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人權律師丁家喜的妻子稱 丈夫被當局以煽顛罪拘押邊遠山區


2014年4月8日,當中國人權律師丁家喜在北京市海淀區法院受審的時候,外國外交官站在法院外面資料照。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7:30 0:00

人權律師丁家喜的家人6月23日證實,中國山東臨沂警方已正式逮捕丁家喜,罪名是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並將其拘押在邊遠山區。他的妻子正在為丈夫尋求法律援助,有關律師表示,當局處理公民運動人士的方式“小題大做”。山東警方是6月19日逮捕丁家喜的,通知書隨後送交給了丁家喜的姐姐丁家蘭。

丁家喜其人

丁家喜,1967年8月生,湖北省宜昌人,北京航空航天大學畢業後改行當了商業律師,是中國新公民運動主要活動人士之一。 2013年被當局以“非法集會罪”拘留,罪名後轉為“尋釁滋事”,“聚眾擾亂社會秩序”。 2014年他因要求政府官員公開財產獲罪,服刑3年半。

2019年12月26日,丁家喜在北京被山東警方非法抓捕後失聯,直到2020年6月19日被正式逮捕。其律師年初獲知丁家喜被抓罪名是涉嫌“煽顛罪”,並被“指定居所監視居住,不予會見”。

被拘押於偏遠山區

警方逮捕通知書顯示,丁家喜已被轉到位於魯東南山區與蘇北交界的臨沭縣青雲看守所。地圖顯示,臨沭縣百公里內只有兩個機場:連雲港市的白塔埠機場和臨沂機場,大型民航機場則位於幾百公里外的徐州。

面對偏遠的拘押地,丁家喜的妻子羅勝春對美國之音說:“他們(當局)把這個看守所定在臨沭縣青雲鎮看守所,我到現在還沒有在地圖上找到它。這是明擺著要給律師會見家喜製造不必要的障礙,因為這個地方交通極不便利。律師一般都非常忙碌,說實在的,這樣一下子難住了很多律師,用心險惡。可以看出,當局很不願意讓人會見家喜。”

羅勝春說,疫情也給請律師增加變數,目前律師外出往往還要接受核酸檢查。另外,她很擔心丁家喜指定居住期間是否遭受酷刑,因為她寄出的11封信件沒有一封送達本人,因此需要盡快安排律師去前往會見,而當局偏偏安排的拘押地如此偏僻。羅勝春說,丁家喜的案子和山東臨沭縣“沒有半毛錢關係!”。

公民社會事件

維權網報導,丁家喜被控煽顛罪與去年底20多名維權律師和人權活動人士在廈門的一次聚會有關。許志永、丁家喜等新公民運動成員聚會討論中國公民社會的建設、以及時事政治和國際形勢等問題。 12月26日,丁家喜、張忠順等4人被捕,其他人有的逃亡,其中有許志永。這就是所謂“12.26”案。

羅勝春對美國之音說,收到這個通知書肯定表明,當局又在給丁家喜強加罪名,非常讓人氣憤。廈門聚會與中國公民社會建設毫不衝突。

據她介紹,丁家喜和他的這些朋友的聚會,首先是一個很鬆散的聚會,就是朋友間的一次見面,當局抓住這個事件是赤裸裸的一個藉口,是想把丁家喜和許志永等人關起來。

羅勝春說:“這次會議就是公民之間的一個信息分享,分享當前國際形勢,當前國內形勢,大家都是你有你的觀點,我有我的觀點,作為一個公民,我們能為這個國家做點什麼。家喜和許志永他們從來沒有要推翻政權,向來倡導的就是公民社會建設,讓大家做一個符合憲法規定的各項權利的堂堂正正的公民,所做的一切都是符合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和各項法律所規定的權利,和中國的法制建設完全一致。”

廈門聚會效應

維權網說,這次廈門聚會是中共繼2015年709抓捕案後,對丁家喜、許志永等人權律師和維權人士再下的一次重手,引發國際社會關注。

“中國公民運動”報導,聯合國的獨立專家5月曾聯名發出致中共的一封質詢信,稱丁家喜等參加的那次廈門公民聚會遭打壓,是中國異議人士被廣泛打壓的事件之一,中共將傳喚、逮捕和強迫失踪,變成了對捍衛人權者的恐嚇模式。

羅勝春等人今年1月在華盛頓白宮會見了美國白宮國家安全委員會官員,美方官員對被羈押人的遭遇表示關切。

“12.26”案後,許志永逃亡期間發表“勸退書”,嚴厲批評習近平對新冠病毒肺炎疫情以及香港反送中運動的危機處理無能,並直言“習近平先生,您讓位吧”。

蝴蝶的“底層情懷”

劉建軍是廈門聚會參與者張忠順的律師,談到因廈門聚會受到牽連著的命運時,他對美國之音說,張忠順目前“取保候審”,已經回家,但是被告知不得接受媒體採訪。丁家喜,許志永、張忠順這些人“非常勤奮”,而非為了個人私利,否則他們“賺個幾百萬都是很簡單的事”,他們有一種“關心底層老百姓的情懷”。

丁家喜在一次法庭上做了題為“我要做一隻蝴蝶”的最後陳述,他說,為了推動官員財產公示,他們發了十萬傳單,製作了一百多橫幅,兩次上街,七千多個簽名。不過,中國有官員財產公示概念的人不到一百萬人,13億人的千分之一都不到。

丁家喜說:“我的行動微不足道,我也不後悔,這是良心告知我應該做的事。我要做一個有態度、有聲音的中國公民。我要做一隻蝴蝶。蝴蝶不停扇動翅膀,一定會引發社會變革的颶風”。

拼業績或“小題大做”

談到丁家喜等公民運動人士以及廈門聚會事件,劉建軍錶示,不知道他們被捕的真正原因,對情況了解也不是很清楚。

他說:“我和丁家喜、許志永等都算是熟人,感覺這些人的境界都是挺高的,無論做人,還是做一個公民,他們一直希望中國共產黨能夠放棄獨裁,允許老百姓參加國家的建設,推動憲政嘛。如果只是因為參加過(廈門)聚會,主張國家和平轉型,走民主憲政,給老百姓一定民主權利,我覺得沒有什麼問題。他們沒有見不得人的野心,即便有雄心,爭取選票,也是光明正大的。”

劉建軍說:“我感覺,中國的公檢法有時候,也不是出於政績的需要,還是其他什麼原因,他們現實中小題大做是經常的。我覺得,只要他們不是組織暴力運動,僅僅是發發言,批評批評政府,批評國家領導人,都應該容忍,當局應該容忍一下。”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