一部分的法律規定,不僅是一種政治宣言,而是它如何能影響商業行為。所以公司的律師會建議公司,‘你不應該這樣做,因為那是違法的,你會被追究責任。。。我覺得要建立這個激勵機制還有很多工作要做,理想情況下這個系統會激勵人們按規章行事。”

加拿大《多倫多星報》(Toronto Star)記者趙淇欣(Joanna Chiu)在聽證會上說,自己出生於香港,十年前在進入中國內陸從事新聞採訪工作時,她決定放棄自己的香港身份。趙淇欣說即便如此,她仍然擔心自己在中國的人身安全,因為她知道一旦被當局拘留,中國政府不會承認她的加拿大公民身份。她表示,國安法讓香港這個她曾經的家園感到背脊發涼,不僅僅是記者,所有專業人士都能感受到籠罩其上的恐懼(cloud of fear)。

香港去年開始實行國安法後,許多港人因為擔憂香港局勢而移民其它國家。根據香港政府統計處今年8月公佈的資料,2021年中香港人口較2020年中下跌了1.2%,過去一年就有8.92萬名香港居民永久離開香港。他們其中一些人來到美國尋求建造新的生活。

戴大為認為,美國政府應為懼怕國安法而逃往美國的香港人設置更多移民和工作機會。

他說:“我們的移民法政策總體上傾向於吸引有才華的人。香港是人才的溫床。加拿大的一些做法很有啟發性。我們知道(拜登)總統已經說了,在美國的香港學生可以在這裡待更長的時間,我覺得更加值得做的是向有美國學歷的香港人打開大門,讓他們可以有途徑在美國工作學習,並獲得美國公民身份。”

前香港民主委員會總監朱牧民以香港大學要求將校園內聳立24年的“國殤之柱”移除為例,說明香港的自由如何遭到鎮壓。他表示,“國殤之柱”是中國土地上最後僅存的公開紀念六四雕塑。前香港立法會議員、前香港民主黨主席何俊仁2008年曾經說過,任何移除雕塑的企圖都象徵著對大學校園言論和表達自由的完全剝奪,何俊仁認為沒有人敢挑戰言論自由這一核心價值。

然而13年後,港大宣布要移除雕塑,港大校方此前曾表示,他們是在聽取了相應的“法律建議”後下令移除雕塑,以避免違法風險。港大校長張翔還就此案聘請了美國芝加哥的全球律師事務所Mayer Brown來為其執行移除雕塑的工作。

朱牧民呼籲,希望港大了解思想、言論、表達和研究自由至關重要,如果這些自由都消失了,如果雕塑在未來幾天被移除,那麼港大就應該關門了。

朱牧民說,沒有中國人民解放軍,沒有天安門前的坦克,沒有像新疆那樣的鐵絲網和集中營,但這“並不意味著對香港的鎮壓就沒有那麼殘酷、迅速和徹底”,“使用的工具不同,但結果是一樣的。”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