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疫情下日益孤立 中國悄然購進美國農產品


中國江蘇南通港的海關官員在檢查美國運來的高粱。(2020年2月11日, 路透社提供)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7:53 0:00

當特朗普總統和中國副總理劉鶴今年1月15日在華盛頓簽署美中第一階段經貿協議時,世界兩大經濟體間的貿易戰看似告一段落。但接踵而至的新冠病毒疫情迅速蔓延,將全球經濟拖入衰退泥淖,也放大了雙方在地緣政治和經貿秩序方面的裂隙。儘管中國通過購買美國農產品和官員承諾希望保住協議,同時也看到自己陷入全球孤立的境地。

週四,美國農業部證實美國向中國出口72萬噸大豆。當天農業部發布的每週報告還顯示,美國在6月4日結束的一周出口了1百萬噸大豆,其中有33.7萬噸銷往中國。此外,中國還購買了64.4萬噸新作物。

同一天,中國前副財長朱光耀,以國務院參事的身份在國新辦的吹風會上談及美中關係時說,北京要堅定不移地捍衛核心利益,同時中美兩國要溝通,重要的問題要保持溝通,在溝通方面要恢復常態。

朱光耀提到,美中經貿第一階段協議因為疫情的發生,落實會有一定影響。他還表示,第二階段貿易磋商肯定會涉及結構性的問題。

在北京決定就香港國安立法後,美國表示香港不再具有高度自治地位,因而有可能會喪失美國法律保護下的優惠政策。美中因香港國安法關係緊張之際,北京悄然購買大量美國大豆,並通過前副財長發出改善關係的聲音。

在此之前,特朗普總統曾表露出放棄美中貿易協議的想法。北京在購進大豆方面的動作,看起來是希望緩和日趨緊張的關係。

儘管中國官員曾強調將會遵循兩國第一階段協議,購買美國的貨物。但外界對於該協議中中國同意在2020和2021年兩年增購2,200億美元的貨物普遍認為難以實現。

美國智庫大西洋理事會近日就美中經貿關係舉行的一個網絡討論會上,參與討論的研究機構中國褐皮書執行總裁利蘭·米勒(Leland Miller)說:“當你看到第一階段協議所處的環境,那可是個非常有雄心的協議,兩年時間基本無法實現。”

米勒認為,由於新冠病毒疫情,加上第一階段協議無法實現,該協議崩潰的壓力也越來越大。他說,雖然還沒有看到崩潰,但今後6個月甚至更長一段時期,美中關係會更為艱難。

前彭博商業周刊中國區主管德克斯特·羅伯茨(Dexter Tiff Roberts)說,所幸美中還沒有到完全崩潰的地步,因為那樣的後果將難以想像。

羅伯茨說:“我們有許多最大的公司的增長多年來都嚴重依賴中國。如今中國已經成為一個主要的全球增長動力,令整個世界都依賴它。”

不過,羅伯茨認為,第一階段協議無法完成的話他絲毫不會感到驚訝。他認為那第一階段協議根本就不是個真正的協議,是建立在一個購買協議上的,第二階段協議才是觸及真正的結構性難題,並與中國的一些重商主義政策相關的,例如迫使想在中國投資的公司轉讓技術、對知識產權保護非常不力,以及為中國公司進行補貼,沒有對美國和其他到中國的外國投資者提供公平競爭環境。

但是,美國前財政部亞洲事務副助理部長羅伯特·多納(Robert Dohner)則認為第一階段協議並不是個糟糕的協議。他將其稱之為“特朗普政府在其最重要的貿易政策關係中至今無法做到的所有事情的總和。”

多納認為,美中貿易必然會是競選中的一個議題。他提到數週前,特朗普表露出他想放棄美中貿易協議的念頭後,中國悄然宣布其主要國營糧食採購機構暫停購買美國農產品,威脅到特朗普總統曾贏過、也是談判期間遭遇最多的關鍵選民。

研究機構惠譽解決方案(Fitch Solution)在一份關於新冠病毒疫情和美中經貿關係的報告中寫道,該機構認為中國不可能完成它和美國在經貿第一階段協議中的承諾,意味著貿易緊張局面會再度出現。

美中兩國經過數月時間的談判,終於在1月中旬簽署了經貿第一階段協議,也有效緩和了美中貿易戰。第一階段協議中,中國同意增加進口美國的產品,而美國則同意不再進一步對中國產品徵收關稅。

惠譽解決方案認為,該協議如其名稱,從來就沒有被認為有可能成為一個解決雙方貿易分歧的最終協議;據了解,雙方本應在2020年總統選舉結束後,就解決其貿易分歧的最終協議進一步談判。但是,中國經濟增長受疫情影響而嚴重放緩,因此可能無法兌現在協議中就購買美國商品所做的承諾。

惠譽解決方案對美中貿易戰的一向看法是會停留在循環起伏的狀態,因為其中結構上的分歧並非短期內會得以解決。原本就不可能完成的購買承諾,在疫情發生後,雙方迫於各自內部的政治壓力而不可能在2020年內形成一個全面的貿易協議。香港的事態發展或可引燃升級的貿易戰。該機構認為,北京會將任何收回香港特別地位的動作視為對其內部事務不可接受的干涉,很可能做出強硬的反應。另一方面,該機構提及國會共和黨籍參議員馬克·盧比奧正加強推進針對北京在新疆和香港的動作進一步製裁以作回應。

事實上,白宮經濟顧問庫德洛在5月26日曾在福克斯新聞網說,第一階段的貿易協議對美國總統唐納德·特朗普已經沒有從前那樣重要了。

惠譽在分析報告中稱,它一再重申的觀點是中國因為新冠病毒疫情和香港事態面臨著日益增強的國際孤立。該機構提及中國國家安全部在5月4日發布的一份供高層領導參閱的報告中也作出相近評估。那份報告警告中國面臨自1989年天安門廣場鎮壓行動以來最強的反華情緒,可能會對更多的貿易關係和經濟前景造成風險。

經濟研究機構凱投宏觀的首席亞洲經濟學家馬克·威廉姆斯(Mark Williams)星期四在該機構舉辦的一個全球經濟分析視頻會上也談到中國正面臨的孤立局面。

威廉姆斯談到特朗普在美中貿易協議上的態度變化說:“我們看到特朗普總統在1月和中國簽署了第一階段協議時,看上去是想要營造一個平台,將自己塑造成一個能夠把中國帶到談判桌上的人,並簽下這個偉大協議。現在他在抨擊中國。不光是特朗普總統,全世界所有人都在抨擊中國。中國看起來沒幾個朋友,也變得更有敵意。”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