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北京力推新疆宣傳視頻人權組織涉疆視頻卻遭下架


中國新疆喀什的一座清真寺入口上寫著“愛黨愛國”的字樣。(資料照片)
北京力推新疆宣傳視頻人權組織涉疆視頻卻遭下架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2:34 0:00

北京正試圖利用Twitter和YouTube等西方社媒用更巧妙地向全世界受眾傳播它的政治信息。

數千新疆政治宣傳視頻浮現西方社媒

《紐約時報》和獨立非盈利媒體ProPublica花費幾個月的時間對發佈在社交媒體上的數千條視頻進行了分析,發現中國政府徵募了新疆的少數民族居民製作宣傳視頻,駁斥西方對中國在新疆侵犯人權的批評。

ProPublica的記者傑夫·高(Jeff Kao)參與了這次調查。他告訴美國之音,他們在今年1月下旬發現Twitter和YouTube一些虛假賬戶開始推送一系列視頻。調查發現,這些帳號都是近幾個月才註冊的,而且大部分帳號都沒有關注其他用戶。它們的推文一般在北京時間上午10點到晚上8點間發送。這些跡象表明,這些帳號是統一行動。這些帳號發送的視頻有許多相似點,比如,它們首先是來自一個叫做“石榴雲”的應用程序上,這個應用程序由《新疆日報》擁有。大多數視頻用中文或維吾爾語,視頻都是自拍的形式,視頻內容基本一致,所用的短語和句子結構相似,甚至完全相同。

ProPublica和《紐約時報》聯合調查數月,發現這些虛假帳號從1月開始進行了兩波操作。

第一波是在1月下旬。1月19日,時任美國國務卿蓬佩奧稱中國在新疆實施“種族滅絕”,並把這種行為稱為“世紀污點”。之後,虛假帳號開始發大量視頻,談論新疆的維吾爾族和其他穆斯林少數民族的生活“幸福富足”。雖然視頻主人公都是不同人士,但幾乎所有視頻都有一個模式,就是先自我介紹,說自己是“土生土長的新疆人”,然後表示自己“很自由”,然後稱蓬佩奧的說法為“胡說八道”,最後讓“蓬佩奧,閉上你的嘴。” 大部分視頻都沒有官方宣傳片的標誌。

第二波是在今年3月。當時,以H&M為首的多家跨國服裝品牌因擔憂新疆的強迫勞動而宣布停止從新疆採購棉花。之後,石榴雲上發布了數百條棉花相關的視頻,宣稱新疆棉農沒有被迫勞動,批評H&M在說謊。其中大部分視頻被發送到YouTube或Twitter上。

《紐約時報》和ProPublica聯繫了視頻中的主人公,其中一個人承認,視頻是由當地宣傳部門製作的。

ProPublica記者傑夫·高說,“我們已經看到了這麼多不同的方面,這絕對是一個一致的戰略和努力,來推翻關於新疆的已經存在的報導,對我來說,看到這些視頻是非常可悲的,因為這成千上萬的視頻裡的主人公都有自己的個人故事,但他們能對外界傳達的只能是給定的腳本上的信息。”

前國務卿蓬佩奧接受《紐約時報》和ProPublica的採訪時說,這些視頻雖然拙劣,但不斷重複會使這些言論“站穩腳跟”。他還說,中國的宣傳會不斷的改進,變得“更快,更真切”。

這些在Twitter和YouTube上的視頻還被製作者加上了中英文字幕,方便西方的觀眾理解。

傑夫說,這些視頻在那些虛假的YouTube頻道上獲得了幾十萬的點擊,在Twitter上也被廣泛轉推,另外,中國外交部高官的一些轉推獲得了幾百萬的點擊。但他說,很難統計這些視頻到底獲得了多少觀眾。

許臨君(Eric Schluessel)是喬治華盛頓大學的社會歷史學者,專門研究中國和中亞歷史,特別是19和20世紀的新疆。他說,每當有人批評中國在新疆的政策時,中國政府都會發起一場大規模的內部運動,以反駁批評。但是中國國內的民眾卻並不一定知道外界這些批評以及批評的原因。所以,當有人擔心新疆棉花在外國受抵制,突然在中國媒體上鼓勵購買新疆棉花,這反而提醒了中國的很多人,新疆發生了他們不知道的事情。

他觀察到,這些連許多中國人都不相信的中國政府的拙劣宣傳,卻有一些外國觀眾相信它們。

許臨君說:“看到這些用同樣技術和形式(製作的視頻)出口到外國是很有趣的,因為(中國)製作對內的宣傳視頻有種非常獨特的形式,這種形式對國際觀眾來說不一定能理解。雖然有字幕,但它的風格和主人公說話的方式,視頻的結構,感覺非常假。我經常發現許多中國人不會自動相信這些視頻,因為它們顯然是宣傳視頻。但奇怪的是,一些外國人卻非常願意接受這些視頻代表的就是真正的新疆生活”。

對此,許臨君的解釋是,可能因為這種視頻形式尋求的是那些把自己的幻想投射到中國的外國觀眾。“他們真的想把自己對中國的想像投射到視頻中。這些宣傳視頻在國際語境中非常奇怪,在形式上也很奇怪。你必須真的傾向於相信中國政府才能接受這樣的視頻。因此,我認為它有助於北京找到輕易就會相信他們的觀眾,”

