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揭開不透明的面紗 減少與中國戰略競爭的誤判


圖為美國傳統基金會2020年發布的全球經濟自由指數。(美國之音)
揭開不透明的面紗 減少與中國戰略競爭的誤判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1:47 0:00

中國在政治、經濟、軍事、科技等方面的崛起,對全球的影響越來越大。反過來,國際社會對中國透明度的要求,也變得越來越高。美國國會重量級議員認為,揭開中國不透明的面紗,了解和弄懂其行動、做法、數字背後的真實用意和目的,可以減少誤判的風險,並在與中國的戰略競爭中“百戰不殆”。

中國透明度報告概要

美國保守派智庫“傳統基金會”日前就即將在本週晚些時候將發布的《2021年中國透明度報告》舉行了一次網上視頻研討會。報告從八個方面揭示了中國的不透明,包括在經濟層面,中國政府公佈不可靠GDP經濟數據等;在能源與環境方面,中國打著“國家機密”的幌子,隱藏其工業項目和環境數據;在軍事方面,獲取中國軍事相關出版物變得越來越困難;在政治與法律方面,中共越來越多地試圖阻止對中國政治的分析,如穩步減少對中國數據庫的訪問,阻止外國學者和機構分析敏感話題,以及公開騷擾國內外學者等等。

傳統基金會亞洲項目主任羅曼(Walter Lohman)在這次研討會上表示,即使在新冠病毒疫情大流行之前,中國就經常為達到其的目而隱瞞、操縱和偽造數據。國際社會對中國透明度的要求,遠遠超出了公共衛生的範疇。

他說,長期以來,缺乏可靠的官方數據一直阻礙著國際社會評估中共政權全方位參與全球事務風險的努力。他說,中國政府如此不透明,是由其政治體制,而非漏洞造成的。源於中國的新冠病毒大流行給美國敲響了警鐘,促使美國警惕中國崛起帶來的一系列威脅。他說,現在越來越多的人在問:“中國還隱瞞了什麼?”

與會的美國國會俄亥俄州共和黨議員夏伯特(Steve Chabot)表示,在中共政府內缺乏透明度與合作的情況下,傳統基金會對中國透明度的研究報告,將有助於揭示在認識中國的過程中存在的根本缺陷, 從而成為我們制定有效政策,應對中國對美國及其全球盟友構成戰略挑戰的關鍵資源。

始終拒絕融入國際秩序

夏伯特議員說,1972年尼克松訪華之後,美國對中國非常友好,希望將中國融入二戰後的國際秩序中,敦促他們成為更加負責任的國際公民。但是,很顯然,美國的希望過於樂觀。他說:“中共從來沒有興趣加入我們的體系,他們反而利用我們與之接觸的努力來對付我們,隱藏他們的實力,投入巨資用於發展軍事力量,制定戰略計劃,按照他們自己的形象重塑世界。”

夏伯特說,毫無疑問,在各個方面,“北京都在挑戰自由世界和我們的主張,即開放社會、自由市場和法治會自動帶來繁榮和公平的文明。”他說,中共用自己的意識形態取代我們的主張,這是顯而易見的,無論是他們對人權的根本漠視,對知識產權的猖獗盜竊,對國際貿易體系的操縱,還是極力地保密和掩蓋疫情。

夏伯特議員指出,在如此多的問題上,美國對中國正在做些什麼的了解是不全面的。他說,“我們認為開放是一種美德,因為在民主社會中,我們的力量直接來自我們的人民。人民有知情權,有權知道他們的代表在做些什麼。”

但是,他說,習近平和中共親信的力量來自分裂、壓迫和操縱,因而中共認為,他們沒有必要跟人民溝通,這意味著他們除了對自己負責之外,不對任何人負責,無論是一帶一路倡議、新冠病毒爆發的源頭、中國真實的經濟狀況、中國的投資決策、中國的人權做法、中國與全球精英合作的努力、北京自己內部的決策機制,還是北京追求技術霸主地位的努力等。對於這些,美國都必須要更好地了解中國的真實情況。

夏伯特指出,由於中國這種對美國生活方式的直接挑戰,美國發現自己處於一場沒有尋求、不想要,但必須要贏得的戰略競爭中。他認為,對美國而言,中國的不透明非常危險。第一,它增加了誤判的風險,因為沒有人完全了解中國正在發生的事情。一方面,中國似乎是不可阻擋的霸主,對整個亞洲和太平洋地區的和平與自由構成了生死存亡的威脅。另一方面,他們似乎受到內部問題的困擾,比如懸而未決的災難性債務和嚴重的人口挑戰。

