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疫情反彈 河北成首都“護城河” “就地過年” 打工人客居異鄉


2021年1月13日疫情中北京街頭的一對母子。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3:05 0:00

隨著石家莊等地疫情日趨嚴重,河北省官員在實施封城的同時,誓言要做好保衛北京安全的“護城河”。此外,面對即將開始的春運潮,各地當局還採取了“就地過年”的措施。但是,受到封城影響的市民在接受美國之音的採訪時對疫情通報不透明、物價突漲以及無法返鄉與家人團聚表示了不滿。

封城查人形勢日趨緊張

根據石家莊市政府1月22日下午第18場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新聞發布會最新通報,21日該市新增新冠肺炎確診15例。全市從1月2日至22,全市累計確診新冠肺炎病例超過800例。這次新聞發布會沒有宣布解除封城,而要進行新的居民核酸檢測。

1月6日起,河北多條高速實行交通管制,航空公司取消石家莊航班。次日,石家莊宣布全市封城,車輛及人員不得出城,高風險區人員全體不得離開。河北省12日宣布的封城地區,除省會石家莊以外,還有邢台市、廊坊市,那裡的人員、車輛非必要不得外出,

一位姓劉的石家莊市民對美國之音說,他目前人在外地,石家莊市封城後,進出都極其困難。他說:“封城這幾天,風聲一天比一天緊,不讓離開本地,離開本地的必須做核酸。外地的進石家莊?別說人,快遞包裹都不准往河北省發。還有幾個村莊整體搬遷,目前又恢復到去年剛過完年時的形勢了。我有家人在那裡,但是,我不想回去,回去就是自投羅網。”

另外,石家莊人在異地也備受監視。劉先生說,這次不是外來人員到河北省備受監視,而是外地人遇到河北省人就嚴加防範。

他說“你像我吧,到哪裡都追問我哪來的?到任何一個賓館住店都追問我,哪來的?說是河北的,那什麼時候出來的很關鍵。我說,出來20多天了,這才放過去。然後人家要我的名字、電話、掃健康碼,反正河北來的目前就這個待遇,這回是顛倒過來了。”

居民措手不及物價上漲

紐時中文網說,石家莊等多地再封城,2200萬人受影響。新的限制措施給數百萬人帶來諸多不便,但似乎並沒引起公眾強烈抵制。

石家莊居民劉先生通過自己的親屬了解了城裡的有關情況,他說,封閉後“一是物價上漲,二是出行不方便,購物上班都受影響,諸多不便。”

河北石家莊等地目前封城是突然宣布的,居民措手不及,石家莊公交、出租車全部停運,醫護、保障人員上下班只能靠自己開車或電動車,正值寒冬,沒車的人只能步行。又逢寒假,大學生回家也難,返回石家莊的人在家門不能入。

石家莊等地封閉後,城內外賣小哥和外賣公司人員最初也動彈不得,網上銷售的遞送癱瘓,更別提街面上實體副食零售網點,不過,目前情況似乎有所改善。

據中國新聞周刊報的描述,石家莊封城後,一位受困大學生每晚住宿價格190元。商品更是漲價、三餐難買不說,按照平時物價水平,一整隻炸雞大概20元,封城後一份口水雞,僅是幾塊雞胸肉和一份米飯,要價高達60元。

在石家莊市舉辦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第十一場新聞發布會上,石家莊市市場監管局局長張新峰承認,前不久,個別蔬菜品種價格在個別地方出現了一定幅度的上漲。

充當首都政治“護城河”

一些分析人士認為,為了使北京免於新冠肺炎病毒再爆發的威脅,當局對石家莊實行封城,以便在政治上構築起保衛北京城的“護城河”。

除石家莊外,河北還有其他地區封閉,在距石家莊和北京約150公里的保定,當地居民林先生對美國之音說:“保定城市、小區、農村基本上全方位都封閉了,保定早就這樣了,至少一個星期了,我們屬於保定的一個區,算是農村,這裡已經封了一個多星期了。”

他還說,與北京一河之隔的某地橋樑已搭建起帳篷,工作人員24小時值守,防止有人想穿過冰面“偷渡”進京,疫情期間,患病兒童也不能進京看病。

紐時中文網說,在整個新冠病毒大流行期間,中國官員似乎特別擔心中共領導核心所在地北京。河北省委書記王東峰已承諾,河北省要“當好首都政治'護城河'”,阻擋新冠病毒向首都蔓延。

對於這種提法,林先生說:“這是一貫政策啊,不管是疫情,還是其他方面,從經濟發展和社會各方面來說都是這樣,因為北京權大,中國弄了好多個經濟圈,京津冀永遠是不行的。河北的任何事情都要維護北京的利益,做出犧牲和讓步是一貫政策。”

設在美國的網絡媒體“中國數字時代”在一篇題為“河北:'大局意識'之苦”的文章中指出,河北所做的犧牲常常是為了首都。這種“一刀切”的做法就群體分類而言,很大程度上具有任意性。絕對安全不可能360度無死角,區隔和層級本身就會留下漏洞,河北這次疫情集中爆發在鄉村,並非偶然。