ProPublica記者傑夫·高說:“我真的希望,通過這個報導能降低這些戰術的有效性,更多地澄清發生在新疆維吾爾和其它少數民族身上的事實。”

在《紐約時報》和ProPublica的報導發表後,YouTube關閉了一部分虛假帳戶。該公司發言人艾薇·蔡(Ivy Choi)對《紐約時報》和ProPublica說,該公司認定一些帳戶在上傳新疆視頻方面“行為協調一致”,而其他帳戶則是由於違反YouTube平台關於垃圾信息和欺騙性行為的規定被刪除。

據《紐約時報》和ProPublica 報導,Twitter也以違反針對平台操縱和垃圾內容的政策為由在3、4月封停了一些帳號。

呼籲關注新疆人權的視頻卻被關

但兩週前,一個YouTube頻道被封卻不是因為傳播中國政府的宣傳視頻。正相反,這個頻道發布的是少數民族尋找在新疆失踪家人的視頻。

自2017年以來,阿塔朱爾特哈薩克人權志願者組織(Atajurt Human Rights)的頻道在YouTube上發布了近1.1萬段視頻,總瀏覽量超過1.2億次,其中數千條視頻是被囚禁在新疆拘留營的人的家屬的錄像證詞。為了確保這些視頻陳述的可信度,視頻中顯示了作證人和被拘留親屬的身份證明。

這個組織自2017年成立以來,一直受到哈薩克斯坦當局的抨擊,但該組織因引起人權觀察等國際組織對新疆侵犯人權事件的關注而備受國際讚譽。

6月15日,該頻道因“違反YouTube的社區準則”而被屏蔽。6月18日,在沒有公開解釋的情況下,YouTube恢復了這個頻道。幾天后,該頻道最早的12段視頻從其公共源中消失了。

這12段視頻因違反YouTube"網絡欺凌和騷擾"政策而被舉報。

這個志願者組織在哈薩克斯坦的領導者貝克扎特·馬克蘇特汗(Bekzat Maksutkhan)通過電郵告訴美國之音,這件事情說明“中國對YouTube有很大的影響”,他和他的同事對此事感到非常失望,並且覺得他們的生活和工作處於危險之中。

他說:“視頻中的人都是自願地展示他們的個人身份信息證明,而且這是我們避免和防止虛假信息的唯一方式。”

許臨君說,這件事對人權社會將產生寒蟬效應,非常打擊士氣。

他說:“我們也許不應該依靠任何社交媒體公司來保存有關新疆正在發生的事情的重要原始文件檔案。我認為,如果這些檔案被永久刪除,會造成非常大的破壞,因為實際上這些容易遺失的視頻是反人類罪的第一手資料。”

阿塔朱爾特為這些視頻被屏蔽提出申訴,目前這些視頻已經恢復。

YouTube的母公司Google的發言人艾薇·蔡(Ivy Choi)在電郵中告訴美國之音,“我們的騷擾政策明確禁止披露個人身份信息,包括其政府身份證明或電話號碼。我們平等地執行我們的政策,刪除阿塔朱爾特哈薩克人權志願者組織的頻道上傳的違規視頻,並終止他們的頻道。然而,我們承認阿塔朱爾特哈薩克人權志願者組織的重要人權工作,這些視頻的意圖不是惡意披露個人身份信息。在仔細審查他們的申訴後,我們恢復了該頻道,並與阿塔朱爾特哈薩克人權志願者組織合作,解釋我們的政策,以便他們能夠為他們的頻道做出最佳決定。”

艾薇·蔡說,這個頻道在90天內三次違反社區規則,所以被屏蔽。該公司建議這個頻道將視頻中的個人身份信息證明做模糊處理或截掉,以免犯規。

馬克蘇特汗說,他們對事情的結果感到滿意。他希望“Google不要做中國黑客才會做的事情”,並呼籲人權社會盡可能對中國的種族滅絕行為進行發聲“。

雖然沒有確鑿的證據證明中國是阿塔朱爾特哈薩克人權志願者組織頻道被屏蔽的幕後黑手,但各國政府利用版權法和社交媒體的標準政策來迫使平台下架不利於自己內容的做法越來越普遍。

數碼顧問諮詢公司Miburo Solutions中國研究主管尼克·摩納哥(Nick Monaco)對《麻省理工科技評論》表示,隱藏在適用於所有用戶的標準政策和法律背後,是“一種為任意的政治審查提供合法性的途徑,也為審查者製造了合理的可否認性。”(“a way to lend an air of legitimacy to arbitrary political censorship, and it also creates plausible deniability for the censor”)

許臨君認為,YouTube和Twitter等社媒平台應當更好的幫助那些有確鑿信息的用戶傳播信息並保護這些用戶。但是現在很多掌握準確專業信息的專家卻在這些社媒平台上遭到機器人(bots)和心懷惡意的人的狂轟濫炸,他們的信息也無法傳遞給更多的受眾。

“如果這兩個平台能有更好的真正的反騷擾措施,保護真正的用戶在網上傳播真正的信息,那就太好了。可以通過一些培訓,幫助有真實信息和良好意圖的人更好地傳播這些信息。”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