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特朗普“新冠”政策持續惹爭議


特朗普總統在白宮冠狀病毒應對措施記者會上。(2020年3月13日)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1:45 0:00

美國總統特朗普星期五(3月13日)宣布,美國進入“全國緊急狀態”(national emergency),以便對遭受冠狀病毒疫情影響的美國人進行更直接的救助。此前,特朗普3月11日發表全國電視講話,引髮美國各界和輿論的持續批評。

美國總統特朗普3月11日對全國發表電視講話,宣布美國將限制歐洲到美國旅行30天,限制令3月13日午夜生效。特朗普表示,這樣做是為了阻止新冠病毒感染進一步傳播。美國國會議員、醫學衛生專家和公共輿論,持續批評特朗普的講話避重就輕,沒有提出解決新冠病毒檢測試劑缺乏和檢測人數太少等迫切問題的辦法。

國會參眾兩院民主黨領袖、眾議院議長南希·佩洛西和參議院少數黨領袖查克·舒默對特朗普的講話回應說:“令人震驚的是,總統沒有說明,政府將如何解決美國各地缺乏冠狀病毒檢測試劑盒的問題。”

美國國家過敏和傳染病研究所所長安東尼· 福奇醫生在國會作證時表示,目前美國檢測冠狀病毒的系統是失敗的。

福奇說: “讓我們承認這一點。 事實是我們系統的設置,如疾病防控中心主任雷德菲爾德醫生所說的那樣,把這個系統擺在公眾面前,如果某個醫生要求檢測,你就能得到檢測,就像其它國家那樣,任何人都很容易得到檢測。但是我們的系統不是這樣設置的。若問我美國是否也應該這樣?我說應該。 但我們的系統不是這樣。”

曾在美軍國防語言學院任職的白伊麗(Elizabeth Bowditch)認為,特朗普總統對美國疫情採取了否認的態度。白伊麗對美國之音說:“他可能相信自己的宣傳,說這些都是民主黨的騙局,是又一次企圖打倒他的努力。但是他的這個態度,對美國的公共衛生是非常危險的。如果要我給他的作業打分的話,我會給他一個F(不及格)。”

白伊麗表示,2018年特朗普政府作為重組和削減開支措施,解散了白宮國家安全委員會下設的“全球衛生安全小組”,這無疑也影響了美國目前對冠狀病毒的應對。

前美國國防部官員唐安竹(Drew Thompson)對美國之音表示,美國對冠狀病毒應對的成功與否,不應僅僅以聯邦政府的努力來衡量。他說:“儘管媒體更多地關注總統和華盛頓的政黨政治,但是地方政府和社區的應對行動,在許多方面發揮了更為重要的作用。”

唐安竹認為,在中國疫情爆發之初,美國政府無法從中國獲得及時、準確的信息,包括中國拒絕合作。他說:“直到2月中旬才允許美國專家去中國調查疫情;而那時疫情早已經廣泛傳播,這導致了全球應對疫情的遲緩。”

白伊麗說:“奇怪的是,今年1月份時,特朗普卻一直在讚揚習近平抗擊冠狀病毒的努力,而中國政府顯然是在隱瞞疫情的程度。”

《波士頓環球報》報導說,儘管麻薩諸塞州州長查理·貝克和該州衛生官員多次做出保證;但是麻州的醫生們表示,對新冠病毒的檢測嚴重不足,阻礙了控制當地冠狀病毒爆發的努力。

波士頓麻省總醫院的莫尼克·奧羅拉·特洛醫生(Dr. Monique Aurora Tello)表示,自己親自看診了8名可能感染冠狀病毒的病人,其中一些人最近還曾乘坐公共汽車和飛機;但是卻無法對一些疑似病例進行檢測。“一些人的檢測還在等待中,但是州政府不讓我們對所有這些人進行檢測,” 她在自己的臉書上寫道,“檢測根本不夠!”

曾在美軍國防語言學院任職的白伊麗表示,除了檢測試劑供應不足和聯邦疾病防控機構為檢測設定的“門檻”太高之外,官僚程序也是造成美國目前檢測力度和範圍不足的一個重要原因。

白伊麗說:“除此之外,美國嚴格的保護隱私法律,已經阻礙了醫學專家在患者沒有簽字同意的研究中使用患者數據。實驗室需要聯邦授權才能進行特定的測試,這推遲了更廣泛的測試,使得遏制疫情更加困難。”

《紐約時報》披露的一位西雅圖傳染病醫生的故事便是一個例子。美國首例確診冠狀病毒病例在西雅圖發現時,華盛頓大學醫學院傳染病專家海倫·朱醫生(Dr.Helen Y. Chu 音譯)就開始思考:這個病人是否感染了他人?新冠病毒是否已經在社區潛伏和傳播。

朱醫生正巧在做一個針對流感的研究項目,她的團隊已經在附近地區出現症狀的居民中收集了鼻腔試棒,他們有能力將研究項目轉為檢測冠狀病毒,但是需要聯邦和州政府的批准。朱醫生提交申請的幾乎所有機構官員,都拒絕了她的想法。

