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中國公司在美上市卻藏起賬本, 以後甭想了!


紐約證券交易所交易大廳上方顯示道瓊斯工業平均指數的收盤數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1:35 0:00

週二,路透社獨家報導了特朗普政府將很快採取行動終止2013年兩國金融監管機構達成的一項備忘錄。報導說,這一行動預示著會對那些規避美國審計規則的在美上市中國公司會進行執法。有專家認為,美國的舉措是把雙刃劍,也會傷及華爾街和投資人;另有專家認為,中國不守規矩的歷史教訓告訴美國,除了勇敢面對只有投降。

路透社的報導說,美國國務院負責經濟增長、能源和環境部副國務卿凱斯·克拉奇(Keith Krach)說,中概股公司缺乏透明度將促使美國“上市公司會計監督理事會”(下稱PCAOB )放棄從中國獲取信息的努力。

“這一行動即將到來,”週一,克拉奇在電子郵件中說。“這是一個國家安全問題,因為我們不能讓美國股東承擔風險、使美國公司處於不利地位、以及侵蝕我們成為金融市場黃金標準的崇高地位的情況繼續下去。”

這一消息得到了另一位政府官員和三位白宮前官員的確認,路透社說,白宮參與了終止《諒解備忘錄》的討論。

2013年,美中雙方的證券監管機構在經過數輪談判後達成了《執法合作諒解備忘錄》(MEMORANDUM OF UNDERSTANDING ON ENFORCEMENT COOPERATION),建立了一個合作機制,使PCAOB可以要求中國監管部門提供中國審計公司的審計記錄。

美國最初以為,建立了審計監督機構程序是獲取受嚴密保護的中國金融信息的一個突破。但實際上美國證監機構後來發現,中國當局一直拒絕向該機構註冊的審計公司披露所需要的信息。

如果終止這項備忘錄,需要提前30天通知。不過根據行業數據,《諒解備忘錄》的局限性早已可見。這項協議不具有法律約束力,不允許PCAOB對中國會計師事務所進行檢查,並有明確的文字指出,允許雙方在國內法或國家利益不允許的情況下拒絕提出披露文件的要求。

路透社的報導說:“這項備忘錄的終止不會直接威脅在美國交易的中國公司的上市地位。”

但紐約天驕資產管理公司負責人郭亞夫告訴美國之音,很多中概股公司已經做好了退市的準備。“大概有250家在美上市的中概股公司,其中有40家符合在香港二次上市的條件。這些中概股公司只有3條路可走:私有化,下市,等於賤價出售;第二,兩邊掛牌;第三,再上市。”

2002年,美國國會通過《薩班斯-奧克斯利法案》(Sarbanes-Oxley Act(SOX)),根據法案成立了PCAOB,以提高審計獨立性,並增強了證交委的執法能力。

這一法案通過後多數在美上市的外國公司都表示願意遵守這一法律,但中國和香港公司例外。2020年4月,PCAOB發布了阻礙該委員會註冊的審計公司向該委員會披露信息的上市公司名單,其中中國和香港公司約佔95%。

美國對防中國欺詐不抱希望

上週,PCAOB主席威廉·杜恩克(William Duhnke)表示,他對能夠很好地履行其監督披露和防止中國會計欺詐的職責,感到“不抱希望”。

4月,在納斯達克上市的中國公司瑞幸咖啡爆出偽造銷售額的醜聞。瑞幸在向美國證交會提交的文件中承認其首席運營官偽造了3.1億美元銷售額。瑞幸股票被從納斯達克除牌進入場外交易,股價從最高50美元跌到1.2美元。

5月,美國參院未經辯論一致通過了跨黨派的《外國公司問責法案》(Foreign Company Accountable Act)。法案要點是,禁止任何連續三年未遵守PCAOB審核要求的外國公司在美國任何證券交易所上市;另一要點是,上市公司必須證明其不是外國政府擁有或控制的公司。這項法案如獲眾院批准並經總統簽署成為法律,會對在美上市的中國國有企業首先形成威脅。

儘管還未成法,對在美上市的中國國企已經造成負面影響。郭亞夫估計,“中國移動(CHL)肯定會從紐約證交所除名了,股價已從45美元跌到35美元,紅利已經到了佔股價的6%多了,按理說這種股票是不會跌的,分紅多,手裡現金多得要命,而且又是壟斷企業,你不用他手機用誰啊?不存在疫情影響,疫情中大家用得更多。但是這個股票被殺得很慘。”

