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日本軍事復興以及美日同盟的未來

  • 斯洋

美國總統川普(左)和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右)。

美國總統川普向到訪的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做出承諾,美國將致力於保護日本。觀察人士指出,雖然如此,川普可能還會要求日本增加軍事開支,就像美國現在要求北約歐洲成員國漲軍費一樣,但這個要求將有助於推進安倍晉三一直在謀求的軍事復興。另外,也有學者建議,應該把如何應對中國置於未來美日同盟磋商的重點。

川普希望日本在美日同盟中扮演更大角色

2月10日,川普在與安倍晉三共同舉行的記者會上表示,美日同盟是“亞太地區和平與繁榮和自由的基石。” 在兩人會晤後發表的聲明中,川普表示,美國將“使用全部軍事實力,包括核軍備和常規軍事能力”保衛日本。聲明還說,美國將加強在亞太地區的軍事存在,而日本則承諾在雙方的同盟關係中扮演更重要的角色,承擔更多責任。

分析人士指出,這意味著川普有可能要求日本增加軍事開支的, 就像美國要求北約成員國增加軍費一樣。2月15日,美國國防部長馬蒂斯出席北約防長會議,他在強調北約是跨大西洋合作“基石”的同時,也表示,北約各個成員國需要增加軍費支出。

安德魯·L.奧羅斯(Andrew L. Oros)是馬里蘭州華盛頓學院(Washington College)的政治學副教授、也是研究東亞問題的專家。他說,一旦川普對日本作出同樣的要求,這其實幫了安倍晉三一個大忙。奧羅斯2月16日在美國智庫東西方中心華盛頓分部為他的新書《日本的軍事復興》做宣傳。這本書主要講的是從安倍晉三2006年第一次上台到2016年十年間,日本軍力提升(復興)的過程。

他在接受美國之音記者採訪時說:“在同盟關係之外,我還是認為川普會要求日本增加國防支出,就像他要求我們的其他盟友一 樣。就像我前面所說的,安倍首相其實很歡迎他這個要求的,因為安倍自己也想增加國防開支,但是在政治上一直有障礙,所以從這個角度來說,川普對安倍是有利 的。 ”

日本的軍事復興:“日本回來了。”

奧羅斯在自己書的首頁就寫道:“從軍事安全角度來說,'日本已經回來了'”。他說,日本的自衛 隊擁有全世界最先前的軍事裝備和技術,並且開始向他國提供這樣的裝備;日本與美國和其他國家一起在海上商業航道上巡邏;日本自衛隊還在亞丁灣等地區的反海 盜行動中發揮重要的作用;日本軍官在世界主要國家的首都巡邏,協調全球防衛戰略;日本也參與了聯合國在世界熱點地區的維和行動;日本甚至在吉布提也建立了 自己的海外軍事基地等。

根據2016年,“全球火力”網站提供的全球126國軍事排名中,軍力最強的國家為美國、俄羅斯、中國,但日本在這個排行榜中已經躋身第7。

奧羅斯說,冷戰結束後,日本政治領導人慢慢意識到戰略安全環境的挑戰--中國的軍事擴張和北韓的核與導彈的威脅,所以,不管是左派還是右派,都表示支持日本發展更大的軍事能力。他說,雖然很難指出日本軍事復興的具體開始年代,但是,日本首相安倍晉三的努力應該是其中重要的驅動力之一。安倍晉三從第一次上台後,就著手擴張日本軍力。

奧羅斯說,在奧巴馬政府時期,安倍提升日本軍力的目標與奧巴馬的“亞太再平衡”戰略的目標有所契合。隨著亞太再平衡戰略中,美日同盟的地位的提升,日本借助這一戰略解禁了集體自衛權,解禁武器出口限制,自身軍力得到不斷提升。

不過,奧羅斯認為,日本的軍事全面復興還受到三個條件的製約:第一,亞洲國家對日本二戰期間帝國時代的戰爭的記憶;第二,日本國內反軍事化的信念;第三,美日同盟中,美日軍事力量的不對等。比如,美國沒有同意日本在修訂《美日安保合作指針》時,加入允許日本獲得對朝鮮獨立實施預防性打擊的權利的條款。

