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港版國安法"引發網絡安全恐慌  專家教路VPN非萬能鑰匙


香港演員黃喜為了消滅個人網絡痕跡,在網上公開展示永久移除臉書帳戶。(圖片來源 :Youtube 視頻截圖)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7:41 0:00

“港版國安法”將在本屆中國人大政協兩會期間在北京審議通過的消息曝光後,香港網絡上出現一片恐慌。部份網民驚恐日後在港執法的中國國安局人員可以“以言入罪”,紛紛搜尋購買保護網絡加密工具;有剛被港府因判定“侮辱警方”而勒令停播香港電台頭條新聞節目的主持人王喜,為了消滅個人網絡痕跡,更在網上公開展示永久移除臉書帳戶。香港人的網絡擔憂一時成為熱話,但多位網絡專家提醒,沒有一種工具可以完全防止政府盜取網上個人言論與訊息,香港市民要經常更新學習使用保密軟件,防患未然。

正在北京召開的人大會議制定“港版國安法”,將列入香港基本法附件三在香港推行。有關內容包括,中國中央政府將在香港設立國家安全局的分支部門,直接執行有關法律。有關消息曝光後,香港網上搜尋VPN(Virtual Private Network)訊息的記錄大增。

根據蘋果日報報導,數據供應商SensorTower指,5月21日(星期四) 蘋果香港的應用程式商店(不包括遊戲),十大最多人下載程式中,VPN程式就佔了7個,其中一個受歡迎的VPN供應商NordVPN稱,星期四單日的下載量,較前一天增加120倍。

網民希望在安裝了VPN後,即使日後國安局人員執法,也難以搜尋他們個人過往的網上言行,作為拘捕、起訴與判刑的證據。

為此,香港資訊科技界立法會議員莫乃光邀請了香港互聯網服務供應商主席葉旭暉,與香港互聯網協會的網絡保安及私隱小組召集人楊和生出席透過臉書在網上直播的公開論壇,探討VPN是否香港人今後的靈丹妙藥。他們三人一致得出的結論並非如此。

葉旭暉解釋,VPN確實能隱藏身份,可以使用戶扮作海外用戶,使追查人員難以追查登陸涉嫌“非法網站”的用戶身在香港,但其真實的安全程度不大,手機中還有很多軟件APP的保安問題,需要認識處理。

葉旭暉說:“要搞清楚概念,VPN只是解決了一個問題,就是你本來是由一處上網,用了後變成好像在另外一個地點上網,唯一分別就是IP地址變成不再是由香港上網。”

香港市民的有關擔憂其實不是在這幾天才出現。早於去年反修例運動期間,傳媒多次報導,部份香港市民在羅湖口岸過關進入大陸時,需被公安檢查手機內容,如發現存有黑衣反政府示威者照片或有任何反政府留言,均需被扣留調查,填寫悔過書承諾不再參與有關活動後才可以放行。

這種恐懼的蔓延也影響了香港人支持反修例運動的程度,對公開表態有所保留。今年4月,提倡香港自決但被中國視為鼓吹“港獨”的香港眾志核心人物周庭在較早前透露,香港警方曾向法庭申請搜查令,要求臉書公司交出去年6月12日一個示威活動中臉書帖文的IP地址和資料,試圖證明周庭有“煽動”他人參與該次集會。周庭公開警方行動後,原本在她的個人臉書上表態的支持者紛紛開始unlike她的臉書專頁。

周庭其後嘆息地在帖文中寫到:“看到很多朋友因為這件事 unlike這個page, 很感受到在香港這個警察都市下,大家所面對的恐懼。即使是unlike了這個專頁,希望你們未來會繼續關注我和眾志的動向。但願有天,我們能擺脫這種無形的恐懼。”

根據莫乃光議員提供的資料表示,香港警察在2019年下半年反修例社會運動高峰期間,向科技IT公司要求交出用戶資料達5,325次,比上半年增加1,000次。

莫乃光認為,搜查周庭臉書事件所引伸的網絡恐懼一直存在,在這次最新的“港版國安法”危機中,網絡言行的恐懼只會不斷加劇。

莫乃光說:“現在國安法也可以,遲些會有網絡安全法,再跟著意(中國大陸)會給予一個網絡長城,我們(香港人)便要學翻牆,好像大陸一樣,一個跟一個,跟著又說封VPN,當然封VPN的成本會很高。”

香港互聯網協會網絡保安及私隱小組召集人楊和生提醒,VPN的保護有限,臉書上的留言,若能被追查,始終是會留下足跡記錄的。

他說:“因為我們上網,說話 ,瀏覽網站,用甚麼身份登入網站,例如我們在Facebook用自己的真身登入,縱使使用了VPN,最終我們說了那句說話,也是說了有紀錄的。”

正是這些過往留言紀錄會否成為將來設立在香港的國安局執行國家安全法的“罪證”,引起了支持反修例運動的香港演員王喜的注意。正值“港版國安法”披露之時,他自2月開始在香港電台的電視節目《頭條新聞》內客串主持的一個諷刺時弊環節 “驚謊訊息”,被裁定侮辱香港警察,需要停播。

王喜每次在節目當中都穿上看上去疑似警察的制服,頸上挂上黑色垃圾膠袋,並每次在這個節目環節出場時從大型垃圾箱揭蓋彈出,令觀眾可作多方聯想。

王喜除了被香港電台停止了節目外,更需立即擔憂“港版國安法”會否對他個人產生負面影響。

他擔心,將來中國國安局人員會包攬拘捕、起訴與判刑的責任於一身,香港三權分立的機構無權處理;最令他憂慮的是,這條草案在通過後會否有追溯力。最後,在聽取了律師朋友的建議後,他不得不公開宣佈永久移除臉書帳戶。

王喜在網上發布的一段視頻當中說:“因為在過去的日子裡,我真的不知道,我有沒有轉發又或是like(按下喜歡)過一些文章,又或是一些post, 裡面可能有一個畫面,有一張群眾的相片,其中一個角落有一張旗幟寫著‘天滅中共’。如果那個post有這張相片,但這個post的內容與這張相片物關也好,我有轉發或like過的話,我便已經中招了。”

王喜苦笑地說,有關當局很可能已經將他整個臉書內容拷貝備份,所以即使移除帳戶,若當局要從他臉書上羅列證據,他也是逃避不掉的。他語重心長地說,儘管如此,但他也希望香港市民可以遠離這些不幸。

此外,香港媒體“東網”及商業電台分別引述“北京消息人士”指,國安法條例實施後,香港人可如常使用Facebook臉書、IG 及 Whatsapp 等社交媒體和通訊工具,亦可以參與六四晚會,國安法只針對極少數人,對大多數公眾並無影響。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