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全球腐敗醜聞都有中共的身影” 美助卿:中共海外活動“隱秘、脅迫和腐化”


資料圖:美國國務院負責亞太事務的助卿史達偉(David Stilwell)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6:07 0:00


繼美國副國家安全顧問博明(Matthew Pottinger)發表公開演講,提醒民主國家警惕中國統戰滲透後,美國政府又一高官發表公開演說,對中國共產黨在全球進行的“隱秘、脅迫和腐化”的影響活動發出警告,並呼籲盟友和夥伴協調應對這種惡意影響。

美國國務院負責亞太事務的助卿史達偉(David Stilwell)星期五(10月30日)在斯坦福大學胡佛研究所(Hoover Institute)和亞洲協會(Asia Society)共同舉辦的視頻討論會上發表政策演說,詳細闡述中國共產黨如何利用自由社會的自由開放進行“隱秘、脅迫和腐化”(covert, coercive and corrupt)的惡意影響活動,以及自由社會應如何應對這一挑戰。

他說,過去數十年來,美國和其他國家以樂觀和善意的期待與中國建立聯繫,希望相互間的外交、貿易投資、媒體、學術和民間交流可以導向共同的繁榮和信任,但現實是,中國共產黨選擇將這些接觸交流“武器化”,將其作為達成邪惡目的的渠道。

他說:“(中共)不僅拒絕我們的民主政治原則,而且將其視為可以利用的最佳弱點。”

史達偉說,世界正越來越認識到中共如何利用與外國的接觸交流來施加影響、干涉和脅迫。他說,北京一直聲稱“雙贏”和“不干涉他國內政”,但事實上其行為是“系統性的掠奪和霸權”,“中國共產黨想要控制,或者至少是對公共輿論和世界各地政治決策擁有否決權。”

史達偉說,北京所稱的“統戰工作”,亦即習近平所稱的中共的“秘密武器”,就是這些影響活動的一部分。

他說,“統戰”有很多表現形式,並且涉及各個方面,比如收買政客,對不服從北京立場的媒體或企業施壓,鼓勵留學生“自發愛國”行為,騷擾海外中國異議人士和活動人士,散播有關新冠疫情的假信息,以及戰狼外交等等。

他舉例說,在澳大利亞,一位前程似錦的參議員因收取一位與北京有聯繫的捐贈者的錢而被迫辭職;在新西蘭,一名中國出生的議會成員隱瞞了其曾為中國軍方情報部門工作15年。NBA因為一條支持香港的推文而陷入危機,好萊塢不願拍攝批評中國的影片。在聯合國和世界其他國家的首都,腐敗醜聞背後都有中共人員的身影,北京的海外基建項目通常都與賄賂當地官員和隱藏在合同中的嚴苛金融條款相伴。

史達偉說,中共施加海外影響的機構非常龐大,不僅有“幹部數量是美國國務院外交人員的4倍”的統戰部門,還有其他幫助影響外國輿論和外國官員的機構,包括外交部、中宣部、教育部,以及許多通常以獨立非政府組織和文化交流協會自稱的機構、商會、學術組織、媒體機構,甚至在世界各地活動的中國國有和私營企業。

他說:“這就好比是一座冰山。水面上的是從事合法外交活動的中國外交官,水面下是更大、更混沌隱秘的行為者和實體,他們與共產黨政權的聯繫長期以來都被忽視、忽略或研究不足。”

史達偉說,正因為如此,美國最近將15家中國媒體、孔子學院、全美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指定為外國使團,司法部針對中國的這些行為展開廣泛的執法行動,包括指控中國軍方研究人員簽證欺詐、並在本週逮捕了數名中共“獵狐”人員。

史達偉指出,針對中共的“統戰”,對等原則極為重要,而這也是特朗普總統一再強調的。他說,過去數十年來,美國允許中國在不對等的情況下與美國社會接觸,但北京卻利用這種不平衡,現在是時候做出自我防衛。

他說,如果北京阻止在美國的外交官自由旅行並與中國民眾交流,在美國的中國外交官也不應享有在美國社會自由行動的待遇;如果北京繼續限制美國和其他獨立外國記者,美國也不應把中國在美國的官方宣傳者視為獨立記者。

他說:“進入我們的社會、經濟,獲取我們的技術無疑幫助了中國發展,但是中國共產黨卻只是變本加厲,更加列寧主義、重商主義,敵視西方。我們現在很晚才匆忙開始保護我們的社會免於被北京改變。恢復對等是基本的一步。”

史達偉在演講的最後表示,中共構成的挑戰是全球性的,自由民主國家應對中共影響和乾預保持警覺,並且相互間協調合作,以透明、對等、公平、問責、法治這些指導原則防止中共從社會內部襲擊。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他發出警告說:“未來的中華治世,如果完全實現,將會是具有侵略性的,它藐視人類自由,居高臨下。中共施加的世界秩序不是基於規則的國際秩序,不是和平解決爭端,不是尊重守法國家的主權,而是要求臣服於北京。監視和控制技術的進步將使世界走向一個新的暴政黑暗時代。”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