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裴敏欣:習近平新斯大林主義可能加速終結中共一黨專制


中國領導人習近平在天安門廣場舉行的獻花儀式中走向人民英雄紀念碑。(法新社2020年9月30日)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5:54 0:00

習近平“竟無一人是男兒”的警告似乎顯示唯有他是拯救中共免於滅頂的偉人。但美國華裔政府學教授裴敏欣認為,習近平可能並未真正吸取蘇共崩潰的教訓,他選擇獨裁而非改革的新斯大林主義可能使他成為中共一黨專制的掘墓人。

裴敏欣是美國克萊蒙特·麥肯納學院(Claremont McKenna)政府學教授,是系統研究中國民主化問題的華裔學者之一。他將習近平上台後以吸取蘇聯垮台教訓為由,加速集權、加強一黨專政的路線稱之為“新斯大林主義”(Neo-Stalinism)。

習近平策劃斯大林主義政治革命

“習近平執政八年,策劃了一場新斯大林主義的政治革命,從根本上改變了後毛澤東時代中國的發展軌跡。” 週四(12月3日)裴敏欣在美國民主基金會和加拿大駐美使館聯合舉辦的全球民主年度講座上說。

裴敏欣認為,習近平為江澤民、胡錦濤的中國後極權主義衰落開出的處方中,引入了斯大林統治的某些核心要素。但他認為,這種新斯大林主義統治的複原“可能會加速而非阻止中國未來的民主化”,“因為新斯大林主義具有自我毀滅性,以至於有可能削弱而不是加強一黨統治。”

習近平上台後廢除集體領導制和國家領導人任期限制,開展大規模反腐運動,灌輸新意識形態,清洗黨內異己,對民間社會和少數族裔的打壓不斷升級,提倡國家資本主義,尋求對抗西方的外交政策。

裴敏欣說,“儘管習近平本人堅信這種生存策略將使衰落的政權重振生機,但尚不清楚他實際上從蘇聯解體中學到了什麼教訓。如果有的話,這種生存策略幾乎肯定會加劇現有的緊張局勢,帶來新的風險,並破壞中共長期生存的前景。”

裴敏欣提出了三個支持其推測的理由:

第一,權力過度集中使習走上不歸路

“權力過度集中導致普遍官僚消極懈怠,決策過程缺乏多樣性觀點,採取過度冒險政策,以及無法自我糾正錯誤,” 他說。

過去八年習近平推行一帶一路計劃,在南中國海有爭議水域建造軍事化人工島礁,在新疆對穆斯林實施大規模監禁,在香港實施國安法破壞“一國兩制”,這些都已經對中共政權產生諸多不利後果。而習近平通過灌輸意識形態來加強黨的努力,在實踐中,“不可避免的淪為黨員為了假裝忠誠和遵紀守法而執行的毫無意義的政治形式。”

第二,高層權鬥不可避免

裴敏欣說:“繼2018年初取消國家主席任期限制後,一場接班權鬥已經浮現。習近平現在設置了不可預見的結局,對潛在強大競爭對手的擔心促使他只會安排弱小忠實擁護者為接班人。斯大林和毛澤東去世後的歷史經驗表明,繼任者很可能爆發權鬥。如果習近平的繼任者輸掉權鬥,他的遺產可能像赫魯曉夫和鄧小平那樣面臨風險。後習近平時期的權鬥勝利者將被激勵去開闢新的道路,並會毫不猶豫地放棄他的遺產。”

第三,經濟發展遭遇內外阻力

“現在最大的問題是習近平的經濟政策是否會以合理速度維持增長,”裴敏欣說。

一個月前中共中央批准的最新經濟計劃預計,年增長率將達到4.7%左右。如果實現,到2035年中國經濟規模將擴大一倍。但是由於中國人口結構惡化,裴敏欣認為這種樂觀的預測可能不會成功。

裴敏欣指出,中共最新經濟藍圖沒有包含任何能提高效率的根本性改革。“如果沒有真正的改革,中國在未來十年中要維持增長將面臨巨大困難。”

此外,裴敏欣表示,與美國的戰略競爭加劇將給中國造成巨大損失。“中國在國內的倒退和外交政策的激進,使之處於跟美國及其民主盟友的碰撞過程中。”

裴敏欣說,在圍堵戰略的驅使下,“中美間全面經濟脫鉤不可避免。如果美國成功地與其盟國團結起來,對中國的影響將是毀滅性的。”

在安全方面,“緊張局勢升級將引發軍備競賽,從中國國內需求中轉移資源。與美國的戰略競爭在地緣政治上的緊迫性,還要求中國投入資源以支持友好的、主要是專制的政權。與“一帶一路”倡議有關的投射中國實力的宏偉但可疑的項目,將消耗中國國庫里數千億美元。”

2035:習近平時期結束?

裴敏欣預測,“在習近平時期結束前——為論證假定是2035左右,中國的社會經濟狀況幾乎肯定會比今天更加有利於民主化。”

“如果前蘇聯和東歐共產專政的命運,為思考中國未來提供了任何指導的話,那麼今天值得推測的是,從毛主義極權主義繞道後極權主義,進入新斯大林主義的漫長旅程,只會拖延而不能阻止其與民主未來的會合。”

“中國最終可能告別極權主義漫長黑影籠罩的過去。” 在2020全球民主年度講座的最後,裴敏欣這麼說。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