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沒有免費午餐”- 中國在東南亞的疫苗外交


“沒有免費午餐”- 中國在東南亞的疫苗外交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9:10 0:00

隨著中國研發的COVID-19新冠疫苗進入三期實驗,北京及其大型製藥公司開始許諾有戰略利益的國家使用疫苗的優先權。在南中國海問題上與中國有領土爭議的東南亞國家成為了北京疫苗外交的一個重點。

中國外交部在7月承諾將為菲律賓提供疫苗的優先使用權。中國大型製藥公司科興生物(Sinovac)在8月與印度尼西亞國有製藥公司PT Bio Farma簽訂協議,將未來每年為印尼提供2.5億隻疫苗。 9月初,楊潔篪訪問緬甸,承諾中國疫苗研製成功後願意優先同緬甸分享。

“對於這個地區很多國家來說,不管他們在南中國海或是其他問題上對中國有甚麼不滿,新冠疫情是首個要解決的問題”,美國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CSIS)東南亞問題專家格雷戈里·波林(Gregory Poling)對美國之音說。

“他們可能覺得北京咄咄逼人,或是不願意在衝突中保持緘默,但是如果中國疫苗是他們唯一能夠獲得的疫苗,那他們會不惜一切代價”,波林補充道

“我非常擔心中國選擇疫苗最惠國”,美國喬治城大學全球公共衛生法教授拉里· 高斯廷(Lawrence Gostin)對美國之音說,“這些國家需要付出很高的代價…而救命的疫苗不該涉及政治和影響力考量。”

新冠肆虐東南亞

東南亞國家對於新冠疫情的控制並不理想。根據統計,印尼和菲律賓是該區域確診人數最多的國家,分別有20萬和近25萬確診病例。兩國政府在疫情開始時都應對不力,也招致了當地民眾的批評。

新加坡目前有近6萬確診病例。而公共衛生條件不佳的緬甸,最近也出現了新冠疫情的爆發性增長。

“有效疫苗的價值不可估量”,高斯廷說,“這將是近代史上最重要的醫學資源。拯救生命,重啟經濟。

在全球新冠疫苗研究中,美國、中國、英國都處於領跑者行列。目前,中國有兩種滅活疫苗以及一種腺病毒載體進入三期臨床試驗。中國說,科興的CoronaVac疫苗已經被證明足夠安全,並說高危的公共衛生從業者已經接種此疫苗。但與此同時,中國在巴西、印尼和其他地方的大型臨床試驗還需要個把月才能得出科學結論。

美國和英國也有數個潛在的有效疫苗進入三期。不過在東南亞,只有杜克-新加坡國立大學醫學院和美國製藥廠商Arcturus Therapeutics聯合研發的疫苗進入了人體試驗階段。

飽受新冠折磨的印尼和菲律賓缺乏研發疫苗的條件,他們知道自己只能將希望寄託在國外。然而,包括美國、英國、日本在內的發達國家政府已經提前與各大藥企簽訂購買協議,美國衛生部長阿扎爾則表示只有在本國疫苗需求全部滿足後才會考慮與他國分享疫苗。

“即使他們想要購買疫苗,他們也得排隊,東南亞國家的選擇似乎只有中國和俄羅斯”,波林說。

擱置爭端 先拿疫苗

中國境內的新冠疫情已經得到有效控制,相比其他國家,中國可能有更多的迂迴餘地來與其他國家分享疫苗。

儘管新冠肆虐,今年北京對於南中國海的主權聲索咄咄逼人,招致美國和相關聲索國的不滿。美國國務卿蓬佩奧7月宣布中國在該區域開採資源的做法是非法的。 8月,澳大利亞代表團在一份對聯合國的正式聲明中也使用了這樣的字眼。

特朗普政府8月底宣布對24家公司實施制裁,這些公司參與了九段線內中國建設人工島的項目。

同時東盟國家在今年早些時候也採取了更加強硬的立場,印尼聯合其他國家,希望推進涉及南中國海的《中國東盟行為準則》。越南作為輪值主席國,公開批評中國在該區域引起衝突的行為。

