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從諮詢公司轉身進入執政當局拜登內閣人選遭各界審視


當選總統拜登及其任命的外交團隊(法新社2020年11月24日)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0:27 0:00

美國當選總統拜登的外交國安團隊,因其成員與諮詢和投資公司的聯繫正在受到審視。參議院情報委員會代理主席、共和黨人魯比奧再次對拜登的團隊人選提出質疑,稱他們幫助美國企業與中共做生意。與此同時,特朗普政府撤掉了國防部一個高級顧問委員會的多名成員,包括主張對華接觸的建制派核心人物前美國國務卿基辛格和奧爾布賴特。

魯比奧質疑拜登團隊與中共有牽涉

佛羅里達州共和黨聯邦參議員魯比奧星期一(11月30日)在推特上說:“如果美國的外交政策和國家安全機構讓那些因為促成美國企業與中國共產黨做生意而剛剛獲得酬勞的人來領導,美國不會變得更加強大和安全。”

《紐約時報》和《華爾街日報》等美國多家媒體報導說,拜登團隊中的一些成員與華盛頓戰略諮詢公司WestExec Advisors 和投資基金公司Pine Island Capital Partners關係密切,包括拜登提名出任國務卿的布林肯(Anthony Blinken)以及可能擔任首位女性國防部長的米歇爾·弗勞諾(Michele Flournoy)。

拜登內閣人選遭到審視

WestExec Advisors於2017年由布林肯和弗勞諾以及另外兩名奧巴馬政府時期的官員共同創立,公司業務包括在“戰略競爭時代管理和中國相關的風險”,為美國企業在中國市場的經營活動提供策略建議。拜登提名擔任國家情報總監的海恩斯(Avril Haines)也曾在這家公司任職。公司團隊幾乎都是奧巴馬政府時期的官員,其中有五人目前在拜登的過渡團隊當中,參與審核聯邦政府機構的交接文件,為拜登政府明年1月就職後順利施政做準備。

此外,拜登提名的美國常駐聯合國大使琳達·托馬斯-格林菲爾(Linda Thomas-Greenfield),在前國務卿奧爾布賴特任主席的奧爾布賴特石橋集團出任高級顧問。奧爾布賴特石橋集團在其網站上表示,公司最大單一國家業務是中國區業務,在北京和上海設有辦公室,中國負責人是前中共外交官員。這家公司也有三位高級顧問在拜登的過渡團隊當中。

公職人員在離開公共服務部門以後進入這些私人行業,而後又回歸政府部門,並不少見。然而,進步派團體和一些監督政府運作的非政府組織敦促拜登團隊透明,包括公開提名人選的財務關係和客戶信息。共和黨人表示,他們會在確認聽證會上要求這些信息,他們想要知道這些公司是否為外國控股的企業、貿易團體或與外國政府有關聯的公司提供過諮詢服務。

在參議院頗具影響力的德州共和黨聯邦參議員科寧(John Cornyn)星期天在推特上表示,參議院“沒有義務確認”不願披露對外聯繫的任何人選。

拜登提名的這些內閣人選,需要經過參議院的確認聽證和表決程序,才得以就任。共和黨目前在參議院佔據多數席位,如果共和黨在佐治亞州明年1月兩個參議員席位的特別選舉中勝出,將能保住多數席位,進而在拜登政府的內閣任命上有更大的掌控權。

目前任參議院情報委員會代理主席的魯比奧上週曾批評拜登提名的外交和國安最高官員人選“將會有禮且有序地照看著美國的衰落”,暗示其有可能會對這些人事提名投下反對票。他本週一對於拜登團隊與中共有染的批評更是加深了這個暗示。

對於這些質疑,拜登發言人安德魯·貝茨(Andrew Bates)對紐時表示,拜登承諾構建美國歷史上在道德上最有力的政府,每一位內閣成員都會遵守嚴格的道德規定和所有披露要求。

聯邦政府操守辦公室(Office of Government Ethics)將會要求布林肯、海恩斯以及弗勞諾(如果她被提名為國防部部長的話)公開披露過去兩年中向他們支付超過5000美元的人員名單。

WestExec Advisors一位發言人對《華爾街日報》表示,公司將會根據要求做出披露。這位發言人說,公司主要為有海外業務的美國企業提供諮詢服務,很少一部分企業來自美國親密盟友,沒有任何中國客戶。

