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香港立法會唯一公開面貌佔領者 ﹕無悔當初


示威者梁繼平7 月1 日晚佔領立法會議事廳發表宣言。(視頻來源:臉書 Marcus Lau)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1:46 0:00

示威者梁繼平7 月1 日晚佔領立法會議事廳發表宣言。(視頻來源:臉書 Marcus Lau)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1:06 0:00

唯一一位在7月1日晚上佔領香港立法會的公開面貌反送中示威者梁繼平(Brian Leung)﹐近日對香港傳媒表示﹐當時拉下口罩是希望真誠呼籲其他示威者留守﹐傚法台灣太陽花學運﹐能長久佔領﹐並希望公眾不要視學生為暴徒。

梁繼平日前接受香港英文《南華早報》訪問﹐談及當天佔領立法會議事廳的心路歷程。他在訪問中說﹐無悔當晚以真面目示人﹐並明白其嚴重後果。

他解釋﹐當時自己不希望在所行動過後,沒有清晰地表達訴求,不希望香港市民只記得他們的破壞行為,認定他們為暴徒。

梁當時在立法會議事廳拉下口罩,大聲疾呼說﹕“我們如果撤離了,我們就會明天變成 TVB(香港無線電視新聞) 口中的暴徒,(他們)會(錄)影立法會裡的頹垣敗瓦,一片凌亂,指責我們是暴徒…越多人留低,我們就越安全。我們一起留下佔領議事廳吧,我們不能再輸了。”

他並呼籲更多示威者內外留守﹐期望超過一千多人包圍立法會﹐讓成年人﹑議員及其他人一起保護年輕學生﹐使警察不敢貿然武力鎮壓。

不過﹐儘管有示威者叫好﹐表示願意留下﹔但當晚最後的結果﹐仍是所有示威者成功撤退﹐避免了警察清場時可能造成的流血衝突。

25 歲的梁繼平在2013年至2014年擔任香港大學學生刊物《學苑》總編輯,是《香港民族論》編者之一。他在香港大學獲取政治學與法學雙學位﹐目前在美國華盛頓大學攻讀政治學博士,原定打算完成學業後回港任教。

梁繼平在訪問中稱,他知道現時公開身份後﹐會面臨被捕風險。他也不知道今年 9 月後,能否前赴美國繼續學業,目前正考慮不同的選擇。

他說﹕“我們沒有像父母輩的能力去移民,年輕人沒有甚麼可以失去,唯一願望只是想保住自己安全,看到另一天,希望能再次參與抗爭。”

梁繼平強調,示威者損毀立法會大樓,沒有傷害任何人及警員,將議事廳的特區區徽涂黑,是要表達不信任一國兩制;塗鴉是為了紀念輕生示威者,和表達對議會制度不公。

他並指出,自2014年雨傘運動後,接連發生民選議員被取消資格,政府不理會民間反對﹐強行推出不受歡迎的政策﹐使年青人絕望。他強調﹐衝擊立法會儘管是暴力﹐但相對制度暴力﹐使年青人自殺輕生,政府更必須反思。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