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港大“國殤之柱”移除期限來臨 丹麥創作人尋求索回該藝術品


香港大學校園裡展示的悼念1989年六四天安門事件死難者的“國殤之柱”。 (2021年10月13日)
港大“國殤之柱”移除期限來臨 丹麥創作人尋求索回該藝術品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2:10 0:00

香港大學要求“香港市民支援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支聯會)在星期三(10月13日)下午5時前移除港大校園內“國殤之柱”雕塑期限到來前,創作並擁有“國殤之柱”的丹麥雕塑家高志活(Jens Galschiot)已經向港大表明索回並將“國殤之柱”運離香港的立場。

根據美聯社的報導,高志活通過電郵發表的一項聲明指出,他已經聘請一位律師來處理此事,並希望將雕塑“在有序而且無損傷的情況下”運出香港。

由高志活創作的雕塑“國殤之柱”描述並紀念在1989年六四天安門事件中被解放軍戒嚴部隊血腥鎮壓的受害者。中國政府從未公佈六四天安門事件中的確切死亡人數,但是外界估計遭鎮壓而喪生的青年學生和市民人數應該在幾百到幾千之間。

高志活創作了“國殤之柱”之後,將這座雕塑出借給支聯會,而支聯會則將雕塑安放在港大校園內。 “國殤之柱”在香港已經公開展示了24年。

在北京當局和港府在香港實施國安法,以國家安全為藉口,全面封殺和打擊民主派和不同政見,並將許多泛民領導人和社運人士逮捕、起訴或關押之後,許多崇尚民主自由的民間團體被迫宣布解散。支聯會也在上個月被迫宣布解散。

上星期,香港大學下令,要在本週三下午5時前將“國殤之柱”從其校園中移除。

代表港大的孖士打律師事務所(Mayer Brown)還曾致函支聯會,轉達港大的要求,並強調屆時如果雕塑尚未移走,便被視為自行放棄。

高志活上星期接受美聯社訪問時曾表示,將該雕塑妥善運離香港可能需要花費幾個月的時間。

“這真的很不公平,”他說。 “我認為這是一種攻擊行為,是對藝術的攻擊,也是對紀念天安門事件的攻擊。我認為他們就是要摧毀(雕塑),這才是他們這麼做的原因。”

高志活星期二通過電郵發表的聲明指出,他聘請的律師已經致函有關方面,要求針對此事舉行聆訊。高志活聘請的律師同時表示,希望尋求一個友好的解決辦法。高志活沒有透露他聘請的律師來自哪一家律師事務所。

“我當然非常擔心雕塑在移動中被毀壞,我也要強調,我將認定雕塑遭毀壞的責任將由學校承擔,”高志活在聲明中寫道。

根據港媒立場新聞報道,已經宣布解散的支聯會清盤人蔡耀昌和鄧燕娥表示,既然高志活已經發表聲明宣稱擁有“國殤之柱”,並已經委託律師跟進,未來應該由香港大學直接與高志活代表律師接洽處理此事。支聯會也已經正式回函代表港大的孖士打律師事務所,並已將副本轉寄港大校長張翔。

香港大學發言人在回應媒體詢問時表示,港大仍就此事繼續徵詢法律意見,並會與相關單位按照合法合理的基礎來處理。

根據來自香港的最新消息,目前港大設定的移除雕塑的最後期限早已過去,但是未見校方有任何行動。有港大學生對校方的行動提出批評,認為港大連“國殤之柱”都難以容忍,象徵校方自我審查,自我閹割,打壓校園的輿論與討論空間。

高志活在他的電郵聲明中,還曾呼籲代表港大的孖士打律師事務所退出移走雕塑一案,否則這家美國律師事務所同樣要背負道德責任。他呼籲所有關注人權和藝術的人士,在社交網站上採取行動,或直接向孖士打發出呼籲,讓他們意識到自己的所作所為。高志活強調,孖士打作為一家美國律師事務所,參與此案有違美國價值,也有損律師事務所的形象。

香港曾經是中國唯一一個可以公開集會紀念六四的地方。但是過去兩年中,港府都以防疫為藉口,阻止民眾在六四周年紀念日舉行燭光悼念集會。

現在偌大個香港大學,連一座紀念六四罹難者的雕塑都容不下了。

港大“國殤之柱”移除期限來臨 丹麥創作人尋求索回該藝術品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1:47 0:00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