拜登的外交國安團隊大多是奧巴馬時期的建制派人馬。民主黨領袖認為這是一支“久經沙場歷練”的團隊,正是美國所需要的。

特朗普政府重整國防顧問委員會解職建制派

在拜登召回前朝官員之際,特朗普政府似乎在繼續進行去建制派的努力。

據美國媒體報導,五角大樓的國防政策委員會13名成員中的至少11人被解除了職務,包括曾在尼克松政府時期擔任國務卿的基辛格(Henry Kissinger)和在克林頓政府擔任國務卿的奧爾布賴特(Madeleine Albright)。

國防政策委員會是一個由前國家安全高級官員組成的外部顧問小組,就長期戰略性國防事務為五角大樓領導層提供獨立的意見和建議。委員會的人員構成通常包括前軍方高級官員、前國務卿、前國會議員、前高級外交官和外交政策專家。

突然被免職的還包括前海軍作戰部部長、退役上將加里·拉夫黑德(Gary Roughead)、小布什政府的副國家安全顧問克勞奇(JD Crouch II)、眾議院情報委員會前高級成員簡·哈曼(Jane Harman)、曾在小布什政府出任財政部負責國際財政事務副部長的麥考米克(David McCormick)。目前尚不清楚委員會中剩下兩名成員的狀態。

《外交政策》網站上個星期最早報導了這個消息。報導援引國防部一位官員的話說,這是“考慮已久的調整的一部分”。

代理國防部長米勒(Christopher Miller)在給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的一份聲明中說,他對“離職的委員會成員表示感謝,其中的許多人已經任職幾十年”。他還表示,“隨著我們調整國防部以適應大國競爭,我期待在未來幾天任命新的委員會成員。”

何天睦:重組委員會以便更好對華競爭拜登或保留特朗普任命

蘭德公司國際防務問題專家何天睦(Timothy Heath)對美國之音表示:“這個決定表明美國政府在與中國的競爭方面有一種緊迫感,他們期待有新鮮的想法和專業能力來協助應對這場競爭。目前的成員包括亨利·基辛格等知名人士,但是特朗普政府官員似乎認為,他們的專長不足以為美國競爭提供所需。”

根據聯邦公報(Federal Register)的公告,國防政策委員會於10月召開過一次非公開會議,內容關於製定對華長期戰略以及太空威懾。

《華盛頓時報》當時報導說,一些共和黨外交政策分析人士批評委員會的成員構成,認為他們不能準確反映特朗普政府的對華強硬立場。

97歲的基辛格是美國對華接觸政策派的元老和核心人物。基辛格最近在彭博社舉辦的“創新經濟論壇”上表示,美中領導人之間應建立更好的對話機制,兩國應必避免訴諸軍事衝突,希望可以導向一些合作。

他說,特朗普應對中國的方式更多是對抗式的,無法無止境地運用;而對於拜登提出的聯合盟友應對中國,他表示,“針對某一特定國家的聯盟是不明智的,但是情況需要時,有必要建立聯盟應對危險。”

委員會中的其他一些成員在私人領域與中國也有聯繫。前國務卿奧爾布賴特是美國戰略諮詢公司奧爾布賴特石橋集團(ASG)的主席,這家公司與中國廣泛的業務往來。

前美國財政部官員麥考米克是全球最大對沖基金橋水基金(Bridgewater)的總裁,該公司於2016年進入中國,創立和發行外商獨資的私募基金。

《外交政策》引述政府官員的話說,特朗普政府一直試圖重組國防政策委員會,任命一些被視為忠於總統以及不是華盛頓建制派的人士進入委員會,但遭到五角大樓高層阻止,他們希望維持現有委員會以確保政策的連貫性。

11月早些時候,特朗普總統解僱了國防部長埃斯珀(Mark Esper),負責政策事務的代理國防部副部長安德森(James Anderson)隨後宣布辭職。五角大樓之後對高層人事做出重大調整,撤換了幾名高級官員,代之以被認為是忠於特朗普的人。

曾在小布殊和克林頓政府的國家安全委員會任職的杜克大學政治學和公共政策教授彼得·菲弗(Peter Feaver)對美國之音表示,國防政策委員會委員由國防部長任命,但在實際操作中是由負責政策事務的副部長提名和推介,略經白宮審核。

不過他認為,政府換屆後新政府通常都會重新調整委員會的委員構成,沒有很好的理由在那之前撤換成員。他在電子郵件中對美國之音表示:“這只能讓人猜測,即將離任的特朗普政府是在算一些舊帳(score-settling),或許也是試圖加強忠誠部下的資歷,這些人很快就會遠離國防權威圈子,只能遊走在邊緣地帶。”

何天睦認為,拜登就任後可能會再次調整委員會成員構成,但不確定是否會將同一批人召回,畢竟一些人已是耄耋之年。他說:“拜登也許認為,確實需要一些新鮮的視角,即便他不認同特朗普中意的那些專家。”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