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台灣新聞自由度高但信任度低 易受中國影響是其民主挑戰


台灣旺旺集團大樓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1:01 0:00

最近台北地方檢察署撤銷一起誹謗案的消息引起一些外國人士注意。這起訴訟涉及因報導台灣旺中集團旗下媒體中國時報及中天電視接受中國國台辦指令採編新聞的英國《金融時報》記者席佳琳(Kathrin Hille),而在2019年被旺中集團控告誹謗罪的案子。在該集團撤回告訴後,台北地檢署在3月11日做出不起訴決定。

這個案子引起一些美方人士及媒體界的注意,美台商業協會會長韓儒伯在推特上說,旺旺中時集團對席佳琳的“虛假控告”被撤銷是一個好消息,“席佳琳對台灣的報導一般都非常好並值得支持。”

席佳琳曾任會長的台灣外籍記者聯誼會(TFCC)發布聲明歡迎這個消息。聲明說,這個案子根本一開始就不應提出,席佳琳只是在扮演一個記者的教育並告知關於公眾利益事務的角色。 “這是一個台灣法律如何以誹謗罪恐嚇媒體從業人員的例子”,聯誼會呼籲台灣政府確保在台灣的記者能夠在不受這種恐嚇的情形下工作。

台灣媒體報導,旺中集團是在今年初撤回訴訟,原因並不清楚。此前在去年12月,旺中集團旗下的中天新聞台因多次違規,被台灣的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駁回換發播出執照的申請引發極大爭議,反對黨國民黨指責執政的民進黨政府侵害新聞自由,意圖以寒蟬作用使媒體噤聲。不過一向在全世界範圍為新聞自由發聲的非政府組織無國界記者(RSF)卻在一個聲明中稱,NCC的裁決並沒有侵犯新聞自由。

無國界記者的表態讓許多人感到意外,該組織東亞辦事處執行長艾瑋昂(Cedric Alviani) 3月中在斯坦福大學胡佛研究所“捍衛台灣媒體自由”的視訊討論中,對無國界記者在中天新聞換照一事採取的立場做了說明,他也提到台灣媒體自由受到的挑戰。

艾瑋昂說,無國界記者在中天新聞台一事的確做出了“不尋常”的評估,由於該組織對全世界的標準一致,對台灣的標準也適用於其他地方。 “我們說的重點在於,無國界記者的宗旨是什麼?是信息自由。信息的意思是指事實,是新聞事實,不是意見自由,也不是表達言論的自由。”

他說,如果中天新聞一直都是一個意見頻道,或是一個政治頻道或宗教頻道,他不認為國家通訊傳播委員(NCC)會認為它的營運有什麼問題,“問題在於它不並是一個新聞頻道,新聞頻道應該報導事實,不是報導媒體擁有者的意見、不是報導一個政治陣營的意見”,所以當它屢次表現出未能報導事實,它就沒有做到一個新聞頻道應該做到的使命,或是它是在偽裝信息以便服務某一個政治陣營,它已經成為一個宣傳頻道而不再是一個新聞頻道。

艾瑋昂說,現在談論的並非台灣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對中天的裁決是要箝制言論的問題,而是它在處罰一個應該報導事實信息的新聞頻道,“很清楚地,NCC已經好幾次都未能完成這個使命,台灣不知為什麼總是拿西方的新聞自由來作為藉口。”

“新聞自由並不意味沒有規範。”艾瑋昂說,“每一個民主體制都有必要基於公眾利益而對媒體加以規範,正如各個經濟領域一般,否則就變成叢林法則,否則就讓媒體老闆擁有權力,這是不能被接受的。”

艾瑋昂指出,台灣新聞自由在無國界記者組織2020年“世界新聞自由度”的排名中位居43,比2019年的42倒退一名,它仍然算是新聞自由度不錯的地方,可是台灣的新聞信任度卻只有百分之24,在民主體制中算是非常低的,“這已成為台灣民主的主要威脅,因為中國正在利用這個弱點,試圖通過媒體來影響台灣的政治。”

根據牛津大學路透新聞研究所2020年對40個國家和地區調查所做的“數位新聞報告”,雖然中國大陸持續對一些媒體施加經濟及政治壓力,台灣的媒體環境在亞洲地區仍然是最自由及最具競爭性的其中之一,但台灣的新聞信任度(trust in news)只有24%,在全球40個調查國家與地區中排名倒數第3,只高於法國和韓國。

報告指出,台灣的新聞信任度低是因為“台灣人民經常暴露在主流和社交媒體的假信息中”,在媒體品牌中,最受到信任的是公共電視台,最不被信任的媒體是中天新聞台,“與中國大陸有強烈聯繫的網絡通常受到的信任越少。”

