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聲討信仰 唱紅歌 感謝黨:一個新疆“再教育營”生還者的證言


中國新疆喀什警察在一座清真寺前巡邏 (2017年11月4日)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0:39 0:00

美國國務院的統計數據稱,中國新疆自治區至少有幾萬名維吾爾人被關押在當局設立的“再教育營”中。流亡海外的維吾爾人和一些學者說,這個數字可能高達近百萬。

近日,一名新疆監獄和“再教育營”的生還者向美聯社講述了自己被監禁期間的痛苦經歷。這是至今為止有關這些拘留設施內部情況最詳實的證言。

現年42歲的奧米爾貝卡利出生在中國,父母是哈薩克族和維吾爾族人。2006年,他移居哈薩克,三年後取得當地國籍。

去年3月,他回中國探親。沒有料到的是,闊別十餘年的故鄉已經面目全非,成了一個監控無孔不入,居民可以被肆意拘禁的地方。

幾天後,他自己也被拘捕。警方說,克拉瑪依市有一張他的逮捕令。那是他十幾年前居住過的地方。

貝卡利被單獨囚禁了一個星期,之後轉送至克拉瑪依市的公安機關。警方審訊的焦點是他和哈薩克一間旅行社的合作事宜。當局說,他們幫助中國穆斯林獲得當地旅遊簽證,目的是協助這些人逃離中國。

“一個班,三個人,不停地訊問。坐的鐵凳子,按他們的說法,是老虎凳子,” 貝卡利回憶說。
他把雙臂伸開,展示自己的身子如何被吊起來,只有腳能勉強夠到地,四天四夜不讓睡覺。

他說,平日裡,他的手和腳被鐵鐐綁起來,再和床拴在一起,身體無法直立,也無法自由活動。

“我睡覺要把我的手掛在鐵門上,就這樣折騰我,折磨我。”

“威脅我要把我的護照燒掉,讓你活著出不去。”

“讓我承認危害國家安全,這是第一;第二就是組織恐怖份子,煽動恐怖份子,包庇恐怖份子。”

在哈薩克外交人員的干涉下,貝卡利被釋放,但是他沒有獲得自由,而是被投入了“再教育營”。

在那裡,他和40個人被關在一間屋裡。日復一日,他們淩晨就要起床,唱國歌,升國旗,然後被帶到一間大房間,唱《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等“紅歌”;他們要學習漢語和中國歷史,特別是共產黨如何在上世紀50年代“解放”新疆。

吃飯前,他們要齊聲喊:“感謝黨!感謝祖國!感謝習主席!”;上課時,他們要一再重複地念:“我們反對極端主義,我們反對分離主義,我們反對恐怖主義。”

最令他難以接受的是,他們要不停地聲討伊斯蘭信仰,自我批評,批評親人。當貝卡利拒絕照辦時,他被靠牆罰站五個小時。一個星期後,他被單獨囚禁,24小時不給進食。在戒備森嚴的營地關了20天後,他想到了自殺。

貝卡利最終被釋放,那是去年11月底的一天,距離他失去自由已經過去了8個多月。

在那之後,他獲准離開中國。但是直到今天,他仍然無法走出那段陰影。

“當你自我批評、否認自己的思想,自己的民族時,那種精神壓力是巨大的,” 他流著淚告訴記者,“每天晚上我還會想起這些,直到太陽升起。我無法入睡。這些想法每時每刻都纏繞著我。”

幾個月後,他的父母和妹妹也被關進了“再教育營”。

“奧米爾貝卡利的案例顯示了中國對維吾爾人,以及近來對哈薩克族人的激進政策,”世界維吾爾大會執行委員會主席歐莫爾卡納特說,“‘再教育營’裡激進的同化運動是我們過去從未見過的。”

美國國會中國委員會發佈的《2017年度報告》指出,新疆維吾爾和阿薩克族穆斯林的宗教自由狀況在不斷惡化。報告援引中國官方的統計資料說,新疆當局2016年的維穩經費為305億元,比頭一年增長了20%。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