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北京貿易爭端面臨艱難平衡與無解


星期二(一月8日)美國貿易代表們在北京離開酒店前往與中方貿易談判。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8:05 0:00

星期三,美中副部長級經貿談判在北京結束後,亞洲和美國股市都有積極反應。市場顯然是感受到此次談判傳遞出雙方希望緩和貿易戰的意向。特朗普政府或為安慰波動的市場而盡快成交,但習近平政府在經濟疾降重壓下更急於從貿易爭端中脫身。但能否在3月2日時達成協議仍難預料。北京的讓步或可說服華盛頓放緩關稅壓力,但雙方的深層分歧將長期存在,並成為未來爭端和衝突的根源。

這是自特朗普總統和中國領導人習近平12月1日在布宜諾斯艾利斯會晤,雙方同意貿易戰休兵90天以來,雙方官員首次面對面進行貿易談判。外界對雙方恢復談判相當關注,但未寄望該層級談判會有重要的突破。

美國智庫外交關係理事會的經濟學家布拉德塞策說,此次談判中,中國並沒有做出重大讓步。他說:“從檯面上的讓步看,只是對貿易戰前狀況的漸進性改進。是對大問題的小改動。”

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會談後發佈的聲明稱,中方同意購買數量可觀的美國農產品、能源和製造業產品,並表示談判者還強調了白宮方面關切的中國如何保障知識產權,以及強制性技術轉讓等問題。

中國商務部在稍後發表的聲明中說,雙方“就共同關注的貿易問題和結構性問題進行了廣泛、深入、細緻的交流,增進了相互理解,未解決彼此關切問題奠定了基礎。雙方同意繼續保持密切聯繫。”

美方已經證實中國副總理劉鶴將在下個月初前往華盛頓。

美中此次較以往更積極地尋求達成一個協議。中方也一改過去以牙還牙的強硬姿態,表現出願意做出更大程度的讓步。而特朗普也需要平息貿易爭端導致的不確定性給市場帶來的負面影響。

外交關係理事會的經濟學家賽策說:“很明顯,雙方都有壓力,希望達成一個協議。中國經濟放緩很大程度上是它去年緊縮政策所導致的。但中國顯然認為,以關稅為代價的重大貿易爭端的升級在近期內會使其經濟管控複雜化。而美國方面,股市不振也促使政府表現出妥協意願。”

週日和周二,特朗普總統兩次表示和中國的談判進展很好,表明他相信美方在談判中佔有優勢。談判前夕,他在白宮對記者們說:“我認為中國想要解決問題。他們的經濟不是很好。我認為這給他們很大的談判動力。”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陸慷在星期一的例行記者會上對中國的經濟情勢做了辯護。他說:“中國的發展有足夠的韌勁和巨大的潛力,我們對中國經濟長期向好的基本面有堅定的信心。”

陸慷說,中方有誠意在相互尊重、平等互利以及對等基礎上,同美方解決好兩國之間的經貿摩擦。 ”

儘管在過去的兩個月裡,中國高層官員盡量在淡化美中貿易糾紛對中國經濟的影響。但是,這段時間中國經濟開始疾速放緩。

貿易爭端帶來的不確定性影響到出口,進而波及製造業。金融信息諮詢公司IHS Markit亞太地區首席經濟學家比斯瓦斯說,調查結果證實了這方面的影響。

比斯瓦斯說:“導致增長放緩的一個因素是美中貿易戰,因為我們每個月對中國製造業的調查結果顯示中國製造業公司的出口訂單數量急劇下降。而這差不多是從(去)年初開始的,從2018年7月開始加劇。所以過去6個月表現為(經濟)急劇放緩和出口訂單驟減。”

除了貿易因素,中國國內需求的一些負面因素也對製造業造成衝擊。這尤其表現在住宅建築市場的疲軟。當局為了防止房地產市場過熱和房價上漲過快,以政策手段對住宅建築行業進行控制。住宅建築活動疲軟也對製造業活動產生負面影響。

比斯瓦斯說:“最新針對製造業領域的調查結果顯示,製造業表現降至2017年來,也就是差不多兩年來的最低點。最近的12月份的調查結果顯示,當月製造業整體出現小幅收縮。 ”

這樣的狀況當然會令決策者感到不安。比斯瓦斯說,中國最高決策層已經表示將採取措施刺激經濟增長,所以今年將會看到當局推出一些重要的經濟刺激措施。

1月4日,中國央行宣佈當月將銀行存款準備金率下調一個百分點。除此之外,尚未有其他實質性的政策出台。這將令經濟放緩持續一段時間。

深圳匯豐商學院助教克里斯托弗鮑爾丁為彭博社撰文分析說,中國經濟增長放緩加劇令人憂心,但當局沒有在年底召開的中央經濟會議上定下調子。

鮑爾丁說,北京令人敬佩地啟動了早已承諾的去槓桿工作。經濟減速反映出的是2017年11月開始驟然收緊的信貸,而經過6到9個月後,才感覺出緊縮的影響。他說,2019年將會看到經濟陣痛和呼籲放鬆信貸的現實。
經濟研究機構凱投宏觀的首席亞洲經濟學家馬克威廉姆斯說,中國在去槓桿和刺激短期經濟增長方面面臨平衡難題。

威廉姆斯說:“他們在維持平衡方面有艱難的工作要做。過去幾年他們越來越清楚地認識到過度房貸導致壞賬和其導致的債務違約。他們對開閘放貸感到猶豫,因此至今尚未有重大的刺激措施出台。但當(經濟)數據持續疲弱時,他們必然會擔心就業狀況,導致決策者推出糟糕的信貸措施。”

美中貿易緊張局勢令中國去槓桿的努力更為複雜。鮑爾丁認為,貿易談判或許耽誤了北京對經濟降速做出反應,因為官員們希望等等看他們必須要做出什麼樣的讓步。而在就業市場疲軟,房地產價格下跌之時,高層猶豫不決令情況日益複雜。

雖然目前雙方處於貿易戰休戰期,中國看起來也願意購買更多美國貨物,甚至表示將通過法律手段加強知識產權保護,並禁止強迫外國公司轉讓技術,但更深層的分歧將持續存在。

白宮內部在對華貿易方面持強硬態度的官員和顧問可能認為中國做出的讓步不夠,他們想要看到中國從機構上進行改革,而那對於共產黨而言將是超越其底線的要求。

美中貿易爭端中的一個焦點是中國2015年推出的雄心勃勃的產業政策“中國製造2025”。美國擔心中國在支持發展未來先進技術方面政府過多干預,為本土企業提供優惠措施,同時限制外國企業進入中國市場競爭。

中國當局意識到這個產業政策可能令貿易談判複雜化,已經禁止國內媒體宣傳甚至提及該產業政策。不久前,據報當局已經開始著手重新制定產業政策。但 這並不能打消外界的疑慮。

外交關係理事會的經濟學家塞策說,重寫產業政策或可令其看上去不那麼咄咄逼人,但內核不會改變。

塞策說:“從根本上我不認為中國會願意放棄自己的基本目標,或者說是從前表現為‘中國製造2025’的核心政策。”

中國的產業政策的目標是在電動汽車,人工智能等未來的重要產業領域居於全球領先地位。

您的意見

顯示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