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拜登和特朗普貿易政策的差異


特朗普總統(左)與拜登(右)合成照。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1:08 0:00

美國貿易政策在過去4年發生了自二戰以來最顯著的變化。特朗普總統突出關稅的貿易政策極具爭議。另一方面,從貿易戰到技術戰,特朗普的貿易政策也令美中關係發生深刻的變化。而如果拜登勝選,其貿易多邊主義傾向或意味美國貿易政策再次轉向。

上週四(10月22日)晚間舉行的最後一場總統候選人辯論期間,特朗普總統在談到關稅時說,中國向美國付了數以十億計美元的關稅,後來被用作提供給受貿易戰影響農耕者的280億美元的救助款。而拜登則指出,那筆農業救助款是由美國人納稅人繳付的。

特朗普對關稅作為貿易利器深信不疑。而拜登批評特朗普使用關稅的方式最終會傷害消費者。

華盛頓自由派智庫加圖研究所公眾理解經濟項目主任萊恩·伯恩(Ryan Bourne)認為,拜登對關稅的態度是他競選政策議程中有關貿易政策的積極的一面。他說:“我們會看到不穩定使用關稅大為減少。那顯然是一種變相徵稅。”

伯恩:特朗普對華貿易政策影響深遠

伯恩提到特朗普任內美國經濟政策的兩個重大變化,一是稅改,另一個就是過去4年裡不斷升級的對華貿易戰。

對市場而言,貿易戰意味著動盪和不確定性,關稅作為主要的貿易懲罰手段引發巨大爭議。

特朗普政府在與中國的一次不成功的經濟對話後,決定對北京的貿易行為採取行動。在美國貿易辦公室依據1972年貿易法案第301條款對中國進行調查後,特朗普政府開始分階段對進口自中國的產品加收關稅,以此向中國施壓,促其在長期存在的知識產權侵犯、強制性技術轉讓等行為上做出真正的改變。

特朗普對中國輸美產品廣泛徵收關稅後,中國對進口自美國的產品也開始徵收報復性關稅。而關稅導致中間成本升高,最終被轉由消費者承擔。據美國保守派智庫“美國行動論壇”(American Action Forum)所做的估算,關稅每年導緻美國消費成本升高大約570億美元。

特朗普總統曾經說,關稅作為他最樂用的武器,已經有效地令中國和墨西哥做出讓步。特朗普說,美國也會將關稅用於其他國家。華爾街日報報導提及特朗普去年在與保守派活動人士會面時,將關稅稱作“我們國家歷史上最偉大的談判工具。”

拜登:有保護主義傾向的自由貿易者?

拜登對於關稅的態度使他在貿易政策上有別於特朗普。最重要的是,拜登說他在處理具體國家,尤其是中國,在貿易上的具體問題時,會尋求與盟國商討,採取協調的應對和懲罰方式。

對多邊主義的態度是拜登和特朗普在貿易政策上最顯著的分歧。

特朗普在貿易政策上明顯疏遠了多邊機制。他認為通過雙邊談判才能更好地維護美國利益。他不僅將關稅用於懲罰中國,對與盟國間的貿易問題,也同樣施以關稅,例如針對進口鋼鋁徵收的關稅引發歐盟和加拿大的不滿。

拜登對多邊形式的青睞,對特朗普使用關稅方式的批評,加之他過往對自由貿易協議的支持,令他看起來更像一個自由貿易者。這是否意味著拜登會在就任後短期內全面解除特朗普的關稅?

拜登如果當選,他將會繼承特朗普留下的大範圍關稅。目前美國對大約4分之3從中國進口的產品徵收關稅,此外還有美中第一階段經貿協議中中方同意的大額採購承諾。

但是,經濟學人在一篇分析報導中指出,拜登若當選為總統,他不會在短時間內取消關稅,因為他的計劃中仍有一些有保護主義色彩的成分。例如,他支持供應鏈回歸美國,政府採購買美國貨,堅持在美國國內港口間的貨物由美國貨船承運。

拜登的競選顧問薩利文對華爾街日報說,拜登現在持開放態度;他計劃在應對中國方面和盟國協商,採取一致步調。

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的貿易專家加里·霍夫鮑爾(Gary Hufbauer)認為,拜登或會在入主白宮後很快取消美國盟國的關稅。他對美國之音說:“在貿易政策方面,我們猜想,也最有信心的是他將很快取消對盟國和友好國家所徵的關稅,也就是始於特朗普的進口鋁鋼關稅。

霍夫鮑爾甚至認為,如果習近平在拜登勝選後搞“魅力攻勢”,撤銷對部分美國產品的進口關稅,將可能令拜登做出互惠回應。

自貿協議的困局

在貿易協議方面,特朗普在白宮的首個工作日就發布總統行政令,宣布美國退出奧巴馬政府牽頭與太平洋沿岸各國簽署的泛太平洋夥伴協議(TPP)。

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曾表示,中國可能會利用這個協議漁利。華爾街日報在一篇報導中提及,萊特希澤認為TPP會被中國用來主導美國的汽車市場。他說,中國將會向日本和其他TPP成員國出售汽車零部件,再由這些國家將整車運往美國。

