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12名被扣押深圳的港青家屬拒絕中國官派律師


12名被扣押深圳鹽田看守所港人家屬9月12日在立法會首次會員傳媒,他們提出四項訴求,表明拒絕中國官派律師,要求港府協助,立即將12港人接回香港。(美國之音湯惠芸拍攝 )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5:26 0:00

12名參與去年反送中運動的香港青年,8月底懷疑搭快艇偷渡到台灣途中被中國海警攔截,被扣押深圳鹽田看守所超過20日。12名被扣押的港人家屬星期六首次會見傳媒,有家屬哭訴親人被秘密關押,至今音訊全無、生死未卜。多名家屬表示,委託中國內地代表律師到看守所嘗試與當事人會面,但被中國當局阻撓,甚至勸退代表律師不能承接有關案件。12港人家屬表明,拒絕中國 “官派律師”,要求港府協助,立即將12人接回香港。

包括涉嫌觸犯港版國安法的 “香港故事”成員李宇軒在內的12名香港青年,8月23日在香港東南方水域被中國廣東海警拘捕。一眾家屬其後透過香港警方收到來自中國當局的《港澳居民被採取刑事強制措施情況通報表》,知會家屬他們正於深圳市鹽田看守所被拘留。

12港人家屬表明拒絕中國官派律師

今次事件是去年反送中運動,以致今年6月30日港版國安法實施,引發抗爭者逃亡潮後,首次有參與去年反送中運動的香港青年,懷疑偷渡到台灣途中被中國海警截獲,引起香港各界以致國際社會關注。

12名被扣押的港人家屬在民主派立法會議員朱凱迪、涂謹申,以及民主派立法會初選勝選人鄒家成陪同下,星期六(9月12日)首次會見傳媒。

朱凱迪代表家屬宣讀聲明表示,獲得香港警方通知後,家屬循正式途徑委託中國律師前往鹽田看守所會見12港人。中國當局要求家屬辦理中國公證書才獲准會面,不過到目前為止,共有6位家屬委託的律師被拒絕安排會面,其中兩位已帶備中國公證書。當局更聲稱被拘留人士已經 “委託” 其他律師,亦即 “官派律師”。

朱凱迪說:當局更聲稱被拘留者已 “委託”其他律師,亦即 “官派律師”。這意味著當局決心全面封鎖一切有關12港人的消息。事件發生至今已21日,12港人被秘密關押、音訊全無,其中更有未成年人士。

民主派立法會議員朱凱迪(左起)及涂謹申與民主派立法會初選勝選人鄒家成,陪同12港人家屬會見傳媒。(美國之音湯惠芸拍攝)
民主派立法會議員朱凱迪(左起)及涂謹申與民主派立法會初選勝選人鄒家成,陪同12港人家屬會見傳媒。(美國之音湯惠芸拍攝)

提4項訴求冀將12人接回香港

朱凱迪宣讀聲明表示,家屬想由自己委託的律師親眼見被拘留者一面都不可得,香港政府更從未提供任何實質協助。因此,家屬決定鼓起勇氣、挺身而出表達4點要求。

朱凱迪說:一、拒絕 “官派律師”,並促請(中國)當局立即讓家屬委託的律師面見被拘留者;二、要求中國當局提供合適藥物予有需要的被拘留者;三、要求中國當局准許被拘留者致電家屬;四、要求香港政府確保港人權利得到保障,並立即將12港人由中國大陸接回香港。

港青母親哭訴未知兒子生死

其中一位被拘留人士李子賢的媽媽李太太表示,已聘請中國內地代表律師,並且帶備中國公證書到看守所要求與李子賢會面,當局告知李太太會在48小時内會回覆,但是不久後卻通知她已經為她的兒子李子賢委托了兩名律師,李太太強調,不相信她的兒子會委托其他代表律師。

李太太說:我是李子賢的媽媽,我是聘請了中國的律師代(表)我的兒子,即是取得了公證那些(文件)去找他,都是找不到他。它(中國當局)說48小時之內會回覆,但是沒多久之後它就回覆說委託了它們官方的律師、兩位,我的律師都很無助,我們是沒有回大陸,我和我的兒子都沒有回大陸的,我們不會委託官方的律師,我們在大陸亦都不認識人,我不知道為甚麼事情會這樣,即是我想請我自己的律師都不可以。

李太太哭訴,8月底事發至今超過20日一直未能與兒子聯絡,無法得知他的生死。

不信任官派律師不敢想最壞情況

李太太回應現場記者提問時強調,不信任中國官派律師,而且不敢想像最壞的情況會如何,她只是希望兒子盡快回到香港。

李太太說:我自己找到律師為何我要官派的律師呢﹖我是一點都不會信任官派的律師,我不覺得它會公平,我其實到現在都是想我的兒子回來(香港)。

記者提問:估計最壞的情況會是怎樣﹖如果真的繼續官派律師﹖

李太太說:其實我想如果官派律師,我相信我的兒子都不會信任,也不會跟他們說些甚麼,這是最壞的情況。

涂謹申指應讓當事人自己決定律師人選

涂謹申表示,中國當局安排官派律師主要是由於被拘留人士沒有錢聘請律師,或者其他原因找不到合適的律師,才會讓官派律師上場,而這兩種情況都沒有發生在目前被拘留的港人身上,涂謹申認為,中國當局無論如何應該讓當事人自己決定是否接受家屬委託的律師。

涂謹申表示,多名受家屬委託的中國內地律師接受香港傳媒訪問時表示,嘗試與當事人會面時遇到很多阻力,甚至多名代表律師被勸退不能夠承接有關案件,令人質疑12名被拘留人士在中國內地的法律權益不受保障。