與此同時,特朗普政府已經成功終止了管理400億美元的一家聯邦僱員養老基金“追踪包括中國公司指數”的計劃。6月初,特朗普總統還指派了包括監督PCAOB的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主席傑伊·克萊頓(Jay Clayton)在內的一組官員,在60天之內提出措施,以保護美國投資者“免受中國政府不允許PCAOB註冊的審計公司遵守美國證券法所造成的失敗影響。”

寒蟬效應已經形成

CNBC駐北京的記者說,特朗普政府要阻止中國公司進入美國金融市場的舉措,已經對涉及數據、國家安全、金融和媒體的中國公司造成了寒蟬效應(chilly effects)。“他們需要重新權衡是否要向美國暴露,或是暴露多少。比如,阿里巴巴支付寶要到美國或香港上市,你得考慮面對美國的監管機構會有多脆弱,而中國政府對此又會如何。

另一方面,中國政府的行動好像也在促使華盛頓採取最新行動。北京3月出台的《證券法》修訂本規定,禁止任何中國人在沒有獲得國務院證券監管當局批准的情況下向海外監管機構提供任何與證券有關的文件。

該法第177條規定,“境外證券監督管理機構不得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境內直接進行調查取證等活動。未經國務院證券監督管理機構和國務院有關主管部門同意,任何單位和個人不得擅自向境外提供與證券業務活動有關的文件和資料。”

美國三一學院經濟系榮休教授文貫中對美國之音說:“現在看來,中國是兩手政策,一個是派了很多有頭有臉的人出來呼籲中美之間應該管控雙方衝突的可能,兩國還是朋友,這是一種輿論,現在這幾天可以到處看到。但同時,實質上的事情中國一點都沒讓步。所以我是懷疑兩國的關係會繼續惡化下去。”

一些美國投資者擔憂,美國國會的舉動可能會將他們排除在對中國高收益公司的投資機會之外,而這些的投資機會在其它國家則會對投資者開放。

這是一把雙刃劍

郭亞夫說,從經濟的角度來說,採取一刀切的做法,對中國傷害更大,但美國也會有損失。“作為全球最大的經濟體,最大的金融中心,而沒有一隻全球第二大經濟體的公司在這裡上市,就像班裡開學習交流會,考試第二名的人沒來,特朗普總統都說了,我們把它們趕走了,他們會到別的地方去上市。”

郭亞夫說,現在倫敦、新加坡都在揮舞橄欖枝啊。“比方,新加坡政府願為到那裡上市的公司支付20%的上市費用,如果是優質高科技公司,支付75%。中國也修改了A股上市的一些條件,香港也在積極配合。”

CNBC的報導說,現在討論的一個大問題是,誰會是特朗普政府新舉措的受害者?“毫無疑問,許多中國公司希望在美國上市,他們認為美國市場更專業,流動量更大,更國際化。另一方面,隨著這一政策的推行,許多美國金融公司會失去中國生意,而事實上,中國市場會更開放,如上海正採取一些改革措施,在香港市場實行更加友好的政策,以吸引更多中國大陸的公司到那裡去投資。”

除了勇敢面對只有投降

但文貫中認為,“中美之間越來越對抗,美國的盟友就逼著要選邊了,現在英國跟美國越來越近,起因是香港問題,把英國真的是激怒了,因此,英美兩國協調的可能性越來越高了。如果繼續惡化下去,中國公司都到香港去上市,可能會逼著美國必須考慮美元跟港元是不是要脫鉤。”

文貫中認為,過去40年的教訓將決定美國會繼續強硬面對中國。“最終美國應該用同樣的標準去衡量中國公司,這40年來就是因為美國一再地對中國採取綏靖政策,允許它繞過國際規則,現在它已經尾大不掉了,已經拿它沒辦法,如果繼續用這個辦法的話,那麼美國祇有投降,承認你的製度、價值觀、管理能力都不及中國,但歐美國家的國民性決定了他不會那麼做。”

文貫中表示,如果美國對中國妥協會導致其它所謂後進大國模仿中國的做法,“站在全人類的角度,我一直認為,至少要使全球化不要像前幾次那樣走到大戰、冷戰,那麼只有這個辦法,勇敢地面對這個現實,對中國說不行,你就得按照這個規則來,因為在美國看來在這個是非問題上,在會計的標準問題上,他沒錯,錯的是中國,你的企業為什麼要把自己的賬目隱蔽起來,不准人家查賬,這算什麼意思呢?如果讓你這個體系去領導整個世界,這個世界會變成什麼樣呢?這是不允許的。

文貫中指出,美中之間在金融領域的這場較量實際上是一種博弈,“而博弈是取決於我出了牌之後你出什麼牌。你的牌比我還要硬,那我沒辦法,我只能下一輪出更硬的牌。”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