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美國改任哈里斯出使南韓 或影響美澳與美中關係


美軍太平洋司令部司令哈里斯上將2018年2月14日在國會作證(美國之音莉雅拍攝)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6:24 0:00

在朝鮮半島南北雙方領導人即將舉行會晤之際,美國總統川普突然決定把已經提名為美駐澳大利亞大使的美軍太平洋司令部司令哈里斯上將改派為駐南韓大使,凸顯了川普政府對朝鮮半島問題的關注。不過,有分析人士認為,這個改變可能損害美國與其長期盟友澳大利亞的關係,同時也會引發中國的不滿。

美國參議院外交關係委員會星期二有關美國太平洋司令部司令哈里斯上將(Harry Harris)出任美國駐澳大利亞大使的確認聽證會在舉行前幾個小時突然被取消。該委員會表示,應川普政府的要求,該聽證會被推遲到五月初進行。

蓬佩奧提出改派哈里斯為駐南韓大使

據悉,即將出任美國國務卿的中情局局長蓬佩奧提出改派哈里斯出任美國駐南韓大使。篷佩奧在復活節的那個週末前往平壤,與北韓領導人金正恩舉行了秘密會晤,為川普與金正恩的歷史性會晤作準備。

鑑於朝鮮半島局勢的迅速發展,尤其是南北首腦即將在這個星期五舉行峰會,美國與南韓都急於讓美國駐韓大使到任。這個位置已經空缺了一年半的時間。

蓬佩奧最近在參議院有關他的提名確認聽證會上表示,填補美國駐南韓大使以及其他一些外交職位需要得到“立即的關注”。

選擇哈里斯這樣一位知名的軍方人物而且與美國政府關係密切的人出任美國駐南韓大使無疑會受到首爾的歡迎。

白宮未宣佈,但澳大利亞總理表示失望

白宮還沒有對這個人事變動作出任何正式的宣佈。不過,一位沒有透露姓名的美國官員在接受路透社採訪時間接的對此作出了證實。這位官員說,朝鮮半島的安全局勢是美國最優先的考慮,而美國與澳大利亞的關係是穩固的。

澳大利亞總理特恩布爾對《天空新聞》表示,他這個星期早些時候被告知這個消息。

他說:“我對哈里不會來澳大利亞感到失望,因為他是一個很好的朋友。我認為,哈里也會對他不會來堪培拉感到失望,因為他熱愛澳大利亞。”

改派對美澳關係的影響

澳大利亞外長畢曉普表示,澳大利亞沒有因為美國突然撤銷了對哈里斯出任美駐澳大使的任命而感到被冒犯。

她在悉尼對媒體表示:“我們當然會歡迎哈里斯上將出任美國駐澳大利亞的大使,但我們理解,美國在朝鮮半島面臨重大的挑戰。”

她說,我們期待著一位新大使被盡快提名。

但是澳大利亞的政界與分析人士則認為,美國的這個做法會損害美澳關係。

澳大利亞反對派的外交事務發言人對美國的這個決定表達了不滿,說美國駐澳大利亞大使的職位空缺了19個月很“令人失望”。

陸克文:川普把澳大利亞看作是二等盟友

前澳大利亞總理陸克文認為,這個決定會損害澳大利亞作為美國盟友的地位。

他對澳大利亞廣播公司表示:“從川普總統的角度來看,澳大利亞是一個二等盟友。”

澳分析人士:美國做出的誤判

悉尼洛伊研究所國際安全項目主任格雷姆在接受媒體採訪時也表示,華盛頓通過改派哈里斯為駐南韓大使對堪培拉發出了明確的信息。

他說:“這個隱含的假設是,澳大利亞不會對此太大驚小怪,因為他們基本上是在我們這一邊的。我認為,這是對澳大利亞(對美澳同盟關係的)辯論作出的非常嚴重的誤判。”

澳美關係在過去10年的時間裡在澳國內受到嚴格的審視。一些專家和政界領導人力推澳大利亞採取更為獨立的外交政策,並與經濟實力日益強大的中國建立更為密切的關係。

洛伊研究所的格雷姆說,哈里斯被改派為美駐南韓大使是美國的“非受迫性失誤”,只會給澳大利亞那些反美或是親中的人提供砲彈,他們會說華盛頓是一個不可靠的盟友,這將使特恩布爾政府更難於推動與美國建立更緊密的關係。

軍功卓著的哈里斯上將在今年2月被提名為美國駐澳大利亞大使時被認為是美澳關係強勁的一個表現。

中國會對這項任命感到惱火

除了澳大利亞對哈里斯被改派為美駐南韓大使感到不悅以外,另一個對此感到不滿的國家就是中國。

中國一直對哈里斯上將對北京在亞太地區,包括它在南中國海的行為提出的尖銳批評感到憤怒。

哈里斯今年2月在一次國會聽證會上表示:“中國的意圖非常明確。我們忽視它會使我們處於危險之中。我擔心的是,中國將採取行動,損害基於準則的國際秩序。”

在此之前,這位上將對中國在南中國海有爭議海域進行的填海造島行為進行譴責,把它稱為是“沙子長城”。

中國的官方媒體新華社甚至認為,哈里斯的日裔背景影響了他對中國的看法。

哈里斯出生在日本,母親是日本人,父親是美國人,做過美國海軍軍官。哈里斯在2013年成為第一個獲得美國海軍四星將軍軍銜的亞裔美國人,在2015年成為首位擔任美國駐太平洋司令部司令的亞裔美國人。

哈里斯在北韓問題上的立場

在北韓問題上,哈里斯今年2月份在眾議院軍事委員會舉行的一個聽證會上表示不要被北韓發動的所謂“魅力攻勢”所迷惑,認為金家政權是對美國與南韓最為迫切的威脅。

在他看來,金正恩希望把朝鮮半島重新統一在一個單一的共產主義體系下。他主張加強美國的導彈防禦體係以及對北韓的經濟與外交壓力,使金正恩明白過來,而不是讓他屈膝投降。

對於川普總統與金正恩的歷史性會晤,哈里斯上個月對參議院軍事委員會表示,美國與北韓可能舉行峰會使他受到鼓舞,但是華盛頓不應該對這次峰會的結果過於樂觀,而在進入峰會時必須“張大眼睛”,因為北韓仍然是亞太地區最大的安全威脅。

儘管哈里斯的軍方背景以及對北韓所持的鷹派立場,但是分析人士說,平壤不會對哈里斯出任美國駐南韓大使特別感到擔憂或是震驚。

您的意見

顯示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