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面對“軍民融合戰略” 對這些中國學者該不該防?


中國國家國防科工局2016年5月宣布,為貫徹落實軍民融合發展戰略,決定在“十三五”期間與有關部門和省市共建高校工作。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23:16 0:00

為落實習近平的強軍戰略,中國至少有50所大學加入了“軍民融合戰略”共建計劃。根據特朗普總統發布並已生效的新禁令,與這些大學有關聯的中國公民可能被禁進入美國。面對頻頻發生的中國學者盜竊美國技術和研究成果的案件,是否應禁止這些學生入境,存在著兩種截然不同的看法。

23歲的杜波(化名)畢業於中國一家頂尖大學的自動化專業。去年8月以J-1簽證在美國西海岸一所知名大學做一年訪問學者,9月將繼續在那裡攻讀計算機博士學位。

但現在,他對前途感到焦慮,“這件事確實可能會對我產生影響,不過我現在能做的其實也只是看這件事情到底會怎麼發展。”他告訴美國之音。

他說的“這件事情”就是美國總統特朗普6月1日生效的《暫停部分中國學生和研究人員以非移民身份入境的公告》

《公告》說,發布這一禁令是為了阻止中國當局利用一些中國留學生,主要是碩士後和博士後的研究人員,以非傳統手段竊取美國敏感技術和知識產權以支持中國軍隊的現代化。

《公告》的核心內容是,禁止“現在或曾經與執行或支持中國'軍民融合戰略'的實體”有關聯的、以F或J非移民類簽證來美國的任何中國公民(讀本科的除外)入境。”

這裡的關鍵詞是“軍民融合戰略的實體”,即任何現在或曾經從這樣的實體裡”獲得資助、被雇,或在那學習或從事研究,或代表這一實體的中國公民,都可能被禁止入境。

“執行或支持中國軍民融合戰略的實體“究竟指什麼?涉及的範圍究竟有多大?由於《公告》是針對來美留學或做研究人員的中國學生的,因此,美國許多大學紛紛詢問美國國務院是否有與之相關的中國大學的清單。

但有報導說,美國國務院的官員表示,不會“很快”(anytime soon)公佈這樣的清單。

有美國媒體報導,有軍方背景的7所中國大學是:北京郵電大學、哈爾濱工業大學、西北工業大學、哈爾濱工程大學、北京航空航天大學、北京理工大學、南京科技大學。

了解了“軍民融合戰略”出台的背景及其在中國大學落實的情況,可能發現在這一戰略之下,中國教育界的軍民界限已經被刻意模糊,有些地方甚至可能已經不存在。

習近平親定戰略

習近平早在2012年就提出了“軍民融合發展”的口號。2015年3月,習近平把軍民融合發展戰略上升為國家戰略。2017年1月,習近平親任新建立的“中央軍民融合發展委員會”主任。這是他的第12個頭銜。

軍民融合戰略是習近平以民助軍、以民護軍的強軍戰略。2018年3月,習近平說,要“形成全要素、多領域、高效益的軍民融合深度發展格局,初步構建一體化的國家戰略體系和能力”。其重點是“海洋、太空、網絡空間、生物、新能源、人工智能等領域”。

中國國家國防科工局2016年5月宣布,為貫徹落實軍民融合發展戰略,決定在“十三五”期間與有關部門和省市共建高校工作。從那時到2018年,科工局和中國教育部分別宣布了共建高校50所。包括了24所部屬高校和26所地方高校。

今天正申請赴美深造,或已經在美深造的來自中國的在理工科領域讀研讀博人員,很大一部分可能來自“執行或支持”這一“軍民融合戰略”的共建高校。有美國媒體估計《公告》針對的中國留學生或研究人員可能在3千至5千。但如按參與共建高校規模推算,涉及的中國赴美讀研讀博學生人數可能更多。

杜波已經獲得9月在美國攻讀博士的許可,並且他人已在美國,為什麼還有可能受到影響呢?

《公告》也針對在美中國讀研讀博人員

因為《公告》也包括了對已在美國的中國學生或研究人員擁有簽證的限制。《公告》第六條“額外措施”(a)款規定,美國國務院可根據“國務卿的自由裁量權”(discretion),對持F或J簽證已經在美國的中國國民,根據其是否符合該《公告》第一條所述標準,並根據《移民歸化法》和《美國法典》,“撤銷其簽證”。

第六條(d)款還要求國務卿和國土安全部長執行《移民法》和《美國法典》中有關不允許共產黨員入境的規定。

杜波說,其實根據他的了解,現在美國駐華使館和總領館對赴美就讀的簽證審查已經嚴之又嚴。“最近看見很多持J、F簽證出入境會被查得非常嚴。我認識的人大家也都不敢考慮回國的事情。”

《公告》還要求負責簽證的美國國務院和負責入境事務的美國國土安全部協商執行這一禁令,並在第三條(d)款中規定,如果遇到以“欺詐、故意虛假陳述重大事實,或非法入境,來規避對本《公告》適用的外國人”,國土安全部可以“優先將其遣返”。

