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特朗普與拜登的“誰對中國軟弱”之爭


特朗普與拜登的“誰對中國軟弱”之爭。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6:03 0:00

在中國政府因其應對新冠疫情的舉措而受到世界範圍內越來越多的批評與質疑之際,特朗普總統和預計將獲得民主黨提名的總統候選人拜登之間展開了一場“誰對中國強硬,誰對中國軟弱”的政治爭論。

特朗普總統的競選團隊在4月初發布了一條負面競選廣告,指出拜登曾反對特朗普總統在中國爆發新冠疫情后下達針對中國的旅行禁令,稱拜登是在“保護中國的感受” 。這條競選廣告還提到拜登的兒子亨特·拜登跟中國有巨額商業往來,直指拜登出於家族利益而支持中國的發展。

4月16日,支持特朗普總統的超級政治行動委員會“美國第一行動”花費1千萬美元在密西根、賓夕法尼亞、威斯康辛這三個重要戰場州投放一系列以“北京拜登”為主題的競選廣告,指責拜登“在過去40年中在中國問題上一直是錯的”。

此後,特朗普總統在4月18日發推說:“中國非常非常想要瞌睡喬,他們想要收回他們一直在支付給美國的數十億美元,甚至更多。喬是個容易上當的人,是他們的理想候選人! ”

拜登方面也迅速做出了反擊。4月17日,一個民主黨超級政治行動委員會“美國橋樑21世紀”斥資1千5百萬在同樣三個戰場州投放負面競選廣告,稱特朗普總統在新冠疫情中選擇“相信中國”,並為中國提供醫療物資。

隨後,拜登的競選團隊在4月18日發布了另一條長達1分40秒的競選廣告,指責特朗普總統在疫情蔓延之際“倒向中國人”,在1、2月份“15次誇讚中國”。

兩位總統競選人這種針鋒相對的局面表明中國問題成為了這屆選戰的一個熱點議題,也從側面證明對華強硬顯然已然是兩黨共識。民意專家指出,這跟美國民眾對中國的好感度下降有關。

美國企業研究所高級研究員卡琳·鮑曼說:“早在新冠病毒全面襲擊美國之前,美國人就已經對中國產生了不滿,他們對中國的看法變得更加負面。在今年2月中旬進行的一項蓋洛普民調中,對中國的好感率下降至這項長期民調的歷史最低水平,只有33%的人對中國持正面看法。我認為那時我們可以將其歸咎於貿易緊張局勢,以及中國在東南亞海域的擴張主義。所以我認為這兩件事已經造成了對中國的負面看法,當新冠病毒出現時,這種負面情緒就加深了。”

皮尤研究中心4月21日發布的一份最新民調顯示,如今三分之二的美國人對中國持負面看法,約90%的美國人將中國的影響力和實力視為一種威脅。從黨派來看,72%的共和黨人對中國持負面態度,這個比例在民主黨人中為62%。

這種民意的變化自然帶動起兩黨政客在中國問題上態度更趨強硬。除了這個因素之外,在競選中展現對華強硬立場也一直是美國政治人物慣常使用的競選策略。

對此,鮑曼分析說:“美國人想要一個強悍的總統。他們害怕選出一個過於好鬥或過於軟弱的人。

特朗普總統在2016年就充分發揮了這一競選策略,對美中之間多年來不公平的貿易競爭環境不斷提出強烈批評。這一信息在那些飽受就業機會流失海外之苦的“鐵鏽帶”製造業大州里獲得共鳴,而這些州正是對大選具有決定性意義的關鍵戰場。在2020年的大選中,這幾個州或同樣決定著最終的選舉結果,特朗普與拜登顯然都希望利用過去的策略來爭取這裡的選民。

密西根州立大學政治學教授馬特·格羅斯曼說:“如果上次成功了,他們可能會打賭這次還有機會成功。”

特朗普總統在入主白宮後,雖不時讚揚中國領導人,並說他跟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有著很棒的關係,但是他以強勢的做法與中國打了一場長達兩年的貿易戰。在本週二的白宮記者會上,特朗普總統再次強調:“沒有人比我對中國更強硬。”

相比而言,拜登的政治對手批評說,他在擔任參議員和副總統期間鼓勵中國經濟發展和全球化。

道德和公共政策中心高級研究員亨利·奧爾森說:“我認為有一些關鍵州對像拜登這樣的人而言有難度,原因是他跟中華人民共和國之間的長期關係。”

奧爾森認為,在美國民意的變化之下,拜登需要“從對中國的開放的擁抱姿態變成保持謹慎的距離”。

特朗普總統2020年競選活動的聯絡主任蒂姆·墨斐表示,特朗普的競選團隊會將他與拜登在中國問題上的差別作為一個主打議題並不斷提起。分析人士認為,中國問題如何在美國大選中發酵也會影響到大選後美中關係的走向。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