雖然台灣民眾對媒體信任度不高,但艾瑋昂也表示,台灣媒體擁有者無意改變制度,因為媒體可支持特定政治人物,政治人物在擁有權力後也不會要求改革幫助他們得到權力的媒體,由於這個原因,無國界記者曾多次呼籲台灣政府和立法委員對媒體做更好的規範,因為台灣媒體擁有完全的自由對人民並沒有好處,“當媒體擁有者在濫用他們的媒體自由時,無論是哪一個黨派對民眾都沒有好處,它是台灣民主的威脅。”

胡佛研究所研究員及“台灣與印太地區”項目經理祁凱立(Kharis Templeman)說,台灣一直都在中共統治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影響力擴張前沿,台灣的媒體業早就是中國共產黨形塑關於中國的敘事目標,許多國家的產業和企業都受到中共壓力改變他們關於中國的公開聲明或行為,事實上目前就有一個針對英國廣播公司(BBC)的影響力活動,但台灣很早就開始,也經常受到這種壓力,“遠比世界上其他國家警覺到中國的影響力活動,以及它對媒體的威脅要來得更早。”

他說,在2018年台灣的地方選舉及2020年總統和立委選舉時,台灣即對中共可能利用親中媒體去支持它所偏好的候選人,並分化和抹黑它不喜歡的候選人有很深的擔憂,這些親中媒體當中的主要嫌疑者就是中天電視及其姐妹頻道中視,後者目前還在持續播出中。

祁凱立說,NCC駁回中天新聞頻道換發執照的理由與其不實或不平衡政治報導有關,NCC稱中天的新聞評論和所有權缺乏透明度,尤其是在這兩次選舉時更是如此。

但他認為,NCC做出此裁決之所以引發爭議也是因為這個機構的獨立性不夠而引人詬病。他說,NCC的成立原本是仿效美國的聯邦獨立機構,希望有一個超越黨派的獨立機構,但它的結構卻無法支持其獨立性,至少從外界的眼光來看,NCC委員的提名、任命和確認,似乎都看不出來它有完全的獨立性。

祁凱立說,事實上所有贊成駁回中天換照申請的委員都是民進黨行政院長任命、民進黨佔多數的立法院所確認,在NCC委員的結構是由行政院長任命、立法院確認,他們的任期是四年的情況下,那麼除非總統、行政當局和立法院能有政黨輪替,否則就會有NCC成員充滿由同一政黨所任命,並且在這一類案子上做出裁決的情形。

不過祁凱立也指出,這種情況並非只有在民進黨執政時發生,之前在國民黨的馬英九時期也是如此,因此他認為以NCC的結構來看,如果它變得很有權力,又很積極的在審查台灣媒體的內容和報導的話,那就會成為一個問題。

無國界記者的艾瑋昂也表示,NCC關於中天頻道的裁決過於輕率,這是令人遺憾的地方,它沒有提供具體證據來支撐它的指控,雖然它有提出一些資料,但那並非具體的證據。由於這是NCC第一次做出不換照裁決,人們可以預期將來這個案例可能會被用來作為對其他頻道的審查標準,尤其是那些可能不屬於同一政治陣營的頻道,無國界記者的立場不是要說,NCC的做法正確或中天頻道不應該存在,事實上這些都沒有發生,中天頻道依然存在,並沒有被鎮壓或關閉,只是它的某個頻道執照沒有被延長。

他說,無國界記者認為,無論針對哪一家頻道,台灣政府和NCC都應該使用相同的標準,這是非常重要的,無論哪一個政黨執政,所有台灣執政者都必須對缺乏新聞標准或新聞道德標準負起責任,在這方面,無國界記者並不認為民進黨的表現有比國民黨好,也認為是時候台灣保護好它的民主。要達到這個目標,台灣必須有一套一致性的規則,並且真正去執行這些規則。

中天新聞台去年12月12日因播出執照到期沒有被換發新照而停播,其上訴也被台北高等行政法院及最高行政法院駁回,這是NCC自2006年成立以來首次拒絕一家電視頻道換發執照。 NCC主委陳耀祥說,中天違規事項明確,其最大問題在於“外部干預”對新聞製播的影響,該委員會7位成員一致決定駁回中天換照申請。

對於《金融時報》的席佳琳關於旺中集團媒體在新聞採編上聽命於中國國台辦的報導,國台辦發言人馬曉光當時也在一個聲明中說,有關報導完全是“無中生有,別有用心”,並稱這是民進黨政府在“通過外國媒體炮製謠言”。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