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中國開兩會之際“天安門母親”發祭文並致領導人公開信


2016年6月49日,部分六四難屬在北京万安公墓為27年前遇難親人祭酒。 (圖片由天安門母親提供)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0:58 0:00


中國召開一年一度的人大和政協會議之際,“天安門母親”群體發表長篇祭文並致中國國家領導人公開信。

“天安門母親”授權“中國人權”發表的祭文和公開信說,30年前,全副武裝的戒嚴部隊動用機關槍、坦克屠殺手無寸鐵的和平請願青年學生和市民,至今無法平息內心的創痛。公開信再次呼籲中國的當權者直面歷史,與“六四”受難者群體展開真誠的對話,把“六四”問題納入法治軌道解決。

天安門母親運動是前中國人民大學哲學系副教授、六四事件死難者家屬丁子霖等人發起的聯同一群在六四天安門事件中喪生的母親組成的組織,宗旨是要求中國領導層平反八九民運,並向六四死傷者家屬公開道歉。

“天安門母親”群體致中國國家領導人的公開信說,她們年年寫公開信,然而石沉大海,歷屆兩會代表與國家領導人“均傲慢地對待我們的訴求”,善意與誠意換來的只是公安、國保、國安對難屬的更為嚴厲的控制。

“天安門母親”發起人之一丁子霖對打採訪電話的美國之音記者說:“我不便接受採訪。”

丁子霖17歲的未成年兒子蔣捷連1989年6月3日晚在前往天安門廣場途中,在木樨地附近的復興門外大街前被子彈擊中喪生。

丁子霖幾年前接受西方媒體採訪時表示,每年六四周年前後的日子,當局都會在她家門口監控,攔截採訪的記者和訪客。

“天安門母親”的公開信說,凡是參加公開信署名的六四死難者親屬都生活在中國政法部門的關注之下,“一到敏感時期家門口就被人和車站崗放哨,不得隨意外出和接待來客,即便被允許外出,也有警員(或便衣)、車輛相隨。電話被竊聽、電腦被‘駭客’”,但是作為“守靈人”和 “守望者”,天安門母親不會被高壓所壓倒。

丁子霖希望告訴所有關心她的人:“謝謝。我很好。”

中國政府表示,六四事件的性質早已定論,並嚴厲限制任何有關的討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