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吊照門”十年 中國維權律師處境艱難


湖南維權律師謝陽(網絡圖片)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5:59 0:00

中國人權律師團4月24日就中國律師“吊照門”事件10週年發表聲明,回顧維權律師的艱難處境,稱當局對律師的迫害,導致許多熱播失業,成為世界律師發展史上極為罕見的現象,令人震驚。

2013年9月成立的中國人權律師團在聲明說,過去10年是中國法治全線潰退的10年。包括李和平、周世鋒、浦志強、江天勇、王全璋、謝陽、王宇、包龍軍、謝燕益、余文生、隋牧青等一大批維權律師,不是坐牢,就是被吊銷或註銷執業證,或被非法傳喚,他們中有人被迫流亡海外

十年“吊照”打壓

中國人權律師團又名“中國保障人權律師服務團”,發起人是維權律師王成、唐吉田、江天勇,是一個律師維護自身權益、人身安全、抱團互助的民間團體,宗旨是推進法治,捍衛人權。中國大部分維權律師都是成員。

“吊照”是指司法當局對各地活躍維權律師的停業、註銷、吊照行動。 2010年4月,當局首次啟用新《律師法》,吊銷了劉巍和唐吉田兩位律師的執業證。事件被認為是中國迫害人權律師進入“歷史新起點”。後來的“709吊照門”則對維權律師大抓捕的延續。

2015年律師大抓捕案的維權律師謝陽星期一對美國之音說:“10年前唐吉田、劉巍律師被吊銷以後,中國的法制狀況以及中國人權律師的生存狀態,可以用四個字來表示:每況愈下。2015年的709事件發生後,中共當局對律師的打擊達到高潮。”

王全璋典型案件

“吊照門”10週年之際,輿論密切關注709案人權律師王全璋能否獲准回到北京與妻兒團聚。謝陽對美國之音說:“就在三個小時之前,我接到王全璋的電話,說現在濟南警方已將他送往北京,目前正在辦理移交,將對他進行'剝奪政治權利'的管理業務從山東濟南移到北京。”

王全璋全家星期一當晚終得團圓,網上輿論鬆了一口氣,紛紛祝福這個“盼了5年的團聚”,同時揣測當局這種安排背後的可能因素,例如,中國公檢法系統最近有大人物被拿下…

不過,中國維權律師總體上的工作和生活狀況之艱難目前並沒有根本改變。謝陽律師說:“人權律師的狀態是,工作上舉步維艱。他們的人身自由和他們的職業安全時刻受到威脅。10年來我們能夠很清晰地感覺到,中共對維權律師的打擊在不斷升級。”

余文生家人的辛酸

王全璋與家人團圓的同時,失去自由850多天的維權律師余文生的自身狀況和家境堪憂。他的妻子許艷對美國之音說:“余文生的父母年齡已經大了,父親90多了,兩年半左右沒有看到兒子。最近我回父母那裡一趟,發現余文生的父親不認識我,把我當成客人,忘了我是他的兒媳。這個狀態讓我非常傷心。余文生在家時沒有這種情況。余文生母親最近得了中風,腿走不了路。”

許艷還說,近年來她幾乎每天都在為余文生奔走、維權,非常艱難和辛苦:“我自己兩年半,我幾乎每天都在為他維權,相當高的維權頻率。我既去了江蘇省和徐州市的現場,也去了北京市最高部門的現場,該區的地方我都去了,而且還通過監督信件的方式維權,走遍了中國各個級別的各個部門,我的維權頻率相當高。”

許艷近日發推說,“老公,我真的盡力了,我為你的維權生病了,但是我會繼續努力。余文生律師,你在哪裡?盼著你回家”。

維權律師艱難前行

中國人權律師團的聲明說,除王全璋、余文生,高智晟等律師外,“還有更多的人權律師遭到官方毫無理由的警告或停業處罰;被各種非法手段騷擾,也是人權律師們的家常便飯,甚至家人的正常工作和生活都受到連累”。

聲明還說:“中國當局對人權律師的迫害,導致大量的人權律師失業,成為世界律師發展史上極為罕見的現象,也是中國法制史、世界律師史上令人震驚的一頁”。

謝陽律師表示,中國人權律師似乎也在調整應對策略,在艱難環境中求生存:“整體來說,我們沒有一個統一的方案,也就是怎樣和當局應對。每一個律師根據自己的承受壓力的能力,或者自己所處的環境,靈活處理各自的困境。我們無法形成一個整體,沒有一個統一的方案,現在只能各自為戰。”

不過,中國人權律師團的聲明說,“面對十年至暗時刻,中國人權律師沒有放棄對自由、民主、憲政的追求與熱愛,不會動搖對人權保護和法治中國的期許與信仰,仍將在我們摯愛的這片土地上繼續奮戰,繼續站在捍衛人權的前線,維護法治、捍衛人權。為了社會的公平、正義,我們仍將繼續吶喊、呼喚”。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