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泰國示威者效仿香港人對付警察 “奶茶聯盟”再伸援手


在泰國首都曼谷,警察試圖用水槍驅散抗議者們。(2020年10月16日)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8:43 0:00

成群結隊的示威者們穿著雨衣,打著雨傘,戴著頭盔,戴著面罩;警察們使用警棍,使用高壓水槍……眼前的一幕幕似曾相識,但是這不是在香港,而是泰國首都曼谷。

今年2月,泰國法院下令解散深受年輕選民歡迎的親民主的未來前進黨,引發了街頭抗議,但隨後由於疫情爆發,街頭抗議活動暫時平息。直到6月一位流亡柬埔寨的知名活動人士失踪,使得事態升溫,抗議活動再次爆發。自本月14日以來,泰國首都已連續多天出現抗議集會活動。儘管當局已採取緊急措施,禁止五人及五人以上的集會,但是未能阻止抗議活動。

示威者要求在2014年軍事政變中奪取政權的巴育總理(Prayuth Chan-O-Cha)辭職,修憲,以及王室改革(“辭職、修憲、改革,Resign, Rewrite, Reform”)。泰國王室在精英階層中保持著神聖的地位,並受到嚴格的“冒犯君主罪”法律的保護,任何被判侮辱王室的人都會被監禁。

美國智庫對外關係委員會的東南亞研究員約書亞·科蘭茲克(Joshua Kurlantzick)說,泰國的抗議活動已然更直接地把注意力集中在君主制上,這打破了一個禁忌。

泰國知名活動人士秦聯豐(Netiwit Chotiphatphaisal)也對美國之音說:“這麼多年來,國王在泰國人民眼中不受歡迎,他對宮內和宮外的人都採取殘酷手段,現在人們開始提出質疑,要求對君主制進行改革。”

威斯康辛大學麥迪遜分校(University of Wisconsin-Madison)東南亞研究教授哈珀孔(Tyrell Haberkorn)對美國之音說:“法政與遊行聯合陣線(the United Front of Thammasat and Demonstration)在8月10日首次公佈其10點聲明時,在泰國社會引起了軒然大波。他們在要求君主制改革時,說出了無法言說的話。如今,質疑君主制在政體中的地位並呼籲改革已成為主流。”

泰國政治學者、朱拉隆功大學安全和國際問題研究所所長提塔南•蓬蘇迪拉克(Thitinan Pongsudhirak)則表示,由泰國學生領導的要求改革和變革的抗議活動已經愈演愈烈。他對美國之音說,“前所未有的且意義深遠的是,這已成為年輕人對既定權力中心及舊的政治秩序的一場全國性起義。”

泰國抗議集會藉鑑香港模式

“流水式”的抗議策略,社交媒體的運用,準備雨傘等防護用品抵擋催淚彈,再到通過手勢交流,泰國的抗議集會活動在愈演愈烈之餘,似乎也藉鑑了香港抗議活動中的一些策略和方法。

抗議者們曾經採用的佔領街道的策略讓他們很容易成為警察的攻擊目標,他們已轉而採取類似於香港抗議中的“流水式”(be water)的,更加多變和分散的策略。

哈珀孔說:“來自香港的靈感在上週末得到了明顯的體現。上週末爆發了快速抗議活動,迅速組織並迅速撤離,確保了抗議者的安全,也令當局不知所措。”

26歲的程序員托爾(Tor)從10月15日到10月21日一直在參加抗議活動。他表示,抗議者們會被告知在下午3點前往地鐵站等地集合,然後真正的抗議集會地點會在下午4點宣布,而真正舉行抗議的時間則是下午5點。

他對美國之音說,這一策略使抗議者能夠到達抗議地點,並做好準備,在警察趕到之前設置防禦屏障。警察通常會帶著大批警力和車隊趕來。多次參加抗議的佩奇(Petch)也說,他提前一天左右得知了時間,但臨近約定時間他才得知了地點,這樣可以迷惑警察。

“抗議者真的採用了香港模式的'流水式'策略。他們就像流動的水流。他們的行動非常靈活,計劃可以隨時改變”,參加過抗議集會活動的尼德諾伊(Nidnoi)說。

泰國的抗議者們大多是青年,其中有很多大學,他們與香港抗議者一樣充分利用了社交媒體,會使用推特、Telegram等應用程序來組織、協調抗議集會活動。泰國抗議者們在Telegram上成立了一個主要協調小組後的幾天內,它就擁有了超過10萬名成員。

伊芙(Eve)已經加入了大約10個與抗議者有關的Telegram群組,她說:“與其他聊天應用程序不同,Telegram允許大量的參與者加入聊天群組,參與人數沒有上限。當臉書等頁面公開宣布抗議時間和地點時,Telegram讓我們這些抗議者能夠在內部保持溝通。”

