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美軍將領稱 美國在非洲和中東仍具優勢但需努力維持


美軍非洲司令部(AFRICOM)司令斯蒂芬·湯森上將(Gen. Stephen Townsend)(資料照)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9:12 0:00

美國軍方高級將領稱,儘管中國在非洲和中東等地區經濟投入巨大,但美國在與該區域國家的合作方面仍佔優勢。

“去年10月,我們解救了在尼日利亞被扣為人質的美國公民。我們當時向七個非洲國家發出通知,請求允許我們的武裝部隊進入他們國家進行一些軍事活動。當中好幾個國家都必須在幾小時內做出答复,而且這些對話都只是通過電話進行。但這七個國家都同意了我們的請求。這就是體現美國目前(在非洲)所擁有的渠道和影響力的一個例子...這七個國家都不算是我們最密切合作的伙伴,但他們都答應了這一請求。”

在美國國會參議院週四(4月22日)舉行的一場聽證會上,美軍非洲司令部(AFRICOM)司令斯蒂芬·湯森上將(Gen. Stephen Townsend)舉例說道。但他也表示,美國需努力確保自己在未來也能繼續擁有這些優勢。

美國無需在非洲與中國正面較量

“我對中國在非洲活動的最大顧慮是,他們會試圖通過操縱或卡位,讓我們失去接觸渠道或沒法施展影響力,” 湯森上將說。

伴隨著“一帶一路”項目的展開,中國政府承諾向非洲提供數百億資金支持,並在非洲設有52家大使館,超過美國的49所。此外,中國政府對非洲國家的軍售規模也不斷上升,現已超過美國。 2017年,中國在吉布提設立解放軍的第一個海外軍事基地。

湯森上將表示,非洲幾乎成了中國的“第二塊大陸”,有智庫稱非洲已成為中國的“第五島鏈”。

“回顧歷史,美國從沒因為低估非洲的重要性而受到懲罰。如今,我們再也不能低估非洲大陸的經濟機遇和戰略意義,中國和俄羅斯等競爭對手已充分認識到這一點,” 湯森上將說。

但他也說:“我們無需和中國進行頭對頭、錙銖必較的競爭,我們可以把目標只瞄准在幾個效益最佳的投資領域。”

湯森上將強調,美國該重點加強與該區域合作夥伴的關係——美國與非洲夥伴間的合作並不由美國領導,而是先由非洲夥伴帶領,再聯合其他國際夥伴共同合作。

“曾有一位非洲領導人告訴我,一個快要淹死的人會抓住任何向他伸出的援手,” 湯森上將說。

他表示,很多非洲國家領導人都面臨著極端貧困、氣候變化挑戰、糧食短缺以及暴力極端組織(violent extremist organizations, VEO)氾濫等各種挑戰,面對如此艱鉅的困境,他們會竭盡所能尋求和接受任何能得到的幫助。通常,能最快速度到達的幫助來自中國和俄羅斯。

湯森上將認為,美國發放對外援助的速度確實相對較慢。 “我們在這方面更加慎重,我們有附加條件,往往是要求有良好行為和民主價值觀等等,” 他說。

議員:“美國有盟友,中國有客戶”

湯森上將表示,有不少非洲領導人告訴他,他們更希望和美國成為合作夥伴。但面對現實情況,非洲國家會接受來自任何一方的幫助。湯森認為美國該幫助這些非洲國家處理好與援助國之間的關係。

近年來,很多國際問題專家用“債務陷阱外交”形容中國通過“一帶一路”對世界欠發達地區的投資和援助。湯森上將在聽證會上指出,有些非洲國家確實因陷入債務陷阱而開始排斥中國。

“我們的大使館有一個非常成功的項目...幫助審查這些國家與中國簽訂的任何合同,以指出任何前後不一之處,潛在陷阱,以及東道國語言翻譯和中文翻譯間的不一致之處, ” 湯森表示,美國國務院的這種努力能協助非洲國家自行做出明智的決定。