美聯社1月16日的報導披露,中國已快速在河北省南宮地區建成了一個擁有1500 個病房的醫院,以應對當地感染者激增,與此同時,還有另外五家醫院在建,預計很快會投入使用,屆時南宮地區醫院病房總數將新增6500間。

北京居民仍然憂心忡忡

網絡照片顯示,中共最高領導人習近平等近日在河北張家口等地視察時,已經全程戴口罩,遠距離向群眾講話。

北京市委書記蔡奇1月5日主持召開的新冠肺炎疫情防控領導小組會議提出,要築牢外防輸入的防疫屏障,確保首都安全。

據新京報1月20報道,北京開始實施“14+7+7” 等6項嚴防境內外疫情輸入風險最新管理措施。也就是北京口岸入境人員14天集中隔離期滿後,繼續開展7天居家或集中隔離,期滿後再進行7天健康監測。

輿論上,中共環球時報援引北京大學公共衛生學院副院長王培玉的話,這次的封城和當初武漢不一樣,一是疫情遠沒武漢那麼嚴重,二是現在的檢測技術、防控策略經驗、救治水平都遠遠高於去年。

另外,北京市大興區根據疫情防控需要,從1月19日12時開始,對天宮院街道的四個街進行封閉式管理。小區居民“只進不出”,全部居家觀察小區居民。

不過,北京市居民任女士依然憂心忡忡。她對美國之音說:“關鍵是還有一些病人特別隱蔽,查了六、七次都陰性,結果最後一次是陽性;還有的是變異,有的人傳了八九十個人,這樣的人怎麼辦呢?隱蔽感染者太多,誰也不知道誰是感染者,誰不是感染者。”

疫情反彈,再次聚焦病毒源頭

對於疫情的反彈,中國政府似乎暗示,新冠病毒起源於國外。美聯社1月16日報道說,中國將最新疫情爆發全部歸咎於冷鏈商品一類的進口貨物,以及對進口貨物的“非正常管理”,對相關“人員保護不夠”。

保定居民林先生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說,“昨天說是找到了傳染源,俄羅斯的一個技術工人,給石家莊修理高鐵的一個什麼壞了的硬件,一個村莊的人和這位俄羅斯的人有過專家接觸而傳染,這是官方的一個報道說的。”

林先生認為,現在各地疫情出現反彈,當然有一些外來因素。但是說中國自身已經徹底根治病毒,這是不現實的。他說,疫情潛在因素有多大,病毒的攜帶者和無症狀感染者有多少,這些都是未知數。

他說:“就疫情而言,我個人看法是,從控制住以後,我一直認為,這都是一個表象,因為病毒這個東西,看不見,摸不著,傳染不知不覺就發生了。你想,武漢那麼嚴重,一下子就滅了這個病毒?我感覺是不現實的。”

林先生認為,人類科學技術發展的同時,也給環境造成很大污染。多年來各種病毒對人類的侵蝕就是對人類的警告和報應。他還對美中疫情控制的不同進行了比較。他認為,兩國價值觀的不同導致處理方式的不同。

他說:“美國人的想法不一樣,人家為了自由,哪怕去死,哪怕感染上,我也要我的自由,這是人家的一種價值。在中國這邊,哪怕你有這種想法,那也不行,政府是強制性的,政府在這一塊,從好的方面來說,是為了控制疫情,想讓更少的人染上這個病毒,但是,從人權方面來說,我的自由,我的生命我做主,這就是另一種想法和做法了。”

“就地過年”在民間引起反彈

中國傳統新年將至,春運潮成為人們關注的焦點。“春運潮”1月28日開始,3月8日結束,共計40天。截止目前,北京、天津、上海、河北、河南、山西、山東、貴州等省市已提出“就地過年”。上海市更罕見地要求民眾,近期非必要不离滬。但是,各地疫情實情如何,老白姓知之甚少。

上海居民錢女士對美國之音說:“上海的實情我們是不可能知道的,具體情況我們看不到,真實情況看不到,如果我們說有情況,當局會說你擾亂社會秩序,一個帽子扣上去。情況就是這樣,我們也知道,這個病是很可怕的,太可怕。真的就是真的,假的就是假的,很多事情騙不了人。”

錢女士還說,各地疫情如何?除當局權威發布外,民間只能憑直覺感知,或者從家屬親朋、小道消息以及網上的動態獲得,還擔心不慎就可能被當局約談,惹上麻煩,大家有話不好說,認為當前國內形勢“時候未到”。

網上流傳江蘇省一條防疫標語:“與其返鄉隔離十四天,不如留蘇多賺四五千”引來熱議。由於疫情無疑將延續到春節,在外務工人員以及大學生們回家過年的願望將泡湯,這樣的標語對他們很有刺激,引來網上撻伐。

網友“易安”說,已經不要臉到這種程度,看似是為人民群眾著想,實則不在乎其死活,反正當官的有特權,想去哪就去哪,老闆也佔了大便宜,最慘的就是老百姓啦,過年都不能回家團聚,還要被老闆剝削。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