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世衛大會將開 新冠疫情中台灣是否參與受矚目


台灣衛生福利部部長陳時中(中)率團到日內瓦在世界衛生大會的場外發聲。 (2018年5月21日)
世衛大會將開 新冠疫情中台灣是否參與受矚目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5:08 0:00


台灣還在等待世界衛生大會(WHA)的邀請函。這個世界衛生組織(WHO)的年度論壇將於星期一(5月18日)舉行。世衛大會將開 新冠疫情中台灣是否參與受矚目。下面是美國之音記者鍾辰芳在華盛頓報導

在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中,防疫成效受到全球許多國家讚許的台灣,今年能否參加世界衛生大會受到高度矚目。自2017年至今,台灣就沒有獲邀參加這個全球公共衛生的重要論壇。

《台北法》的作用

不過今年,美國支持台灣參與世界衛生組織的力度加大,不只是因為疫情,由美國國會通過、特朗普總統3月底簽署生效的《台北法》(Taiwan Allies International Protection and Enhancement Initiative Act, TAIPEI Act )也發揮了及時的作用。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要求世衛組織總幹事譚德塞邀請台灣以觀察員身份參加這個大會,一如他的前任這麼做過的一樣。

美國國會參、眾兩黨議員也通過各種不同形式支持台灣參與世界衛生組織,除了提出相關法案,參、眾兩院外委會兩黨領導層甚至直接寫信給全世界超過50個國家的領袖,為台灣參與世界衛生組織發聲。

美國國會下屬機構美中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才發布的新報告,以“北京的致命遊戲”來形容台灣在新冠肺炎疫情中被排除在世界衛生組織外,對國際社會和台灣可能帶來的後果。

魯比奧:台灣可對公共衛生有貢獻

為什麼美國要力挺台灣參與世界衛生組織?美國國會參議員魯比奧(Marco Rubio,R-FL) 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說: “首先,台灣是對疫情回應的領先者,他們有一些全世界最好的做法。我也認為他們受到許多病例的影響,他們將有許多可以貢獻。現在他們是生活在台灣、在世界衛生組織沒有代表性的人群,因為有來自中國對其他所有成員國的政治威脅。所以如果這是關於公共衛生,我們就不應該排除他們的參與。”

在強大的支持聲浪下,台灣是否能參加幾天後就要舉行的世界衛生大會,魯比奧也無法得知:“我不知道下星期會如何,顯然是因為目前既有的規則。美國最終能夠做的,就是我們在那個組織的會員資格是有作用的。”

盧比奧說,他目前要聚焦的是如何有效應對疫情,不過大流行過後,清楚的是世界衛生組織需要進行某種重要的改革,才能恢復它原先創立時的適度功能。其他國家也持相同觀點。所以有意思的是屆時美國是否發揮領導作用,無論是那個組織的改革或是較不那麼理想,但卻有必要的,就是創立一個替代它的組織。

在美國以外,日本、加拿大、澳洲、新西蘭、及英、法、德等歐洲國家也對世界衛生組織也呼應特朗普政府的倡議,發出同樣呼籲支持台灣參與世衛組織與世衛大會。

與台灣有外交關係的14個國家,也向世衛組織提案支持台灣以觀察員身份參與世衛組織及世衛大會。

中國的政治堅持

即便美國和國際社會支持台灣參與世界衛生組織的力度增強,但中國的反對絲毫沒有軟化,強調只有主權國家能夠參與聯合國及其專門機構,台灣作為中國一部分,無法成為世衛組織觀察員。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在星期四(5月14日)的例行記者會上這麼說:“世衛組織作為聯合國專門機構,應該嚴格按照聯合國但會第2758號決議和世衛大會25.1號決議所確認的一個中國原則處理涉台問題”。

趙立堅說, “2009年到2016年,經兩岸協商,在兩岸均堅持體現一個中國原則的'九二共識'基礎上,中國中央政府對台灣地區以觀察員身份參加世衛大會做出特殊安排,這一做法不構成先例”。

世衛組織總幹事譚德塞多次在世衛記者會上面對台灣參與世衛的問題,不過他沒有親自答覆,而是交給其他官員處理。

世衛說法遭反駁

世衛的法律顧問所羅門(Steven Solomon)說,譚德塞無權對台灣發出邀請,他必須獲得世衛194個成員國的授權,而這些成員國對台灣參加大會一事“有不同看法”(divergent views)。

世衛的說法遭到反駁,蓬佩奧、台灣政府、公衛專家、研究聯合國的觀察人士都說,世衛總幹事有權邀請台灣以觀察員身份參加世界衛生大會,過去也有過這種慣例,台灣無法參加大會的唯一理由是中國。