與湯森上將一同出席作證的還有美軍中央司令部(CENTCOM)司令麥肯齊上將(Gen. Kenneth F. McKenzie Jr.),他統領美軍在中東和中亞等地區的軍事行動。兩名上將在會上共同呼籲美國通過協調各部門工作和資源的“全政府”(whole-of-government)戰略對抗中國在非洲和中東等地區不斷擴張的影響力,維持美國的區域戰略優勢。

“我認為我們政府目前的策略是正確的:外交帶頭,接著跟進經濟發展項目,並以國防力量確保安全,” 湯森上將說。

緬因州聯邦參議員安格斯·金(Sen. Angus King, I-ME)回應湯森上將的話說:“...我們有盟友,中國有客戶。如果我們能長期保持與這些非洲國家的關係,我認為他們會更喜歡我們的模式和我們的支持。”

中國在中東地區以經濟活動為主,美國“全政府”戰略維持優勢

麥肯齊上將在其開場證詞中表示,中國和俄羅斯都在過去一年中加速擴大他們在中東地區的戰略影響力,以各自的方式試圖顛覆以規則為基礎的國際秩序。他也指出,中國在中東地區的活動主要以經濟投資和軍售等形式進行。但從長期上看,中國意在加大力度提升自己在該地區的地位,從而盡可能降低美國的地位。

麥肯齊上將介紹說,中央司令部有很多工具可用來維持美國在該責任區內的影響力和夥伴關係。他表示,無論在合作軍演上,還是武器銷售上,美國一直是所有人的首選,因此美國也特別注重維持與區域夥伴在這些方面的合作。

麥肯齊也特別提到美國的國際軍事教育和培訓計劃(IMET):“把他們的軍官和士官帶到美國尋求教育機會,這種做法成本極低,回報極高。每個人都想上美國軍校,只要他們能有機會。” 他對曾是美國海軍艦長和宇航員的亞利桑那州聯邦參議員凱利(Sen. Mark Kelly, D-AZ)說,這類項目完全是供不應求。

除軍事領域外,麥肯齊也從“全政府”戰略角度出發強調美國對中東地區經濟援助的作用和重要性。

“各部門工作與我們軍方工作通力配合,使得美國在中央司令部責任區內對俄羅斯和中國擁有巨大優勢,” 麥肯齊上將說。

非洲司令部:中國在非洲大西洋沿岸的軍事野心是最大威脅

非洲司令部司令湯森上將(Gen. Stephen Townsend)在聽證會上匯報說,中國在過去兩年中緊挨著解放軍吉布提軍事基地建造一個規模龐大的新碼頭,目前已基本完工。

設立於2017年的吉布提軍事基地是中國解放軍的首個海外軍事基地,距離駐有約4500美軍的萊蒙尼爾營僅10多公里。該基地位於吉布提的多哈雷港,緊鄰紅海和亞丁灣,具有十分優越的地緣優勢。

“這個碼頭有能力停靠他們最大的船艦,包括中國的航空母艦和核潛艇,” 湯森上將說,“我預計他們會隨著碼頭的完工快速增加在吉布提基地的海軍活動。”

這位美軍非洲行動的最高指揮表示,中國擁有在全球範圍內建立軍事基地網絡的野心,吉布提只是一個起點。湯森上將說,中國現已開始在非洲其他地區為下一個軍事基地下注,比如非洲東海岸的坦桑尼亞以及非洲大陸的印度洋和大西洋沿岸地區。

最令湯森上將擔心的是中國在非洲大西洋沿岸的軍事部署。

“來自中國的最大威脅就是它在非洲大西洋沿岸建成某種具有軍事效用的海軍設施,” 湯森上將解釋說,“所謂具有軍事效用,就是指這個地方不僅僅用於船隻靠港、加油和補貨,而是一個也能讓海軍重新武裝彈藥和修理海軍艦艇的港口。”

湯森上將表示,從全球大國競爭的角度上看,中國在這一目標上的努力最令他憂心,儘管中國目前尚未取得成果。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