但是,奧羅斯認為,川普會幫助安倍取得更大成就。川普要求日本增加軍費開支就會為安倍的拓展軍力的計劃注入新的生命。他說,他指出日本並沒有正式的規定,國防開支不得超過國民生產總值的1%,他說即便是增加到1.2%,鑑於日本GDP的規模,對於日本來說,這也是一筆很大的數字。

有中國媒體指出,美國允許“日本將在美日同盟中扮演更重大的角色,承擔更多的責任。”意味著川普將給予日本更多的空間和余地。報導說,一旦安倍擺脫了美國的約束,在修憲問題上少了一大阻力,日本的防衛能力迎來質變可能就是時間問題了。

日本發展完全獨立軍力,抗衡中國並不現實

不過,奧羅斯在回答聽眾提問時表示,雖然如此,日本發展完全獨立於美日同盟的軍力,並以此來抗衡中國,並不現實。

他說,1980年代,在日本經濟發展強勁,技術領先的時候,日本一些民族主義者的確呼籲日本發展獨立軍力,不過,卻沒有得到足夠的政治支持。但是,現在這樣的要求已經變得不現實。

他說:“很難想像,沒有與美國的堅定盟友關係,日本能發展出獨立的軍力來抗衡中國是現實可行的。”

中國政治經濟發展將最大影響未來的美日同盟

安倍晉三2月14日出席日本眾院預算委員會會議時,談到他與川普的會談,他說:“我已向川普總統表示,如何應對中國是本世紀最大的課題。”

在華盛頓的另外一場新書發布會上,美國學者為如何應對這個“最大的課題”提出了建議。

美國卡內基和平基金會研究員、美國國防部前負責美日、美韓戰略事務的官員詹姆斯·肖赫夫(James L Schoff)星期三2月15日出版新書《尋求共同福祉的不尋常聯盟》, (Uncommon Alliance for the Common Good), 介紹冷戰後的美日同盟的發展,並為川普政府時期美日同盟的走向出謀獻策。

他在書中說,中國未來的經濟和政治發展和演變是美日同盟中最重要的變量。他說,雖然是美中和日中關係中經濟依存越來越強烈,共同利益也在增長,但是,這兩組關係中存在零和競爭、互信缺乏以及世界觀衝突的因素,這不但阻礙了合作,並可能引發破壞性衝突。

他認為,對美日同盟來說,積極抗衡中國的一個辦法就是幫助在中國周邊建立一個強大、穩定和繁榮的東南亞。這個區域對美國和日本都很重要,而且也可以影響中國。

他說:“我是這麼想的,怎麼把中國拉入我們創建的現行系統?一個辦法就是讓一個地區參與進來,建立共同的東西, 而不僅局限哪塊礁石屬於哪個國家,哪條船應該到哪個地方,不局限於哪個國家的民主或是人權,而是將整個地區聯繫起來,建立一個區域合作機制。我認為東南亞 最合適。”

他強調說,這樣做的目的不是遏制中國,也不是限制中國在東南亞的影響力,而是促進一個地區的建立,這個地區對所有域外國家來說,都可以進入,而且重要的資源得到保護。

他建議,應該把中國政策和支持東南亞地區的平衡發展放在未來美日同盟磋商的議程之首。他說,川普和安倍的會晤為未來的美日關係建立了一個良好的開端,至少安倍讓川普相信,日本的繁榮對美國的繁榮有利,日本不是美國的“負資產”。

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已經在努力加強與東南亞國家的關係。安倍晉三1月12日至17日將歷訪菲律賓、澳大利亞、印度尼西亞和越南,與各國首腦會談。日本共同社報導說,鑑於中國在南中國海的活動,安倍此舉旨在加強與四國在安全保障和經濟領域的合作。

美國方面,美國海軍宣布,美國海軍以核動力航母卡爾·文森為核心的航母戰鬥編隊18日開始在南中國海地區展開例行巡邏。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