波林說,這也就是為甚麼他並不認為越南能夠優先得到中國疫苗。

“越南已經預訂了一大批的俄羅斯疫苗,這告訴你,河內對於需要依賴北京的想法有多麼排斥” 。他說。

此前,人們期望印尼能夠在東盟與中國在南中國海問題的磋商中起主導作用。然而,隨著印尼國內新冠疫情的爆發---在過去10天,該國的病例從不到兩萬例增長到20萬例----地緣政治被放到了一邊,“尋找有效疫苗已經成為了最重要的任務”,帕拉馬迪那大學(Universitas Paramadina)外交學院院長西斯卡·巴巴旺寧迪亞斯(Dr. phil. Shiskha Prabawaningtyas) 對美國之音說。

她補充,印尼政府和媒體似乎都對中國的疫苗採取比較歡迎的觀望態度。

“包括社交媒體在內的傳媒似乎都更加聚焦在(中國)疫苗具體甚麼時候能研製成功並投入使用”,西斯卡說,“中國也希望通過將疫苗輸出到東南亞國家而佔據未來的疫苗生產線。”

菲律賓方面,該國總統杜特爾特由於對疫情處理不利而在國內飽受批評。他在7月發表全國電視講話時說,已經請求習近平優先考慮將疫苗分享給菲律賓,同時他說不會在南中國海問題上與中國衝突。 “中國稱對西菲律賓海擁有主權,我們也表明擁有主權,但是他們有武器,我們沒有,就這麼簡單”,杜特爾特說。

波林說,從這些例子可以看出來,獲取中國疫苗是要有地緣政治方面的代價的。

“我認為中國外交官不會去說,你們要支持我們的立場來換取疫苗,但是期待值就是這樣。如果你想要優先獲得疫苗,那麼你必須不能踩到中國的紅線,而南中國海就是其中之一。”

緬甸也是一個需要關注的國家。緬甸即將在今年11月舉行大選,“中國希望目前的執政黨、國務資政昂山素姬(Aung Sang Suu kyi)領導的緬甸全國民主聯盟能夠勝出”, 緬甸活動人士,智庫坦帕迪巴研究所(Tampadipa Institute)所長欽佐溫(Khin Zaw Win)說。他補充道,這屆政府與中國的關係良好,包括中緬經濟走廊這些項目都基本落實,中國希望繼續擴大其在緬甸的影響力。

“一個成功的疫苗只會加強這層關係”,欽佐溫說。

但是他補充,大部分民眾對於中國疫苗和中國提供疫苗的動機都充滿不信任,與此同時,緬甸會為疫苗的優先使用權付出代價,這包括進一步擴大與中國的經濟往來。

所有領跑的中國製藥企業都擁有自己的製藥設施。國有的中國生物技術股份有限公司每年能夠生產2億隻疫苗。目前,北京沒有公佈與其他國家達成協議的細節。

美國外交關係委員會(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全球衛生高級研究員黃嚴忠肯定了中國願意與其他國家分享疫苗的做法,但是他說,中國高調的疫苗外交是有風險的。

“我認為一方面來說,這跟美國的疫苗民族主義相比,中國至少向第三世界國家,或者一帶一路國家提供了疫苗”,他對美國之音說,“但是這樣做也有一定的風險。在這些國家無法進行輿論控制,一旦這些疫苗在這些國家出現了嚴重的不良反應,或者說被認為不夠有效,當地如果出現爭議,這實際上對中國的國際形象會造成不良影響。”

波林則認為,馬尼拉是最可能出現反中情緒的地方。

“南中國海帶來的反中情緒,以及杜特爾特由於新冠應對不利支持率降到低點,如果中國的疫苗外交真的適得其反或造成公眾憤怒,這大概率會發生在馬尼拉”,他說。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