涂謹申說:過程裡面是很多艱難的,也有記者訪問過那些家屬找的律師,那些相關的市,或者是省的律師公會,或者相關的政府機關竟然是勸告受家屬委託律師不要去代表這個被拘留人士,怎會這樣呢﹖即是這個是很奇怪的,是不是﹖然後突然間就有個官派律師,這樣你可以想像家屬是多麼的擔心呢﹗

港府有責任確保港人權益在中國受保障

涂謹申表示,他過去多次處理海外港人的案件,包括2018年4名港人在菲律賓因藏毒罪被判終身監禁。他認為香港政府絕對有責任令香港人在中國內地受到應有的法律權益的保障。

涂謹申說:特區政府是絕對有責任,是要去保障香港人在(中國)內地的合法權益受保障,即是等於中國政府很多時都幫中國的人民、公民在外國的政府或者地方受到法律保障的,我處理菲律賓那些案件,菲律賓的中國大使都常常跟我們去監獄探望,確保根據菲律賓法律受保障,其實一樣的,我覺得特區政府是有這個責任的。

涂謹申表示,港府處理菲律賓港人被控藏毒的案件中,多次去信菲律賓政府表達關注,也有促請中國駐菲律賓大使探望在囚港人表達關心,他形容做法積極。至於12港人在中國被拘留事件,涂謹申認為港府態度迴避,他曾要求駐粵辦職員到鹽田看守所探訪12名港人,但是駐粵辦在回信時迴避了有關問題,並建議家屬尋求中國律師協助,而且沒有提及12名港人的具體情況。

港青母親批港府對12港人性命不聞不問

其中一位被拘留人士李子賢的媽媽李太太批評港府對事件不聞不問,她強調事件涉及12條人命,希望港府公開交待,她不敢想像兒子在深圳監獄的情況。

李太太說:我希望特區政府交待,因為始終是12條人命,人命是很寶貴的,但是我不想它(港府)是不聞不問,我覺得它好像是提都沒有提過,為甚麼我們香港人抓去中國可以不聞不問﹖即是我覺得它應該出來交待一下,以及警務處那邊都要出來交待,他們(12港人)為甚麼被人抓了,我們想像他們在獄中其實也很辛苦,我不敢想像他們在中國會受到些甚麼待遇,因為可能現在資訊多,愈看得多我就愈怕。

港人弟弟憂兄長哮喘病無適當藥物

另一位被拘留人士鄧棨然的弟弟鄧先生表示,鄧棨然自少一直患有皮膚病及哮喘,每日起床都要聞氣管噴劑,日常生活容易出現氣喘,他多次聯絡鹽田看守所以及香港警方,都未能將藥物交給鄧棨然。

鄧先生表示,他知道中國的藥物與香港藥物不同,現時只是希望中國當局提供一些最基本的藥物給予他的哥哥舒緩哮喘,他又表示,哥哥過往最嚴重曾因病發要由救護車送院治療;另外,他的哥哥有皮膚病問題,病發時會出現牛皮癬症狀,最差的時候會發炎出水。

鄧先生表示,很想得知哥哥目前的健康情況,擔心哥哥可能在看守所哮喘病發身亡,質疑中國當局阻撓家屬見面,是否為了隱藏消息?

港人母親哭訴兒子生死未卜

鄧棨然的媽媽鄧太太在記者會上哭訴,她知道消息後,每天都無法入睡,擔心兒子得不到應有的藥物,每日牽腸掛肚,生死都未知,希望香港政府盡快協助家屬,接回12名被扣留的港人。

鄧太太說:我當然是擔心,又擔心他(鄧棨然)的病,知道是沒有藥物給他的時候,令到我們牽腸掛肚,每日都睡不到覺,希望他們早點回來香港。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關注12港人狀況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星期五(9月12日)發聲明表示,美國深切關注在中國廣東省被關押的12名香港民主活動人士,他們被拒絕與律師接觸,中國地方當局也未提供有關他們情況或針對他們的指控的信息。

蓬佩奧質疑香港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對保護公民權利的承諾,並呼籲當局確保正當程序。

鄒家成呼籲國際社會持續關注

民主派立法會初選勝選人鄒家成表示,蓬佩奧的表態對12名被拘留的港人有一定的幫助,他呼籲香港人及國際社會持續關注,尤其是對協助被拘留人士的中國人權律師的狀況。

鄒家成說:希望國際社會不單只是關注12位香港人、即是被拘留的香港人,也希望可以關注現在在中國的人權律師,他們現在是不斷受到當局的一些恐嚇、威迫,要求他們要退出代理的工作,甚至是不能夠再接受任何的訪問,否則是會對於他的律師執照是會有影響。

港府駐粵辦指12名港人現時身體狀況良好

香港入境事務處星期六表示,該處的 “協助在外香港居民小組”以及香港駐粵經濟貿易辦事處(簡稱駐粵辦)共接獲10人的家屬求助。駐粵辦表示,據悉,該12名港人現時身體狀況良好,及已聘請內地律師代表。

入境處又表示,一名家屬星期五(9月11日)晚要求取得與被捕人士的關係證明以委託律師,當局已於星期六(9月12日)早上發出所需文件。至於當事人的藥物需要,當局表示,家屬可以將他們的書面訴求交予當局代為向中國內地機關轉達。消息表示,申請關係證明書正常程序需時25個工作天,當局就此次申請特事特辦,以盡力協助當事人。

被中國當局拘留的12名港人包括11男1女,年齡介乎16至30歲,當中有5人是學生,包括兩名香港大學以及香港公開大學學生。#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