萊特希澤反對有關特朗普政府在貿易方面獨來獨往的觀點,稱美國會和歐盟及日本商談統一應對中國。他說,美國與盟國有合作,但他們不能對行動加以否決。

儘管多數觀點傾向於特朗普第二任期將進一步對北京當局施壓,也有意見認為,美中關係在特朗普第二任期也並非無法和緩。一些分析人士認為,特朗普第二任期內,可能重啟美中貿易協議談判。

但是,分析人士指出,拜登即便在貿易問題上會有別於現政府,卻並不會走得過遠。在鋼鋁關稅方面,拜登若希望改善與歐洲盟國關係而撤除特朗普所徵關稅,將需要考慮在競選中支持他的工會反對撤關稅的態度。

華爾街日報一篇分析報導認為,拜登希望淡化貿易政策,說他在給中產階級帶來巨大提振前,他不會簽署新的貿易協議。

一些意見認為,前副總統拜登或許會考慮加入11個原TPP協議成員國形成的新的貿易協議。拜登曾表示首先需要就協議做重新談判。

華盛頓智庫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的貿易專家、克林頓政府貿易官員威廉·萊茵施(William Reinsch)對華爾街日報說,拜登的說法是經過時間驗證的民主黨策略,即先宣稱對現有協議不滿意,然後談判做些小的改動,最後宣布問題解決。

拜登貿易政策中的“後門保護主義”

拜登在貿易政策上更要面對來自國會民主黨的阻力。霍夫鮑爾對美國之音說:“我認為,公平地講,民主黨總體上對貿易協議沒什麼熱情。如果他們想達成某個協議,民主黨會在其中加入一系列社會問題條件和氣候問題條件,讓協議難談難成。”

霍夫鮑爾認為,拜登即便當選,也別指望在其任內早期簽署真正的貿易協議。

加圖研究所經濟政策專家伯恩將拜登宣稱在貿易談判中加入勞工保護和環保問題的做法是走“後門保護主義。”但是他認為,這樣的後門保護主義對貿易的阻礙作用仍不及關稅。

“後門保護主義”通常是指政府用不明顯的方法暗中施加的保護主義。

華盛頓保守派智庫傳統基金會的財政法規研究員喬伊·格里菲斯(Joel Griffith)認為,從以往的公開記錄看,拜登在多邊貿易協議上的態度並不是單一的。

格里菲斯對美國之音說:“他曾經支持多邊貿易協議。但是我認為,從政治方面看,考慮到他的基礎支持者,還有他的民主黨根基,甚至在共和黨中表現出的越來越強的保護主義傾向,我不認為他在政治上有多大機會推進那樣的多邊協議。”

格里菲斯:特朗普連任或促成美台自貿協議

相比而言,格里菲斯認為,特朗普若成功連任,或會簽下幾個自由貿易協議。他說:“我認為,你將會看到和脫歐後的英國達成一個真正的自由貿易協議的努力,而且有可能和台灣達成自由貿易協議的跡象。那將是自由貿易的巨大勝利。”

格里菲斯所說的跡象,是今年夏天美國衛生和人類服務部長阿扎爾對台灣的訪問。格里菲斯說,包括他在內許多人將那次訪問視為美台達成自由貿易協議的先期動作。

不過,格里菲斯指出,不論屆時是拜登總統,還是特朗普總統,美國需要遏制中國竊取知識產權和貿易欺騙行為。他說,美國需要就此採取即刻行動,但全面關稅、全面貿易戰都不是解決問題的辦法。他說,那樣不但會傷及我們的大公司,也會傷害到中產階級消費者。

華爾街日報援引特朗普政府高級官員的話說,特朗普若贏得連任,他應當會加大對北京施壓。在特朗普第一任期內,美中貿易爭端已經延燒為技術戰,而且已經深入到國家安全範疇。

貿易政策在更大範圍用作懲罰北京的利器

特朗普政府也延續著將貿易政策與人權和國家安全掛鉤的做法,例如針對中共當局在新疆對維吾爾等穆斯林少數民族人權侵犯行為採取的懲罰舉措,以及將可能威脅國家安全的中國公司列入實體清單涉及美國國家利益等方面的行為。美國商務部迄今已經將約300家中國公司列在實體清單中,其中半數與華為有關聯,這些公司“上榜”原因包括技術竊取、情報活動,以及中共當局在新疆的踐踏人權行為。

儘管普遍認為拜登當選會緩和美中緊張關係,但並不意味著全面取消關稅,甚至在一些領域,例如科技業,美國會保持警覺。

哈夫鮑爾說:“我不認為在技術控制方面會有鬆動。或許實體清單覆蓋面會縮小到一些具體產品。”

至於一段時間來談論甚多的美中脫鉤,哈夫鮑爾認為,脫鉤會繼續,只是在拜登政府時期的進展不會像在特朗普時期那樣快。

伯恩和哈夫鮑爾都提到特朗普和拜登競選中都有針對中國的批評。伯恩說,特朗普的強硬在貿易方面有所表現;而拜登則表現在其他方面。

伯恩說:“我認為在接下來的選舉後不久就給貿易戰熄火在政治上是極不可能的。”

這種政治上的不可行是基於新冠病毒疫情導致民眾對中國的敵意升高。皮優研究中心近期的一個調查顯示,73%的美國人對中國抱負面看法。拜登不會在這樣的情形下很快撤銷已經加徵的關稅。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