有媒體報導說,泰國政府會採取緊急措施對即時通訊應用Telegram實施限制,試圖阻止抗議活動。

伊芙則相信Telegram是安全的,不會受到泰國當局的干涉。尼德諾伊也對美國之音表示,她不擔心泰國當局監視Telegram,因為在她看來,政府無法干擾應用程序。

此外,雨傘的使用也似乎是泰國抗議者們從香港抗議活動中藉鑑來的。泰國民眾手中的雨傘不再僅僅是預防天公不作美的工具,而是保護自己的利器。

一位參加了上週末抗議集會的16歲的抗議者對《華爾街日報》表示,“我們從香港學到瞭如何保護自己”,“比如,用雨傘來保護自己”。

據路透社報導,泰國抗議活動中一些手勢的使用也與香港抗議者們所使用的相同,泰國的抗議者還開創了一些新的手勢,這些“手語”現在已經得到了普遍的使用,令抗議者們之間的交流更加順暢。

一位19歲的抗議者對路透社表示:“每個人都在互相幫助,一開始,我們得弄清楚人們在說什麼,但通過手勢,就很容易猜出來了。”

泰國政法大學歷史學副教授許佳彭(Sitthiphon Kruarattikan)說:“雖然泰國抗議者從香港學到了一些抗議策略,但年輕一代目前抗議活動的根本原因是泰國政治本身在過去15年裡持續的混亂。年輕一代認為,泰國精英階層一直在努力保持他們在社會中的主導地位,而沒有聽取年輕一代和其他弱勢群體的要求。”

未來局勢走向

有專家表示泰國未來的局勢走向可能會與香港有所不同。科蘭茲克(Joshua Kurlantzick)對美國之音說:“我認為在泰國,如果抗議活動繼續壯大,很可能會有迅速的鎮壓行動——這就是泰國軍方過去處理事情的方式。”

“泰國的抗議活動至少在部分目標上取得成功的可能性要大得多,不過政府鎮壓,新一輪壓制和動亂的可能性也很大”,美國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CSIS)東南亞問題專家格雷戈里·波林(Gregory Poling)對美國之音說。

泰國官員星期二(10月20日)表示,泰國議會將於下週在國會復會前舉行特別會議,以緩解當前的緊張局勢。

泰國瑪希隆大學副教授潘查達(Punchada Sirivunnabood)表示,泰國政府若願對話並回應抗議者訴求,或將緩解當前的緊張局面。

她說:“他們將討論如何解決抗議,以及如何與年輕一代談判。所以我們必須拭目以待,如果政府同意接受學生和年輕一代以及抗議者的某些要求。我認為情況可能比今天好一點。”她說如果政府拒絕抗議者們的要求,那麼將會有更多人加入抗議大軍。

泰國前總理英拉日前曾在推特上呼籲現總理巴育盡快採取適當措施讓國家平靜下來。英拉提到6年前泰國爆發大規模抗議,時任陸軍司令的巴育問她是否能夠繼續領導政府。最後她選擇解散國會下院、提前選舉。她還說,“今天,巴育也面對同樣情景”,她希望巴育能夠“快速做出決定,這樣國家才能平靜下來,繼續前進”。

泰國總理巴育星期四(10月22日)解除了上週發布的《緊急狀態令》和相關禁令,並從星期四中午起生效。

支持泰國抗議者

奶茶聯盟成員及一些香港活動人士在社交媒體上表示支持泰國的抗議者,並稱將與抗議者們團結一致。

“奶茶聯盟” (因泰國、香港和台灣三地的特色奶茶而得名)最初在推特上成立是因為泰國偶像瓦奇拉維特·奇瓦雷(Vachirawit “Bright” Chivaaree)於今年4月所引發的網絡“鍵盤大戰”,但隨後聯盟不斷壯大,開始為民主及更多的政治議題發聲。

推特上的一位網友使用了與泰國站在一起以及奶茶聯盟的標籤,並在推文中寫到:“讓我向泰國表示最衷心的感謝!讓我們互相支持,一起贏得這場胜利!”

還有網友在推特上寫到:“#奶茶聯盟支持泰國人民對民主的要求。”

香港活動人士黃之鋒更是發布多條推文表達對泰國抗議者的支持。他在推特上寫到,“勇敢的泰國人民考慮到繼續進行政府宣佈為非法的抗議活動的危險後果,決定為恢復思想、言論和集會自由而鬥爭”,他還在另一條推文中配上了奶茶圖畫,並對泰國抗議者說,“你並不孤單”。

此外,黃之鋒和立法會議員許智峯等人10月19日還在泰國駐香港領館外舉行抗議,對要求改革的泰國抗議者表示支持。他在接受采訪時也呼籲全世界與活動人士和抗議者站在一起。

香港《文匯報》則說黃之鋒是在利用泰國示威大做文章,報導還說,對於黃之鋒等人又出來刷存在感,有網民便問道:“泰國又關你事?”,並指這些人轉過頭就會搞眾籌。

美國之音泰語組記者瓦薩蒙·奧德哈林特(Wasamon Audjarint)對本報導亦有貢獻。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