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反性騷擾之火 燃燒到美國司法界


2017年6月15日川普總統(中)在美國聯邦最高法院與大法官們合照。圖為首席大法官羅伯茨(左五)。

從美國演藝界開始點燃的反性騷擾之火,已經燒到了擔負著秉公執法,公平斷案之責的法庭,而且大有愈燒愈旺之勢,就連美國聯邦最高法院的首席大法官羅伯茨也高調應聲,表示要對美國司法界內部的行為和政策標准進行評估和門戶清理。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6:27 0:00

從美國演藝界開始點燃的反性騷擾之火,已經燒到了擔負著秉公執法,公平斷案之責的法庭,而且大有愈燒愈旺之勢,就連美國聯邦最高法院的首席大法官羅伯茨也高調應聲,表示要對美國司法界內部的行為和政策標准進行評估和門戶清理。但是,一些法律專家警戒人們不要把法律問題政治化,強調在有關訴訟中應當通過正當法律程序來確保司法的公正性。

羅伯茨:法庭未能倖免

聯邦最高法院大法官羅伯茨在2018年前夕公佈的“2017年聯邦司法部門年終報告”中承諾新年開始要對司法部門的行為標準及糾正不當行為的程序是否恰當展開調查,確保每位法官和每位法庭僱員有一個模範的職場。他說,最近發生的事件反映出職場性騷擾問題的深度,說明司法部門未能倖免。

此前,位於加州的聯邦第九巡迴上訴法院法官艾利克斯科津斯基在被法庭書記員等10多名女性指控性騷擾後宣布辭職。聯邦第九巡迴上訴法院之後對有關指控展開調查,但是為確保程序的客觀公正,這個調查目前被移交給在紐約的聯邦第二巡迴上訴法院司法委員會。

該事件後,羅伯茨授權美國法院行政管理局組成一個工作小組,考慮是否對以下事項進行修改,司法部門的行為準則,包括法律書記員在內的僱員指導方針,保密和對不當行為的舉報,以及調查和處理不當行為投訴的規則等。

書記員在權力下的訴求

同時,全美各地近700名法律人士,包括480名前法律書記員,83名現職法律書記員以及120名法律教授聯名上書給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羅伯茨,要求對司法部門處理性騷擾和不當行為投訴的方式進行有意義的改革。

這個行動的組織者之一、佛羅里達州公共辯護人克萊爾馬迪爾說,她擔心,在目前的體制下,被舉報的法官知道後可能會進行報復,這對剛剛步入社會並開始從事法律書記員的學生來說是要竭力避免的。

馬迪爾說:“因為這個原因,我們強烈推薦設立一個全國舉報系統或某種替代性舉報系統,使法官在調查的初期階段不會立即知道你舉報了他,因為這有可能對你的事業造成嚴重後果。書記員是你在還沒有其它法律經驗時開始法律生涯的第一步,特別是在應聘搶手的工作時,未來的雇主將依賴你所跟從的法官的推薦。所以,你要不惜任何代價不讓你和法官的關係搞砸。”

專家強調走正當法律程序

哈佛大學法學院退休教授兼律師艾倫德肖維茨指出,一方面,司法部門不能凌駕於法律之上,另外一方面,任何被指控的一方,包括法官在內,都有權確保針對他(她)的指控準確和真實,而沒有過分誇大。

他說:“我認為,對法官和任何司法人員實行問責是非常重要的。但是,司法部門比任何其它政府機構都更應保持公平以及保持公平的形象。因此,當某項指控出現時,要讓指控方以及被指控方都能得到正當法律程序。”

針對一些人士提出,發源於美國的“我也是”運動(亦即我也受到性騷擾)走得太遠了的說法,德肖維茨教授指出,任何運動都有走向極端的危險。

他說:“關鍵是要確保沒有人被誣告,每個被指控者都有機會為自己辯護,表明無辜以及提出減罪因素,關鍵是確保公正客觀,不將事件政治化。”

審議須獨立於司法之外

得克薩斯州律師泰克萊文傑以向不良法官挑戰而知名。 2014年,他代表一名前法庭書記員投訴德克薩斯西區聯邦地方法院法官沃爾特•史密斯。這名書記員指控史密斯對她性騷擾。 2015年,聯邦第五巡迴上訴法院司法委員會對史密斯進行了紀律處分,並責令他停職一年,但判定此事沒有到達彈劾的地步。史密斯2016年9月退休。此事也就不了了之。

克萊文傑認為,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羅伯茨提出對司法部門進行審議的舉措向正確的方向邁出了一步,但由法官審議被指控的法官具有官官相護之嫌。

他說:“聯邦參議員格拉斯利曾建議設立一位獨立的督察長,授權他對司法人員的任何失當行為,無論是否涉及性行為,進行調查。我認為,絕對需要促成這件事。必須有一位獨立於司法部門之外的人對這類指控進行調查。”

性騷擾的定義及評判標準

賓州匹茲堡大學法學院教授阿瑟赫爾曼說,聯邦最高法院和下級法院都處理過不少性騷擾的案子,但由於社會的規範和要求不斷改變,有關法律也在隨之更新,因此,這個領域處於不斷的演變過程之中。

赫爾曼說:“很多在30年前,20年前,甚至10年前都可以接受,至少是可以容忍的行為,在今天已經不能為人們所接受了。這就是為什麼這個問題棘手的原因,因為它沒有一個衡量的標準。比方說'不可殺人'這條誡命,它是一個長久以來所遵循的標準。但是,性騷擾的標准在發生迅速的變化。聯邦最高法院設立的這個工作小組要解決的問題之一是當今的標準是什麼。”

赫爾曼教授指出,聯邦司法部門有一個安全的工作環境尤其重要,因為它往往要作出涉及人身、產權和金錢的生死攸關的決定,因此保持這個體制的公信力非常重要,其中的工作人員不僅要作出正確的判決,而且要為人端正。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