夏伯特說:“但問題是,如此多的軍事、經濟和商業決策取決於準確判斷中國的軌跡、意圖、能力,以及更直接地判斷他們在哪裡投資和在做什麼。如果不能更好地了解中國的真實活動和意圖,我們可能會反應不足,就像過去40年我們與中國交往的記錄一樣,或反應過度。對於誤判隨之帶來的危險,我們只有更好、更徹底地了解北京的活動和意圖,才能避免。”

可能演變成世界問題

夏伯特指出,中國不透明的第二個危險是,對中國正在發生的事情了解得越少,中國的問題變成世界問題的風險就越大。他表示,如果說美國從過去一年半汲取了什麼教訓,那就是人們生活在一個高度一體化的全球社會,任何國家發生的重大事件都可能以幾十年前無法想像的方式影響地球上的每個人。

他說:“如果北京以誠實和透明的方式更早一點與國際社會分享新冠病毒疫情的信息,它很可能就不會演變成大流行,死亡人數幾乎不會是毀滅性的。即使北京不合作,如果能從中國獲取更多的信息,可能會讓我們更早地看到新冠病毒疫情的到來,為及時處理其所帶來的後果做好更充分的準備。”

美國眾議員夏伯特說,毫無疑問,中國的不透明,是他們有意為之。他們把保密看作是一種資產,無論是在經濟層面,還是在軍事層面。因此,打破這種保密面紗對於幫助我們制定更有效應對中國現在和未來面臨挑戰的決策至關重要。

他說:“如果我們想要贏得與中國的戰略競爭,就需要對中國有比我們現在擁有的更多更深刻的了解。正如中國偉大的思想家孫子所說,'知己知彼,百戰不殆'。”

中共一貫表示,中國是個開放、公平、透明、負責任的大國。在新冠病毒疫情爆發源頭的問題上,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今年6月初表示,“中國一貫本著開放、透明的態度同世衛組織開展相關溯源合作”,為全球溯源工作做出了積極貢獻。

不過,國際社會對新冠病毒爆發的源頭仍存有諸多質疑。6月29日,31位國際知名病毒學專家發表聯署公開信,呼籲再次對新冠病毒開展溯源調查。此前,拜登總統下令美國情報機構調查新冠病毒的起源。七國集團領導人和世界一些著名科學家日前也呼籲對新冠病毒進行第二階段的溯源調查。

今年3月世衛組織專家組對首先大規模爆發新冠病毒疫情的武漢進行了實地調查,得出的結論是,新冠病毒極可能由蝙蝠或其他動物經由中間宿主傳給人類,實驗室洩露的機率極不可能。但是,觀察人士指出,中國在新冠病毒疫情爆發初期隱瞞和掩蓋,以及之後銷毀最初新冠病毒樣本等,無法讓國際社會信服中國所謂的公開和透明。

不透明問題長期存在

美國的中國問題專家章家敦博士對美國之音說,在中共的統治下,中國可能在某個方面有點透明,但總的發展趨勢是透明度越來越少,尤其是在中共領導人習近平的領導下,中國變得越來越不透明。

他說:“我認為中國的統治者故意採取措施將冠狀病毒傳播到中國境外。他們當然不能談論這個。病毒的源頭很可能是從中國生物武器設施武漢病毒學研究所洩露出來的。他們也不能談論這個。他們不能談論新疆的反人類罪行和種族滅絕。現在有如此多的問題是被禁止談的,因此中國無法做到透明。”

非政府組織“透明國際”美國辦公室宣傳總監格雷塔克(Scott Greytak) 對美國之音說,全球有許多獨裁、封閉、不民主和專制的社會,標榜自己是個所謂開放、透明的社會,以此欺騙自己和國際社會,因此中國自稱是一個開放、透明的社會,並不令人意外。

他說,世界上很多腐敗的政府都這樣標榜自己,這並不意味著他們實際上是開放和透明的社會。例如中國在其“一帶一路”倡議中開創了現代史上最不透明的公共採購流程之一,該倡議也是外國大規模腐敗的最強驅動力之一。

他說:“一帶一路倡議是中國戰略性利用腐敗在世界重要地區擴大權力的經濟、政治影響力的主要方式之一。中國共產黨和中國缺乏透明度,這是他們利用腐敗作為促進自身利益手段的更廣泛戰略的一部分。”

格雷塔克說,中國腐敗和不透明的根本原因是,中國沒有民主和沒有強大的競爭性政治氛圍,因此不可能成為一個真正開放、透明的社會。章家敦補充說,只要中共仍然掌權,不透明問題將長期存在。他說,在中國成為一個民主、法治、自由選舉的國家之前,不會變成國際社會所希望的透明的國家。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