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馬雲的失踪意義何在


阿里巴巴創建人馬雲(AP資料照)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3:29 0:00

中國商界大亨、世界首屈一指的電商大公司阿里巴巴創辦人和中國共產黨黨員馬雲去年10下旬在批評中國政府金融監管部門思想陳舊落伍之後旋即被監管部門約談訓誡,他旗下的金融科技公司螞蟻集團融資規模空前的上市安排去年11月初被緊急叫停,馬雲隨後從公眾視野中消失。眼下中國國內外眾多觀察家好奇馬雲再顯影時是囹圄中的一個囚犯,還是仍是一個大亨。與此同時,馬雲的消失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以及習近平的治國方略的關係也受到關注。

馬雲眼下身處何種險境

馬雲是中國以及全世界最富有的人之一,多年來是中國商場乃至世界商場上的風雲人物。2020年11月5日,福布斯中國發布有400位上榜者的中國富豪榜,其中馬雲財富達到4377.2億元人民幣,連續第三年位列榜首。

除了以財富規模名列前茅之外,馬雲還時常因發表雷人言論引起廣泛的爭議和非議而引人注目。如他先前公開就中國富豪迴避的敏感話題發言,聲言中共當局1989年出動野戰軍血腥鎮壓那些要民主和反腐敗的和平抗議者對中國的經濟發展是必要的。他還聲言中國人每週工作六天一天工作12個小時是一種幸福。

馬雲去年10月24日上海外灘金融峰會發表演講,公開批評中國的金融監管體制陳舊落伍,監管部門以管理當舖的思維管理金融,阻礙並扼殺金融業創新。中國國內外的觀察家們普遍認為,馬雲那番大膽言論雖然使他大出風頭,但也無疑使他陷入了目前的危險境地,直接導致他從公眾視野中失踪。

馬雲的失踪使不少觀察家不禁想起中國的另一位超級富豪、中國已故的最高領導人鄧小平的孫女婿吳小暉。安邦保險董事長和總經理吳小暉2018年5月被判刑18年、沒收追繳財產857億元人民幣之前也從公眾視野中失踪了一段時間。

馬雲是否會步吳小暉的後塵?吳小暉的昨天是否就是馬雲的今天或明天?多年研究中國政治經濟和金融問題的美國智庫美國企業研究所在駐學者史劍道(Derrick Scissors)認為馬雲的結局可能不會像吳小暉一樣悲慘。

他說:“馬雲的名頭要響亮得多。大部分海外的人不知道安邦是什麼。再者,我所熟悉的安邦在海外的行為比阿里巴巴要惡劣多了。安邦弄出很多奇怪的交易,那些交易或者看上去不是浪費金錢,就是轉移資金,或者是浪費資金。因此我不認為馬雲跟安邦的吳小暉類似。但我覺得馬雲可能跟復星集團董事長郭廣昌類似,郭也一度被拘留了一段時間後來被釋放。我想,馬雲不在公開場合露面是因為他知道現在最好是保持低調。我想他是受到了中國政府的訊問,但我不認為他會下獄。”

史劍道在這裡提到的總部設在上海的複星集團的董事長郭廣昌2015年12月一度失踪,後來又低調復出,並一直保持低調。

馬雲的失踪在史劍道看來將跟郭廣昌一樣最終是有驚無險,但在中國退休的老資格記者高瑜看來,馬雲眼下顯然是兇多吉少,處境和下場不排除可能比吳小暉更慘。

高瑜為她的這一觀點提出的論證是,中國人現在喜歡用“割韭菜”這種說法,馬雲顯然是一棵長得特別肥的韭菜,誘人收割的誘惑力特別大,因為馬雲更有錢,而且他還涉足金融,傳媒,娛樂業,這些都是中共特別看重的領域。高瑜接著說,馬雲還因為鼓吹996工作制(即每天早上9點上班,晚上9點下班,一周工作6天)而激起公眾的強烈反感甚至憤恨,這種既有民憤又有當局特別關注的局面,使馬雲面臨在劫難逃的超危險境地。

高瑜說:“(馬雲)他不光涉及商業,他原來是搞商業平台的,又有金融平台,支付寶就是他的。他還有傳媒和娛樂業。娛樂業在中共看來也是宣傳吶。現在電影電視部都合成一塊了。所以他這個就不得了了。”

螞蟻集團上市遭腰斬與習近平的決策

去年10月下旬甚至11月開頭,馬雲掌控的阿里巴巴旗下的金融技術公司螞蟻集團以空前的350億美元規模在上海和香港兩地同步上市的計劃還在按部就班的推進,但是在11月初,也就是在螞蟻計劃上市兩天前被中國當局突然叫停。

當局的這種出人意料的大動作在中國國內外引起巨大的震盪,並立即引起諸多的猜測。一些觀察家認為,這種大動作的推手大有可能是中共領袖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

高瑜認為,許多人相信螞蟻集團融資規模空前的上市計劃被腰斬這種決策來自中共最高層自然有他們的到道理,這就是,在當今中國,中共當局一直在強調頂層設計,政治意識,看齊意識,定於一尊,一錘定音,也就是一切重大決策必須來自習近平,必須聽從習近平指令,做出像腰斬螞蟻集團上市這樣的大決策沒有習近平的指令是不可想像的。

美國企業研究所中國問題專家史劍道也認為,螞蟻集團上市計劃被打斷大有可能是習近平的決策。

史劍道說:“看來是馬雲批評金融監管部門導致了這種突變,使原先的按部就班的行進變成腰斬。中國的金融監管部門沒有人有足夠大的權力來如此拿住阿里巴巴。阿里巴巴原先是中國股市上市值最大的公司。如此拿住阿里巴巴必定是習近平下面的中共中央政治局級別的政治決策。但也很有可能就是習近平的決定,因為習近平不喜歡任何人批評他的政府。因此他就直接參與了這種決策。因此我認為很可能這是一個政治決定,而不是金融監管的決定。很可能是習近平本人的決定。”