在社交網站“一畝三分地”的留學生論壇上,有人介紹了6月3日發生的一個案例,“北大畢業生,麻省理工博士,材料專業,從武漢出發,先到柬埔寨待了15天,然後從韓國出發,在紐約機場入關被拒,詳情不清楚,只知道手機被沒收,給家人打了個電話還是從移民局辦公室借電話打的,就是6.3左右的事情。當時移民局要求原機遣返,但是那個學生沒有韓國簽證,沒有第二程轉機機票,在機場超過24小時都不知該怎麼辦,後續到底什麼情況也不知“。

風險太大大家可能另作打算

杜波說,現在在國內要來美國的學生顧慮重重,“比較極端的影響就是不考慮來美國留學了。我不知道事情具體會發展到什麼樣,就是大家肯定會有這個顧慮,如果來美國會有風險的話大家可能會另作打算,或者怎麼著。”

《公告》還要求國務院和國土安全部在7月底前向特朗普提交需要總統採取行動的措施,以及這兩個部門採取了何種計劃和行動來“減輕中國獲取美國的敏感技術和知識產權導致的風險”。

“不是很清楚”,杜波對特朗普禁令對他9月讀博是否會有影響的問題如是回答。“但是我這邊該做的準備就做唄,然後至於說事情繼續怎麼樣,現在也確實不好說,反正……”

5月27日,美國聯邦參議員科頓(Tom Cotton) 和布萊克本(Marsha Blackburn),推出《安全校園法案》(SECURE CAMPUS Act),禁止所有想到美國攻讀科技、數學、工程(STEM)專業研究生的中國公民的來美簽證。

中國對美滲透無孔不入

中國對美國的滲透確實有足以讓美國擔憂之處。北京公開宣布要在2050年超過美國,習近平親自製定軍民融合戰略,目標直指各種高科技,尤其是要獲取可用於軍事領域的高技術。北京多年來的做法就是彎道超車,而不是花時間投資基本研究和培育鼓勵自由思想、自由觀念和自由創新的學術環境。

《國家評論》(National Review)6月5日發表的文章說,北京的做法之一就是保送解放軍軍官到海外深造,“利用西方民主國家的開放性和學術自由,蒐集情報或甚至進行間諜活動,以推進中國的技術發展和軍事競爭。”

澳大利亞戰略政策研究所估計,過去10年,解放軍贊助了大約2500名科學家和工程師,在隱瞞了他們的軍事背景的情況下到海外頂尖大學和研究所深造。

6月11日,美國司法部和聯邦調查局在舊金山的辦公室宣布,起訴解放軍科研軍官王欣(音)涉嫌簽證欺詐罪。法庭文件顯示,王欣告訴美國執法人員,他在中國的上級指示他了解加州大學舊金山分校實驗室的佈局,並且將如何在中國複製該實驗室的信息帶回國。王欣承認,為了獲得J-1簽證,他對在解放軍服役的部分做了虛假車陳述。

另一個例子是中國人民解放軍中尉葉延慶(音)。她於2017年10月到2019年4月就讀於波士頓大學物理、化學和生物工程系。2020年1月她被美國司法部指控,她是一名解放軍中尉、中共黨員。但在她的學生簽證申請上,隱瞞了她國防科技大學在職人員。

美國司法部的起訴書說,葉在波士頓大學期間“進入了美國的軍事網站,研究美國的軍事項目和為解放軍編纂兩個美軍目項的信息,還為解放軍編纂有關美國機器人和電腦科學的兩個科學家的信息。”司法部指控葉簽證欺詐、作虛假陳述、陰謀和充當外國政府代理人。但是,當司法部起訴葉時,她已經返回中國。

1月28日美國司法部同時宣布的還有指控哈佛大學化學和生化系主任查爾斯·利伯(Charles Lieber)向美國政府做“嚴重不實、偽造和欺詐性陳述”,隱瞞參加中國“千人計劃”以及與武漢科技大學的隸屬關係等問題,還向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也做出了“一系列嚴重虛假和欺騙性陳述”。

司法部還指控哈佛醫學院貝斯醫學中心30歲的醫學博士鄭灶松,於2019年12月10日,試圖把竊取的21瓶癌細胞樣本帶回中國,他被起訴走私貨物和做不實、偽造和欺詐性的陳述的罪名。

中國對美方的頻頻行動表示反對,但目前還沒有報復行動。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說,美方以所謂軍方背景理由抓扣中國留學人員,這是對中國在美留學人員合法權利的嚴重侵害。她說,美方強調“軍官”背景,無非就是要把中方有關人員妖魔化、標籤化

民權人士抨擊這是對亞裔的歧視

美國的一些民權人士批評這一做法將加劇美國政府對亞裔的歧視。美國華人聯合會主席薛海培說,同一天佛羅里達參議員里克·斯戈特(Rick Scott)在福克斯電視上說,每個中國公民都是中共的間諜。

薛海培說,“他的唯一暗示就是在美國的中國公民或華人,他們的每一個人都是中共間諜?”