台灣駐美代表處政治組組長趙怡翔(Vincent Chao)告訴美國之音說,“多年來,由於中華人民共和國將台灣的參與政治化,台灣衛生官員被排除在世界衛生組織外,製造了全球公衛覆蓋的缺口,也阻止其他國家分享台灣對新冠肺炎(COVID-19)的成功回應”。趙怡翔說,“我們認為世衛組織總幹事能夠在全球衛生利益的基礎上,依據該組織言明的宗旨決定邀請誰。 ”

台灣外交官與世衛官員隔空交戰

趙怡翔最近在一個華盛頓智庫的網絡討論中與世衛法律顧問所羅門隔空交戰,對所羅門一再援引聯合國和世衛決議,並表明世衛總幹事無權決定邀請誰參加世衛大會的說法提出反駁。

他說,從1950年代世衛組織總幹事即有過前例,邀請馬耳他騎士團(The Order of Malta)作為世衛大會觀察員,並不考慮到這個組織的政治地位,至於所羅門和中國政府一再強調的聯合國2758號決議及世衛25.1號決議,趙怡翔認為這與“觀察員”的資格無關,台灣希望以觀察員身份參與,“並不涉及政治承認的問題”,更何況兩個決議裡“完全沒有提到台灣”,大家只要去谷歌搜尋就知道。

趙怡翔強調,台灣2300萬人在世衛組織的“有效代表”(effective representation)問題,至今仍然是一個沒有被解決的問題,世衛組織的許多成員國也都支持這個論點。

“所羅門先生說,只有成員國們可以決定是否邀請台灣參加大會,但是在2017年,前世衛組織總幹事陳馮富珍曾經提到,她是特地經過中國的批准才對台灣發出邀請函。所以看來在台灣這個例子上,有時候或許單一成員國要比成員國們還要更大。”

趙怡翔呼籲譚德塞“去除中華人民共和國在全球衛生議題上玩弄政治的能力”邀請台灣作為觀察員,因為譚德塞“完全清楚”,這麼做與以往的慣例和世衛組織成立的宗旨一致。

中國對聯合國及其組織的影響力

中國對世衛組織的影響力在這次新冠疫情中已經引起各國注意,許多人批評世衛過於接受中國政府關於新冠病毒的說法,沒有及時對全世界發出警示。

對聯合國及其機構的腐敗問題有深入研究的前華爾街日報記者克勞迪亞·羅塞特(Claudia Rosette)告訴美國之音,自中國經濟崛起後在聯合國及其專門機構的影響力日增,北京通過它在這些機構支持的領導層施行中國的政策,現在它在15個聯合國機構中有4個是中國籍領導,第5個中國能直接影響的,就是世界衛生組織的總幹事譚德塞。

她說:“譚德塞對中國的大量讚美讓我很難區別他所說的和中國共產黨宣傳部門所說的有什麼不同。在一些例子上,我們看到他根本是在撒謊。他在一月時表揚中國的透明化,那時中國政府正在隱瞞爆發疫情的驚人病原體,中國政府那時還允許疫情通過國際航班蔓延到武漢以外。譚德塞在那個時候還在讚美中國的透明化和他們採取多好的行動等等,而那根本就是一個謊言。”

目前是非政府組織“女性獨立論壇”外交政策研究員的羅塞特說,她正在進行關於中國如何在聯合國機構執行其政策的研究,在跟記者講話的當下,她正在看著一封幾年前聯合國機構國際電信聯盟(International Telecommunication Union)與世界衛生組織之間的內部往來函件(internal correspondence),內容是關於一個台灣專家想要參加這兩個機構合辦的一個會議。

羅塞特說,她目前不能透露細節,她能說的是當時由中國籍的陳馮富珍領導的世衛組織在函件上表示,這位台灣專家“必須在申請表上註明是他來自中國台灣省(Taiwan, China),他們甚至不考慮他們的主任已經有指示說,可以允許他以來自台灣的名義申請。”

台灣參與世衛阻礙仍大

台灣大學公共衛生學院教授吳崐裕曾經在2018年參加台灣的世衛大會觀察團,持台灣駐日內瓦辦事處所取得的旁聽證進入世衛大會旁聽議程。

吳崐裕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說,在旁聽席上無法與大會人士交流,也無法參與議程討論,徒具形式其實並沒有太大的意義。如果台灣能作為觀察員,台灣的衛生署長就可以和其他國家的代表團交流,也可以上台發言,並且和世界衛生組織就公共衛生議題合作,這對於台灣在平常能夠及時獲取世衛組織的重要信息非常重要,尤其是在有流行疫的時候。此外,台灣參與世衛也可以幫助其他國家,這也是台灣希望參與的目的。

不過由於中國對世界衛生組織的影響,吳崐裕說,世衛官員的說法可以看出,台灣參與世衛的阻礙仍然很大,雖然作為一個國家台灣有充分權利參加世衛組織,但台灣無法成為世界衛生大會的觀察員和世界衛生組織的會員“是國際政治運作的結果,跟專業沒有關係。”