史劍道接著說,馬雲及其公司被整肅並不是新出現的現象。他說:“我想這是一種趨勢的繼續。我們不僅有安邦,有復星的老總被拘留,有萬達集團,還有海南航空被處罰。我想,這不是什麼新事。中國的企業家一直面臨風險......任何人假如被認為是讓習近平難堪,那就有危險了。這種趨勢將持續下去,直到非常富有、非常成功的私營企業家明白過來他們在中國的自由和商業運作只是在黨允許的情況下才會存在。”

馬雲與螞蟻傳達一種什麼信號

螞蟻集團上市運作在最後一刻被腰斬,馬雲隨後從公眾視野中失踪,在中國國內外引起紛紛議論。觀察家們認為,這種局面的出現應當是在中共當局的預測之中,甚至是當局所謀求達到的效果。那麼,當局打造這種局面究竟是想發出一種什麼信號呢?

在中共當局控制下的中國媒體對這個問題諱莫如深,閃爍其詞。但海外媒體對這個問題有相當大的共識。這種共識相當清晰地反映在許多海外媒體報導的標題中,如美國財富雜誌網站1月5日的報導標題:“馬雲失踪了嗎?有關的謠傳本身就代表了來自北京的一個令人心寒的新信息”。

再如英國《衛報》1月4日的標題:“'馬雲被馴服':北京如何向技術業界的企業家展示誰是老總”。

在高瑜看來,中共當局發出的信號是很清楚的。這就是“所有的企業家,都要老老實實的,平時聽黨的話,更不能有二心,不能說(黨認為的)歪話,歪理,只能按照講政治的原則來擁護,擁護,用戶。但你一旦做大了,政府說不成了,你太大了,再大就侵犯我無產階級專政了。你這不就得(把財產)交出去嘛。你要是不願意交,或者有什麼賊心或賊膽,你就是馬雲的下場。”

幾乎在高瑜發表上述評論的同時,美國《華爾街日報》發表報導說,中國監管機構試圖讓馬雲分享他旗下龐大的金融技術公司所收集的消費者信用資料。該報導援引一位消息人士的話說,當局提出兩個選項: 一個是要求螞蟻集團將資料轉移給中國人民銀行運營的全國性信用系統,另一個則是要求螞蟻集團分享數據給央行實際掌控的信用評等公司,但馬雲始終拒絕像政府要求的那樣讓監管機構取得螞蟻集團掌握的消費者個人信用數據。

美國企業研究所研究中國經濟問題的學者史劍道認為,中共當局通過高調整肅馬雲所發出的信號可以分兩個方面來看。

史劍道說,“我想(馬雲的事情)對中國人的發出的信號是清楚的,這就是,就私營/民營大公司而言,你應當為你在恩准下取得成功而感到幸福,假如你覺得不可接受,他就可以把成功從你這裡拿走。因此,馬雲的事情在中國發出的信號是,一個中國企業家,即使是一個非常成功的企業家,假如是大膽說話,你就應當意識到他和他的企業會處於危險之中。”

在另外一方面,史劍道認為馬雲被整肅對海外的投資者也是一種現實的教育。他說:“我想馬雲的事情對海外發出的信號是,阿里巴巴看上去像是亞馬遜,但實際上跟亞馬遜不同。因為阿里巴巴的總部是在中國。因為是在中國,中共會干預,會讓你的公司,股票,融資,甚至你的自由受損,只是因為你自由發言。”

中共的“親壟斷的反壟斷運動”

目前中共當局整肅馬雲以及他創辦的阿里巴巴公司的一個主要理由是反壟斷。然而,在此之前,當局卻對阿里巴巴、騰訊這樣的大技術公司形成壟斷的局面不但一直不管不問,而且予以鼓勵和讚揚。

美國克萊芒·麥肯納學院教授裴敏欣日前發表文章,對以習近平為首的中共當局當前異乎尋常的反壟斷熱情將進行了解析。裴敏欣文章的標題是。“中國的親壟斷的反壟斷運動”。

文章說,“儘管有種種缺陷,中國的民營公司是中國經濟中最富有活力的運動員。假如中共對他們進行打壓,但對(因得到中共當局加持而擁有壟斷地位的)國有企業放任不管,私營企業的信心就會削弱,經濟的生產力、創新和效率就會降低。國內生產總值就會下滑。一黨體制的合法性就會惡化,因為中共一黨制一直是依賴經濟繁榮的許諾。

“習近平和他的同事們加強中共政權對經濟的掌控、制約私營企業或許會在短期內提升中共的政治安全。但從長遠來看,中國當下的反壟斷整肅行動的最大的受害者很可能是中共所力圖保護的壟斷即中共對政治權力的壟斷。”

鑑於中國政治的高度不透明,眼下馬雲的下落及其阿里巴巴的命運已經成為中外一些觀察家觀察和判斷習近平治下的中國政治經濟走向的一個風向標。

1月5日,馬雲的運勢似乎有一種逢凶轉吉的跡象。美國專門報導金融和工商新聞的網刊《工商內線》(Business Insider)發表報導,標題是“在(美國財經新聞電視頻道)CNBC報導其創始人馬雲只是蟄伏而不是失踪之後,阿里巴巴股價躥升5 %”。

但到了1月7日,英國《金融時報》從北京發出一篇關於馬雲的報導,標題是:“北京下令中國媒體不得擅自報導阿里巴巴被調查的話題”。北京當局對馬雲話題所展示的這種超級敏感似乎使外界對馬雲的下落和命運、對習近平掌控中國經濟更為擔心。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