維吉尼亞民主黨籍眾議員、眾議院教育委員會主席巴比·斯戈特(Bobby Scott)說,“當你孤立所有的中國留學生,當你認為他們都有罪,當你這樣分類,這就是典型的歧視。我們必須在歧視冒出惡頭時就跟它作鬥爭。”

李文和案和囚禁日裔美國人的教訓

歷史上很多事情都在重複出現。華裔作家、記者謝漢蘭曾為被美國政府指控為“中國間諜”的華裔科學家李文和著書《我的國家控告我》。她說,今天針對華裔的歧視甚至比90年代更糟。

李文和來自台灣,是曾在美國洛薩拉莫斯國家實驗室工作的流體動力學專家。他參與了美國W-88微型核彈頭研究。1994年有跡象顯示中國已經掌握了這一技術。1999年美國政府指控他為中國竊取了相關核武器機密。但最終因未能找到證據,美國政府以他承認一項輕罪交換放棄對他的58項重罪指控。

美國猶太人委員會首席執行官哈里斯(David Harris)說,目前美國政府的對華裔歧視讓他想起20世紀美國歷史上犯下的最大錯誤,“就是羅斯福總統有關日本裔美國人的行政命令”。

1942年2月19日,日本襲擊珍珠港後2個多月,羅斯福總統下達行政命令,授權美國陸軍部長確定國內某些地區為“戰區”,導致了約11萬日裔美國人被扣留、轉移和囚禁。

1988年美國國會通過裡根總統簽署的法案,代表美國政府向受害人道歉,指囚禁行動是基於“種族歧視,戰爭中的不安情緒和政治領導的失敗”,美國政府最終向被拘留的日裔美國人和他們的繼承人支付了總額超過16億美元的賠償。

哈里斯以他在1970到1980年親身經歷認為,對整個中國留學生群體,甚至華人做假定他們有罪的判斷是不可取的。

從崇尚自由人權到對抗西方價值觀

美國人口研究所所長毛思迪(Steve Mosher)是中國文革後首位訪問中國的美國社會學者。他支持美國不從中國吸收科技理工類研究生。他認為,現在來美國的中國留學生群體已經變質。

“80、90年代來的中國留學生,那時他們的國家還比較貧窮,中國還沒有消除貧困。那些學生都經歷過文革,那時他們還很年輕,也許聽到過他們的父母受過衝擊,他們都渴望到美國來體驗,不僅是來學習以獲得理工科學位,而且來了解美國,體驗自由和尊重人權。”

“過去20年中國留學生群體的特徵發生了變化,其中的大部分是中國特權階層的兒女,中共官員的兒女,他們賺很多錢,不是從他們有限的工資,而是從腐敗中獲取的,是掠奪中國人民的辛苦錢,他們對美國有著很不同的態度,他們來這裡僅僅為了功利目的,很多情況下他們只為學科技,目的是可以帶回中國,有利可圖。這是另外一代人。 ”

在中共大外宣和統戰攻勢下,近年來美國校園裡出現很多中國留學生與美國價值觀發生衝突的事件。2017年,馬里蘭大學一名中國留學生因為讚揚美國的自由而遭中國學生組織圍攻;數月後,達賴喇嘛應邀到加大聖地亞哥分校發表演講,遭中國學生組織抗議。

到2019年美國校園的小粉紅已經變成戰狼,他們阻撓有關西藏、新疆問題的討論會,趕走與會的流亡藏人,攪黃學校樂團的訪華演出;他們用髒話和下流手勢侮辱不願承認自己是中國人的香港學生。

毛思迪表示,他完全贊成對中國赴美留學生應被限於非科技工程數學專業,“他們可以學習政治學、美國和世界歷史。”

難以兩全

一位不願透露姓名以便自由發表意見的華人學者告訴美國之音,美國要兼顧開放型教育和國家安全確實很難,“你並不了解這個學生的民族主義或共產主義思想到底是怎麼回事,這使得雙方都有風險,你無私地教了他,而且是高材生,教完後突然他說'我要回去了',你不讓他回去,違反人權了,於是你就要防,防的結果可能讓沒有政治動機、為科學而科學的人受歧視。所以我覺得沒有十全十美的解決辦法。”

他表示,問題的關鍵是美中兩國的製度不同,“一個開放,一個封閉,雙方完全不對等。特別不公平的是中國自己不開放,然後要求美國要開放。它所有的信息都封鎖,所有的網站都另搞一套,跟你們的Google、臉書、油管都不通的,它自己已經跟你脫鉤了,然後反過來說,你脫鉤了,你是不對的,而美國方面的反應總是很無力,總覺得好像自己犯了錯誤一樣。”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