最後朱醫生和她的同事再也不想等了,在沒有獲得政府批准的情況下,於2月25日開始了冠狀病毒檢測;發現一個沒有近期旅行史的當地青少年的檢測結果呈陽性。

州政府監管機構命令他們停止檢測。朱醫生和同事們承認,沒有經過當事人明確許可,聯邦和州政府沒有批准的情況下,這樣做存在倫理問題。但是,她同時表示,在關乎民眾生命的緊急情況下,應該有更多的靈活性。

特朗普在3月11日的全國講話中,一度稱新冠病毒是“外國病毒”,並且批評歐洲國家沒有採取他所實施的“同樣的預防措施”;意指他在疫情爆發之初,實施了中國來美旅行限制。

特朗普在講話時宣布的歐洲來美旅行限制,也成為公共衛生專家和輿論批評的焦點。

《大西洋》雜誌一篇署名大衛·弗魯姆的文章說:“這項禁令代表特朗普對集體安全和集體威脅概念的再次反駁。中國正在向意大利提供醫療援助;但是他卻希望斷絕與昔日朋友的聯繫:孤立了美國,拋棄了世界。”

美國外交關係委員會全球衛生專家黃嚴忠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表示:也必須要承認,美國疾病防控中心等美國政府機構在美國疫情初期階段,沒有能夠採取更加積極的態度來應對病毒的流行。特朗普在疫情初期實施的旅行限制措施,存在很多漏洞。

黃嚴忠對美國之音說:“比如,當時只是限制中國公民從中國入境美國,但是沒有限制美國公民和永久居民入境;而且也沒有實行任何隔離和檢測措施。這是一個很大的漏洞。如果當時就對從中國,特別是從武漢入境人員,就立刻採取措施的話,現在美國疫情的局面就會大不一樣。”

據悉,特朗普此次宣布的歐洲來美30天旅行禁令,仍然不包括來自歐洲的美國公民和永久居民入境美國。

目前新冠疫情在美國幾十個州持續蔓延,確診和病亡人數繼續增加。包括首都華盛頓哥倫比亞特區,以及毗鄰的馬里蘭州和維吉尼亞州,都已經宣布進入緊急狀態,許多公立學校已經關閉;大型公眾活動已經取消;路易斯安娜州成為首個宣布推遲總統初選的州。

紐約州州長庫默3月10日宣布,在新冠病毒發生社區傳播的新羅謝爾市方圓一英里範圍,設立“控制區”。該社區位於紐約市近郊的韋斯特切斯特郡。國民警衛隊12日已經進入這一地區。這是新冠疫情在美國爆發以來,美國首個疫情防控“控制區”。

世界衛生組織3月11日宣布,新冠病毒疫情已經成為“全球大流行”。世衛組織官員不點名地批評包括美國在內的“一些國家”對疫情的“不作為”程度“令人震驚”。中文社交媒體和一些中國民眾對美國的所謂首例“封城”持揶揄態度,把飽受爭議的武漢封城與其相提並論。

美國外交關係委員會的黃嚴忠表示,許多人從中國的角度來看,會做出特朗普政府非常不作為的結論。但是,他們不了解美國的社會體系,因為許多事情不是聯邦政府在做的。他說:“比如,學校要不要取消課程,員工是否要呆在家中工作,這些都是由學校和企業等非國家機構來決定的。而在中國的體制中,這些行為都是國家行為。”

黃嚴忠認為,任何一項好的公共政策,需要大量的考量和平衡,既要提供最大限度的保護,也要考量不要對經濟和社會帶來太大衝擊,是需要在一系列的選項光譜的中間做出決定。“具體怎樣做,各個國家要根據自己的國情來決定。”

反觀中國應對疫情的做法是,不惜一切代價去抗擊疫情,而不去考慮對社會和經濟造成的傷害,比如對其他患有慢性病和特殊疾病的人的藥品需要,犧牲他們的利益,來實現抗擊疫情的總目標。黃嚴忠補充道:“如果人們從這個角度來評判美國對疫情應對的努力,自然會認為做得非常不夠。”

前美國國防部中國事務官員唐安竹認為,很難將紐約韋斯特切斯特郡的遏制措施,與中國的封鎖措施進行比較。與目前發生在韋斯特切斯特一平方英里地區的社交距離措施相比,中國的強制禁閉和限制行動措施是更全面的。唐安竹說:“而在紐約的隔離區內,店鋪和商家仍然照常營業,人們仍然可以自由走動;只是包括學校和禮拜場所在內的大型人群聚集活動被取消了。”

這個疫情隔離控制區所在的新羅謝爾市市長諾姆·布拉姆森(Noam Bramson) 對美國之音說:大約有一千人處於隔離狀態,一些公共機構關閉,這對當地民眾正常的生活造成了影響。布拉姆森同時表示,他的城市沒有足夠的資源為每名想要接受檢測的居民進行檢測,這也正是美國各地都面臨的問題。

評論 (1)

此論壇已被關閉。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