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除牌”正式生效 華爾街對中國紅利進退兩難


紐約證券交易所街景(路透社)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7:55 0:00

星期一 (1月11日),美東時間上午9:30之後,三家中國與軍方有聯繫的電信公司股票交易,被紐約證券交易所正式停止。這是紐交所經過兩次掉頭後,回到12月31日的起點,最終將這幾家公司除牌。與此同時,美國政府上星期五(1月8日)進一步更新了金融制裁一批中國軍方公司的名單,華為等三十多家公司上榜。有分析稱,除牌還是分紅,這是美國面對中國成長的兩難境地 。

美國財政部不再含糊

這三家公司是中國電信(CHA, China Telecom Corporation Limited), 中國移動有限公司(CHL, China Mobile Limited),和中國聯通(香港)( CHU , China Unicom HK Limited)。它們都是公開的央企或者央企全面控制的子公司。

紐約證券交易所1月6日發表的聲明宣布,紐約證券交易所監管機構決定,繼續對這三家證券發行商予以名,以遵守美國法律;該決定基於美國財政部外國資產控制辦公室2021 年1月5日提供的最新具體指導原則,於2021年1月11日美國東部時間上午9:30之後,美國人不能對中國電信股份有限公司、中國移動有限公司和中國聯通(香港)有限公司進行交易。

紐交所分管上市公司的媒體經理朱迪·肖(Judy Shaw)對美國之音表示,紐交所將不在公開聲明之外就該問題發表更 多評論。

美國財政部說,其禁令“適用於任何中共軍事企業的公開交易證券的衍生產品,或者旨在提供投資敞口的任何證券,包括美國存託憑證(ADR)在內。”

“美國證券交易所”(AMEX)退休執行董事傑伊·博諾(Jay Bono)告訴美國之音:“美國財政部長姆努欽1月5日親自給紐約證券交易所的總裁史黛西·坎寧安女士(Stacy Cunningham)打電話表示,我來說清楚,這三家公司在美國軍方的清單上,必須以那份清單為准予以摘牌。”

博諾稱,紐交所在首次宣布將把這三家公司除牌之後,向有關部門進行了遊說,於是出現了可以免除除牌的事態發展,直到最後被美國財政部叫停而“維持原判”。

不過,博諾表示,隨著美國新政府上任,對這些公司的金融決定也有可能會再度扭轉,“或者是暫停”。他說:“從技術上講,美國的證券交易所不能只依靠本國公司上市,而是需要外國公司參與。有誰比中國更大、更重要呢?”

博諾也指出,中國的模式一直是國企和私企之間沒有明確的界限;當年的日本也有類似現象,“當然,日本是自由民主政體,而中國卻並非如此。獨裁政體造就不公平競爭,這是美國所感受和擔心的。”

美國前國家安全顧問赫伯特·雷蒙德·麥克馬斯特(HRMcMaster)上星期在胡佛研究院說:“中國共產黨想以自由社會為代價來實現其民族復興;具有類似想法的國家必須攜起手來,阻止中國輸出其國有經濟和獨裁政治模式。”

對各方衝擊何在?

《紐約時報》說,這次行動將可能在特朗普任期的最後時刻,加大美中之間的緊張,而且“除牌決定的一再反複,也反映了美國政府內部在如何拿捏對華路線強硬程度上一直存在的緊張。國防部和國務院尋求更廣泛地理解特朗普的行政命令,以阻止美國人投資與中國軍方有聯繫的公司。”

中國外交部稱,美國政府的決定“將損害美國國家利益和自身形象,也將損害美國資本市場的全球地位。”

紐約天驕基金管理公司總裁郭亞夫對美國之音表示,許多人好奇,上市公司被除牌,投資人是否會遭遇損失。郭亞夫說:“擁有股票的投資人不會損失。一般情況下,被摘牌的公司可以變為私有化,股東將花錢按照市場價格回購投資人手裡的股票,這是第一種情況;第二種情況是,有些公司是在兩個交易所同時掛牌上市的,被一家除名,會把在另一家上市的等值股票還給投資人,如果投資人選擇繼續擁有該公司股票的話;第三種情況類似,就是被除牌公司另找一家證券交易所重新上市,然後用新股票取代被除牌的股票。”

郭亞夫說,這三家中國公司同時也在香港上市,“所以,投資人可能遭遇的是機會上的損失,即沒有機會選擇在高位清倉。另外就是有一些股票轉換手續上的繁瑣。”

郭亞夫說,紐交所則是損失了目前的生意和未來中國公司對其的信心;證券交易所之間也存在激烈的市場競爭,“看到美國的趨勢,新加坡2020年立馬推出優惠公司上市的政策,比方說給予25%到75%的上市費折扣,以便吸引可能被美國除牌的中國公司。”

郭亞夫說,對於中國電信、中國移動和中國聯通香港來說,被從美國市場摘牌,意味著未來不能在美國這個龐大的資本市場來融資,“不過,在全球一體化的今天,這也構不成太大的打擊”。

美國內布拉斯加州共和黨參議員本·薩斯(Ben Sasse)上星期三表示:“那些拒絕基本透明性要求,並與中國軍方有聯繫的中國公司,不應該從美國投資中受益。”

最近幾星期以來,摩根斯坦利國際資本(MSCI)、富時羅素(FTSE Russell)和標普道瓊斯指數(S&P Dow Jones Indices),都因美國政府的限制,而把中國公司從其全球指數中刪除。

中國發展與美國分紅

截至2021年1月10日,將近150家中國公司在美國的證券交易所正式掛牌上市;另有超過150家中國公司獲准在美國進行場外交易(OTC)。

郭亞夫對美國之音說,那些被美國認為有問題的公司,包括軍方擁有的,還有無法客觀審計的,就是公司出示的審計資料事先經過了中國政府的過濾,“這個問題美中之間已經爭執了八九年,還是沒有解決”。

傑伊·博諾說,除了政治因素之外,中國公司的確存在財務報表不可信的問題,“不過,中國的成長也的確令人驚訝。”

維基百科稱,中國經濟作為社會主義與市場經濟的混合體,由國有企業、國內私企和外企組成,並且使用計劃經濟。

有分析指出,這種模式讓中共政權得以利用資本主義經濟作為工具,來鞏固其政治上的獨裁統治。

三家中國電信公司被美國除牌之際,美國政府上星期五(1月8日)更新了制裁一批中共軍隊公司名單,華為等三十多家公司包括在內。

美國總統特朗普在1月5日簽署的行政命令中稱,中國一直在利用“大量數據採集”來推進其經濟和國家安全議程,包括支付寶以及微信支付在內的應用程序,都有針對性地將美國人置於危險之中。

投資百科指出,中國目前面臨的長期風險之一可能是美中經濟脫鉤,這將意味著世界上兩個最大經濟體之間的聯繫減少或者被切斷。

因此,中國未來的發展紅利也將被籠罩上一層不確定性。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