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川普與金正恩的歷史性會晤引發的問題


美國總統川普(右)和北韓領導人金正恩。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9:10 0:00

美國總統川普同意與北韓領導人金正恩進行直接會面使人們對這次歷史性的會晤寄予很高的期望,但也引發諸多問題。美國的北韓問題專家也對會晤不成功可能帶來的後果表示了關切。曾經與北韓進行過談判的前美國國防部長佩里尤其表示,美國必須對會談能夠達到的目標有實際的期待,即使北韓簽署了解除核武器的條約,其實施也是無法核實的。

川普總統同意與北韓領導人金正恩舉行會晤讓美國的國防與外交政策專家都大感意外。前美國駐聯合國大使博爾頓在接受媒體採訪時把川普的這個決定稱為“外交上的震懾行動”,意即它與美國在伊拉克戰爭期間所採取的“震懾行動”有得一比。

曾經與北韓進行過面對面談判的前美國國防部長佩里在一份聲明中說,川普計劃與金正恩會面的消息使他很受鼓舞。他說,這是對由相互侮辱對方構成的外交的重大改善。

曾經擔任過奧巴馬總統的助理以及副總統拜登的國家安全顧問卡爾(Colin Kahl)認為,川普同意與金正恩今年5月會面是一次很大的賭博,但是它也可能為也許是世界和平最嚴峻的威脅帶來突破。

一些外交政策專家甚至認為,同意舉行會談本身就是對北韓做出了巨大的讓步。

丹馬克:進入未知領域

威爾遜國際學者中心亞洲項目主任丹馬克(Abraham Denmark)星期三在一個電話會議上指出,朝鮮邀請美國領導人舉行會晤本來是一個標準做法,美國以往的總統之所以沒有接受邀請是因為同意這樣做是給朝鮮的一個巨大讓步,會抬高北韓領導人的身價,給金氏政權提供合法性。這次所不同的是,川普總統竟然在沒有要求北韓採取任何行動的情況下接受了直接會晤的邀請。他認為,川普這樣做是拋棄了美國對朝政策上的一般常識。

他說:“在北韓沒有放棄任何東西的情況下早早的作出這些讓步,這的確是把這次的談判完全反過來了。所以說,我們真的是處於一個未知的領域。”

蒂馬奇奧:會面可以看成是美國的讓步,也是值得歡迎的轉變

華盛頓研究機構新美國基金會的高級研究員蒂馬奇奧(Suzanne Dimaggio)負責美朝之間所謂的“第二軌道”談判,去年分別在日內瓦、平壤和奧斯陸與北韓人舉行了會談,是美國少有的與北韓人進行過對話和談判的人。她在推文中表示,我們本來預期,這樣一個高度象徵性的會晤會在得到了一些具體成果之後才會發生,而不是之前。

她也認為,在北韓人做出任何具體的事情之前,川普已經給他們做出了一個重大的讓步,即讓他與一個自由世界的領導人舉行史無前例的會晤。但是她同時也表示,看待這個問題的另一角度是,美朝之間此前正在迅速的走向可能的軍事衝突,而這樣一個走向外交的重大步驟是一個值得歡迎的轉變。她說,如果這次會晤有助於建立一個認真、持續的談判程序,那麼這是一個積極的舉動。

如何使會談成功而不是陷阱?

尼克松總統創辦的國家利益中心國防研究主任、《國家利益》雜誌的總編卡奇亞尼斯(Harry Kazianis)認為,川普與金正恩的會面將是歷史性的時刻。他對如何使這次會面獲得成功而不成為一個陷阱提出了五點建議:一是確保我們的盟友對可能與北韓達成的交易意見一致;二是會面不能在北韓境內舉行,因為這將會給金正恩以巨大的宣傳上的勝利;三是華盛頓和首爾不會停止之前計劃好的軍事演習;四是北韓必須列出一個放棄其核武器的計劃或是時間表;五是美國對朝鮮的壓力最大化運動必須繼續,直到會談成功。

