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學者稱 香港暴力升級 經濟衰退出人意料


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的中國研究中心2019年10月30號星期三舉行香港抗議運動研討會。照片從左至右:UCLA中國研究中心主任邁克爾•貝里教授(Michael Berry);加州大學爾灣分校的歷史學教授、美國近代史學家瓦瑟斯特倫博士(Dr. Jeffery Wasserstrom);加州大學爾灣分校的社會學博士莫哲煒(Chit Wai John Mok);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的政治學學者貝萊特•李博士(Dr. Bellette Lee) (2019年10月30日,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7:35 0:00

星期四(10月31號),香港警察在蘭桂坊附近使用催淚彈驅散與慶祝萬聖節的人群混在一起的反政府抗議者。觀察人士稱,隨著警民對峙加劇,警方的暴力手段也不斷升級。他們使用多種驅散武器,包括催淚彈、胡椒噴霧、橡膠彈、布袋彈和海綿彈等。同時星期四公佈的官方數據顯示,香港第三季度陷入衰退,經濟比第二季度萎縮3.2%,大大高於第二季度比第一季度下降的0.5%,也遠經濟學家的預估。

引發爭議的香港“送中”條例導致的香港民眾抗議六月以來蓬勃洶湧。有學者和觀察人士認為,警方暴力是刺激民眾憤怒和助推事態發展的主要因素;香港的局勢過去總是出人意料,現在更是難於把握。

加州大學爾灣分校的社會學博士莫哲煒說,香港抗議運動從今年三月的一萬人開始不斷升級,4月升到13萬,6月便是一百萬、兩百萬。這其中重要的原因除了林鄭月娥領導的港府態度傲慢之外,就是警方暴力的不斷加劇。

莫哲煒說:“一個轉折點是6月12號,警方首次發射橡膠彈和催淚彈,同時政府把抗議定性為暴動。到了6月16號,兩百萬人走上了街頭。從那以後,人們的要求也發生了改變,出現了四項訴求;第五項訴求'全面民主化'則在7月1號提出。當天,抗議者衝進了立法會,佔領了議事廳。這樣,所有五項訴求都具體化,也把所有抗議者都聯合起來。”

莫哲煒說,7月21號的暴力行為也是一個重大轉折點。身著白色T恤的暴徒在元朗車站一帶動手暴打抗議者和過路行人。目擊者給警察打電話求救,但是警察卻沒有出現。人們於是指控警方和暴徒互相勾結。那次事件打破了人們的幻想,原來相信香港有法治和秩序的人改變了看法。這也是促使人們繼續上街的另一個理由。

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的政治學學者貝萊特李博士說,香港局勢目前無法預測。她說:“對於要如何結束暴力,香港政府已經談了四個多月。

港府對付民眾抗議的手段使用的是兩種工具,就是警力和法律。我認為,警察壟斷暴力是當然的,抗議者的能力完全不是警方的對手。抗議者使用的武器是石頭和棍子,路障等。相比之下,警察使用的是催淚彈、橡膠彈、布袋彈等。相比2014年雨傘運動時,警方使用了87顆催淚彈,本次'反送中'運動到10月27號為止,警方已經使用了至少4500顆催淚彈,大約1500顆橡膠彈,280顆布袋彈,10顆真子彈,還有高壓水槍。而且,這種高壓水槍射出的不是普通自來水,而是一種藍色的有毒液體。”

李博士說,香港警察是在濫權。此外,港府使用的第二種武器就是法律,他們控制著法律,可以決定使用哪條法律來對付哪些人;除了香港政府控制立法會之外,香港特首林鄭月娥可以使用自己的行政權力對付示威者,比方說現在的禁止戴面具的緊急法就是林鄭月娥越過立法會而實施的。這樣一來,政府可以決定抗議者中誰合法誰不合法。警察手握法律的大棒,可以決定何時針對何人實施。所以,到10月20號為止,超過2,600人被捕,其中467人被以重罪起訴,包括暴動、戴面具和非法集會。相比之下,沒有一個警察被質疑或者調查,更不要說被起訴了。 7月21號的元朗車站事件中,超過100個白衣人暴打路人,迄今為止抓捕的只有6人。總之,政府使用這兩種手段都沒有能夠起到壓制局勢的作用。

加州大學爾灣分校的歷史學教授、美國近代史學家瓦瑟斯特倫博士(Jeffrey N. Wasserstrom)研究中國的興趣起源於學生抗議活動,涵蓋中國的社會歷史和比較社會歷史。他認為,香港的發展總是出其不意。

瓦瑟斯特倫博士說:“1997年回歸之時,曾經有人預言,香港的社會和媒體環境將立刻被大陸同化,不過形勢發展並沒有如此;也有人預言,大陸城市將變得更像香港,這雖然一開始給過人們希望,但是卻也沒有實現。此外,還有一種說法是,香港當時擁有的一切在50年之內會保持原樣。不過,這也錯了,因為自從2008年奧運會之後,特別是自從習近平上台以來,中央控制的螺絲就越擰越緊。互聯網的運作在香港和在深圳完全不一樣;香港的報紙圖書可以盡情諷刺中共領導人,而深圳的絕對不可能。現在,有香港人會做噩夢,夢見一覺醒來,香港和深圳已經沒有差別。”

局勢動盪四個多月以來,如人們廣泛預測的,香港第三季度陷入了全球金融危機以來的首次衰退,經濟比第二季度萎縮3.2%。不過,儘管經濟面臨困境,香港金融市場基本穩定,恆生指數今年以來比去年攀升4%,政治危機還沒有成為投資人的絆腳石,其中許多人仍然視香港為進入亞洲的重要門戶。

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的政治學學者貝萊特•李博士說,面對政治危機的升級,港府試圖用經濟手段來解決問題,當然我認為是文不對題,比方說設立平租屋項目,發放現金,提供通勤補貼等等。九月份,港府終於宣布撤銷送中條例,但是,這時他們面對的問題已經不是關於這個條例了;近來又有傳言說林鄭月娥將下台,但是,林鄭現在也不是香港要解決的問題。

李博士說,有傳言說,中國政府可能向香港派駐解放軍,不過現在還沒有。我認為,鑑於香港在國際上至關重要的金融中心地位, 70%進入大陸的外資要途徑這裡,中國恐怕下不了這個本錢來毀掉香港;我儘管不能百分之百打包票,但是,至少這個因素對中共來說非常重要。

加州大學爾灣分校的瓦瑟斯特倫博士說,香港民眾之所以能夠而且願意竭盡全力為權利而抗衡,一個原因是他們過去贏得過抗爭;另一個原因是,他們認為,如果現在不抗爭的話,也許香港的未來就將和一個大陸城市沒有差別。

瓦瑟斯特倫博士指出,不過,香港是一個從來都無法預測的地方。回顧歷史,最早與清政府簽訂《穿鼻草約》、要求後者割讓香港的英國海軍上將查爾斯•艾略特(也被稱為查理•義律),被英方認為擬定的條款過於寬鬆,英方得益太小;而《草約》中割讓給英方的香港島被批評為“鳥不生蛋之地,一間房屋也建不成”;維多利亞女皇也批評這位海軍上將是“一位完全不遵指令而努力爭取最低條款的人”。

瓦瑟斯特倫博士說,當時,英國政府認定,香港無法與廣東和澳門競爭。但是,如我們所見,香港後來的發展大大超過了澳門,今天已經成為全球的金融和貿易中心。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