中國對世衛防疫功能的影響

他說,這次美國從疫情中也學到一個“慘痛的教訓”(learned a hard lesson),那就是未來如果WHO也像這次一樣,在中國巨大的影響力下失去防疫功能,那將對先進國家人民的健康將造成很大的威脅,因此美國和歐洲國家也要思考如何解決這個問題,尋求替代方式來自我保護。

吳崐裕說:“美國這次已經做出極大努力試圖幫助台灣參加世界衛生大會。如果台灣還是無法參加世衛大會,那表示世衛組織和世衛大會仍然受到中國和相關國家的極大影響。它顯示出,如同這次新冠肺炎的例子般,那對美國和歐洲國家人民的生命將有重大影響,所以美國和歐洲國家不能再依賴中國,他們在最近的將來將會尋求其他替代方式來保護自己,不會再依賴世界衛生組織。如果這種情況發生,那對世衛組織會非常不利。”

至於未來保護人民健康的替代方式是什麼,吳崐裕說,那可能包括世衛組織的改革,讓它不再受到中國的支配,如果能夠改革成功,台灣就有機會參加世界衛生組織。

中國與世衛關於台灣的備忘錄

2005年,中國政府與世界衛生組織簽署一個“諒解備忘錄”,對台灣參加世界衛生大會作出許多限制。

台灣政府稱,這個“秘密備忘錄”(MOU)並沒有公開,它規定台灣的醫療公衛專家如果要參加WHO的技術會議及活動,必須在會議開始的5個星期前向WHO提出申請,並轉中國衛生部審核,而且台灣代表必須以個人身份出席會議,其級別必須是處長以下,會議資料一律要註明是來自“中國台灣”(Taiwan, China)的專家。

台灣外交部發言人歐江安說,台灣從未接受世衛與中國的備忘錄,也多次表達嚴正抗議,由於這個備忘錄是中國自行與WHO秘密簽署的備忘錄,台灣並未參與其磋商與簽訂,因此這個備忘錄對台灣不具任何拘束力,台灣政府也多次公開表達“絕不承認、不接受、不執行”此備忘錄的立場。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說,2005年中國與世界衛生組織簽署的諒解備忘錄“不是什麼秘密”,台灣是中國領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中國不需要和任何組織通過簽署備忘錄'把台灣歸於中國' ”。

台灣外交部長吳釗燮駁斥這種說法。他說,台灣有自己的政府,台灣不是中國的一部分,他並指責中國政府宣稱已經妥善安排台灣參與全球衛生事務是“一派謊言”。

台灣參與世衛大會的歷史

2009年到2016年,台灣曾以觀察員身份參加世界衛生大會,當時在國民黨的馬英九政府執政下,台灣與中國在“九二共識”的框架下彼此關係漸趨和緩,雙方也曾就台灣參加世界衛生大會一事展開協商。

2009年4月28日,世衛總幹事陳馮富珍(Margaret Chan)對台灣衛生署長葉金川發出邀請函,台灣在“中華台北”的名稱下以觀察員身份參加當年的世界衛生大會。直到2016年民進黨的蔡英文政府上台,情況開始轉變。

2016年5月20日蔡英文就職,3天後就要舉行世界衛生大會,蔡英文政府在就職日當天,也是世衛大會報名截止日的同一天收到陳馮富珍發來的邀請函,不過上面卻加註了過去不曾出現的字句:“這個機會讓我再次想到,世界衛生組織作為聯合國專門機構,接受聯合國2758號決議及世界衛生大會25.1號決議的指引。”

聯合國2758號決議及世界衛生大會25.1號決議指明,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中國在聯合國及世界衛生組織的“唯一合法代表”。

蔡英文政府上任後,中國堅持以一中原則及“九二共識”作為兩岸交往的政治前提,這個前提不被蔡英文接受,北京當局中斷與台灣的官方往來,台灣也自2017年之後就未曾獲邀參加世界衛生大會。

截至5月14日為止,已經向世界衛生組織秘書處提案的有14個與台灣有外交關係的國家,包括尼加拉瓜、聖盧西亞、斯威士蘭、馬紹爾群島、貝里斯、海地、帕勞、聖克里斯多夫、瑙魯、圖瓦盧、巴拉圭、洪都拉斯、危地馬拉及聖文森特和格林納丁斯。

中國政府批評稱,這種涉台提案的做法目的在於“嚴重干擾大會進程、破壞國際抗疫合作”,中國及國際社會對此堅決反對。

第73屆世界衛生大會預訂5月18到19日以虛擬方式舉行,受到新冠肺炎疫情影響,今年大會議程只聚焦於疫情的討論及執行委員會委員的選舉,世界衛生組織說,可能今年晚些時候恢復大會完成其他未討論的議程。

(美國之音記者李逸華對本篇報導有貢獻)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