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共和黨黨代會落幕 特朗普延續對華強硬措辭


特朗普總統8月27日晚在白宮南草坪發表正式接受共和黨總統提名演講。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8:09 0:00

特朗普總統8月27日晚在白宮南草坪發表演講,正式接受共和黨總統提名。在長達一個多小時的演講中,特朗普總統延續了他一貫的對華強硬措辭,並對其民主黨競爭對手拜登在中國問題上的立場展開猛烈抨擊。

特朗普正式接受共和党的总统提名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3:01 0:00

特朗普總統在演講中多次將新冠病毒稱為“中國病毒”,並指責中國“允許這場百年一遇的大流行病蔓延全球”。他同時批評了中國對美國經濟的傷害,並強調自己在總統任上對中國採取了強硬的措施。

特朗普總統說:“華盛頓圈內人要求我不要對抗中國——他們懇求我讓中國繼續偷走我們的工作,剝削我們,肆無忌憚地掠奪我們的國家。但我遵守了對美國人民的諾言。我們對中國採取了美國歷史上最強硬、最大膽、最有力、最猛烈的行動。”

特朗普在任期間與中國展開了一場長達兩年的貿易戰,分批次向約4500億中國商品加徵了關稅。兩國於2020年1月簽署了第一階段貿易協議,其中中國承諾在未來兩年大舉增購美國商品和服務,而美國得以維持大部分關稅不變。特朗普政府還下達了一系列針對華為、中興、TikTok等與中國相關的科技公司的禁令,呼籲世界各國加入美國提出的“淨網行動”,對侵犯新疆人權和香港自治的中國官員實施制裁,加大對中國間諜和知識產權盜竊行為的調查和懲處力度,下令中國關閉其駐休斯頓總領館等。

批評人士認為特朗普總統的對華措施將美中關係推向危險的邊緣,並未能驅使中國做出美國所希望的改變,反而讓美國企業和消費者因關稅等摩擦而遭受損失。他們同時批評特朗普總統多次誇讚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稱特朗普“與獨裁者為伍”,並指出特朗普總統對盟友關係和多邊組織的傷害給中國以可乘之機來填補因美國的退出而留下的國際領導地位真空。

特朗普的支持者則認為他的對華舉措扭轉了美中競爭的局面,是“最重要的第一步”。

國際商業投資顧問張洵對美國之音說:“在特朗普執政之前,很多人覺得中國赶超美國是必然的趨勢,美國要接受這個現實。而在特朗普上任採取一系列舉措之後,現在的結果就是中國全面處於守勢。”

在周四晚上的演講中,特朗普總統多次抨擊其民主黨競爭對手拜登在中國問題上的立場。他指出,拜登曾支持中國加入世貿組織,而這是“有史以來最嚴重的經濟災難之一”。他還直指拜登曾說中國的崛起對美國和世界而言是“一個積極的發展”,批評拜登將美國的工作轉移去中國,稱拜登的議程是“中國製造。”

“如果拜登當選,中國將擁有我們的國家,”特朗普總統在演講中說,“中國支持喬·拜登,非常希望他能贏,我可以告訴你們,這是根據非常可靠的信息。 ”

美國國家反情報和安全中心(NCSC)主任威廉·埃瓦尼納8月7日在一份聲明中說:“我們估計,中國希望特朗普總統——北京認為他不可預測——不要贏得連任。”

喬治華盛頓大學政治管理研究生院教授馬特·達萊克(Matt Dallek)對美國之音說:“這種'中國希望拜登贏'的說法是很有誤導性的,因為中國對拜登感興趣是因為特朗普是不穩定和不可預測的,而不是像特朗普說的那樣,是因為拜登對中國軟弱。他們不知道特朗普會做什麼,他太不可信了。”

拜登在擔任參議員期間曾表示反對把中國視為潛在敵人,並在2011年作為副總統訪問中國時稱“一個崛起的中國對美國和整個世界都具有積極意義”。2019年5月,拜登在競選活動上說:“中國不是我們的競爭對手。”

不過另一方面,拜登也曾多次批評中國政府在新疆、香港、南中國海以及貿易問題上的舉措,稱習近平是“惡棍”,指責中國干預美國大選,並承諾當選後會對中國侵犯新疆維吾爾族和其他少數民族人權及破壞香港自治的個人和實體實施制裁,同時加強國際聯盟共同抵制中國破壞國際規範的企圖。另外,拜登公佈的經濟計劃正是以“買美國貨、全美製造”為主題,強調了中國不公平的貿易行為對美國製造業的傷害,表示會加強貿易執法行為,保護美國工人,打擊中國政府支持網絡間諜活動等。在上週的接受提名演講中,拜登還誓言要將醫療設備供應鏈從中國遷回美國。

有分析認為拜登的對華政策側重於建立圍堵中國的國際聯盟,從長遠來看,這會是中國更為忌憚的策略。而另有分析人士認為,拜登所代表的民主黨的理念使得他無法有效應對中國威脅。

國際商業投資顧問張洵對美國之音說:“民主黨裡偏左派的理念就是社會主義、共產主義理念,他們的理念在底層價值觀上就跟中國契合,所以不管他嘴上怎麼講人權、自由,他在實際行動上也不可能(對中國)下重手。民主黨裡稍微往中間一點的自由派秉持的是國際主義、全球主義的理念。這種理念是要恢復到特朗普上任以前的世界秩序,而這種世界秩序的現實就是,美國花錢支持國際組織,而這些國際組織中的一些官員被中國買通,為中國的利益服務,美國花冤大頭錢。民主黨支持恢復到過去的國際秩序,這種情況就不可避免地發生,從客觀上來講就是在支持中國。”

特朗普總統在周四晚上的演講中承諾要讓中國為新冠疫情負全責,並將工作和企業從中國帶回美國,徹底結束對中國的依賴。

喬治華盛頓大學政治管理研究生院教授馬特·達萊克認為特朗普總統對華強硬的措辭會激勵自己的基本盤,但未必能夠跟搖擺選民或獨立選民產生共鳴。

他對美國之音說:“到目前為止,拜登的競選團隊已經相當有效地駁回了有關他對華軟弱的說法,我不認為這會是能夠幫助特朗普獲勝的點。我認為,特朗普的希望在於拜登自己出現很嚴重的口誤,或者經濟出現反彈,或者他能說服人們很快會出現疫苗。當然,最能引起共鳴的是他說他能維護法律和秩序,因為現在的一些種族抗議變成了暴力。”

而國際商業投資顧問張洵引述華爾街日報和NBC新聞在7月所做的聯合民調表示,22%的搖擺選民對特朗普持正面印象,對拜登持正面印象的搖擺選民只有11%。

特朗普總統在演講中稱拜登是激進左翼的“特洛伊木馬”。

“這次選舉將決定我們是拯救美國夢,還是允許社會主義議程摧毀我們珍視的命運,”特朗普總統說道,“這次選舉將決定我們是捍衛美國的生活方式,還是允許一場激進的運動徹底摧毀它。”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