蒂馬奇奧:與北韓會談必須做大量的準備挑戰巨大

新美國基金會的蒂馬奇奧認為,我們面臨的一個重要問題是,美國是否有必需的坐功來與北韓進行直接的談判。她說,美國必須為這次會面進行大量的準備,否則會有讓它成為一次有名無實的會晤的風險。眼下,金正恩正在設定日程和步伐,川普政府是在做出反應。在她看來,川普政府需要很快採取行動來改變這種局面。

她還告誡說,“與一個我們多年幾乎沒有什麼溝通的敵手進行接觸是一個尤其困難的挑戰。一個被掏空的國務院只會放大這些挑戰。這,與川普總統喜歡脫稿的傾向以及他對威權人物的崇拜結合起來,只會削弱我們的談判地位。”

最大的擔心是會談失敗使得軍事衝突更為可能

在國防部擔任過負責東亞事務的副助理部長丹馬克表示,他最擔心的是兩人會晤後沒有達成協議可能造成的後果。

他說:“對於我和很多其他人來說,這引發了這樣的擔心,即如果外交失敗了,就有可能發生軍事衝突。川普總統會說,我們嘗試過外交,如果我做不了,沒有人會做。我們幾十年來都試圖通過外交解決問題,這意味著只剩下一個選項了。”

前美國總統助理卡爾的建議

目前是斯坦福大學國際研究所高級研究員的卡爾在推文中表示,這次會晤的成功需要川普政府做一些他們到目前為止還不很擅長的事情,包括啟動一個跨部門的程序,讓所有利益相關方就我們希望這次會晤達到的目標達成一致並發出同樣的信息。美國需要考慮現實的眼前以及長遠目標是什麼以及在談判的每一步美國願意做出的讓步。他還認為,美國需要與南韓以及日本進行密切的協調,尤其是在南韓總統文在寅今年4月與金正恩舉行會晤後。

卡爾還建議,川普政府需要現在就組建一個有能力和有經驗的談判團隊,為會談做準備,而不是浪費幾個星期的時間才揣摩清楚。他還認為,由於川普與金正恩峰會的災難性失敗將會扼殺任何外交的機會並使這兩個善變的領導人加速走向戰爭的道路,因此川普必須做功課,聽取顧問的意見並進行自律,包括在推特上。他說,任何希望和平解決朝鮮問題的人都應當希望川普在這個問題上獲得成功,而這意味著繼續給川普政府以及總統本人施壓,讓他們事前做一切必要的事情,加大會面成功的可能性。

佩里:會談涉及的兩個關鍵問題

針對卡爾的這些建議,前國防部長佩里在推文中回應說,成功沒有容易之路,但是如果川普政府在峰會發生前致力於在這些方面做好準備,那就有成功的希望。

他在一份聲明中說,這次會晤涉及兩個關鍵的問題:一是我們將與北韓談什麼?也就是說,美國預期從中得到什麼以及美國願意給北韓提供什麼。第二個問題是,在會談時美國與北韓將做什麼?美國及其盟友是否會維持對北韓的壓力?朝鮮是否會繼續其導彈與核武器的測試?

佩里:有理由懷疑北韓願意放棄核武庫如何核實是關鍵

在他看來,川普政府的聲明表明,美國的目標是讓北韓解除其核武庫,成為一個無核國家。他認為,有充分的理由懷疑北韓願意走那麼遠,而且即使他們願意,這裡仍然有一個根本的問題,這就是我們如何核實這樣一個協議。

佩里說,鑑於美國不知道北韓究竟擁有多少可以使用或是還在製造過程中的核武器,也不清楚他們所有核設施的位置,而且美國也從來沒有實施過統計了實際彈頭數量的條約(美蘇核條約統計的是導彈數量,而實際彈頭與導彈數目之間可能存在很大的偏差),因此即使朝鮮簽署了一個解除所有核武器的條約,認為我們可以可靠的核實這個條約的實施將是一個根本性的錯誤。

佩里表示,他一直高度傾向與北韓會談,但是這樣的會談必須建立在什麼可以談判以及什麼可以得到核實的現實期待的基礎上。

佩里去年12月6日在接受美國之音中文部的電視專訪時呼籲美國盡快與北韓進行對話來化解北韓的核危機。他在採訪中強調,美國必須與實際的北韓,而不是我們希望看到的北韓打交道。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