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推翻塔利班 又見塔利班 美國究竟該不該撤出阿富汗?


8月16日,拜登總統在白宮就阿富汗局勢發表講話。
推翻塔利班 又見塔利班 美國究竟該不該撤出阿富汗?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6:02 0:00

星期四(8月26日)在喀布爾機場發生致命襲擊,導致至少13名美國軍人喪生後,美國總統拜登堅決表示,美國將繼續從阿富汗撤軍。阿富汗變天以後,拜登的撤軍行動遭到美國國內反對派的猛烈抨擊。許多人也在反思:美國究竟該不該撤出阿富汗?

拜登:20年的阿富汗戰爭早該結束

白宮星期四下午就阿富汗機場襲擊舉行記者會。在記者會臨結束時,拜登留下了一段話:“ 女士們、先生們,是該結束一場長達20年的戰爭的時候了。”

拜登是在被問到星期四的爆炸是否會改變美國的撤軍努力時做出上述表示的。他說,如果他當初不決定撤軍,他只有一個選擇:“我只能向阿富汗再投入幾千軍人去打一場我們已經贏了的戰爭。相關的問題是我們當初為什麼去發動這場戰爭。”

他重申,美國去打阿富汗的原因第一是擊斃本·拉登,清除阿富汗的基地組織,防止那些事情(恐怖襲擊)重新出現。

他問到:“如果奧薩馬·本·拉登和基地組織在離開沙特阿拉伯之後,選擇從也門發動襲擊,我們會去阿富汗嗎?雖然當時塔利班完全控制了阿富汗,我們還會去嗎?”

2001年9月11日,美國本土第一次遭到恐怖襲擊。紐約和首都華盛頓遭受有組織的恐怖襲擊,其中紐約世界貿易中心兩座大樓被恐怖分子劫持的飛機撞毀,造成近3000人喪生。

911恐怖襲擊中的紐約世貿中心大樓。
911恐怖襲擊中的紐約世貿中心大樓。

伊斯蘭激進組織“基地”組織領導人奧薩馬·本·拉登被認為是911恐怖襲擊的幕後指使,而阿富汗塔利班政權則為本·拉登提供了保護。

當年的10月7日,在塔利班政權拒絕交出本·拉登後,時任美國總統的小布什以搜捕本·拉登為名發動了阿富汗戰爭,也即反恐戰爭。反恐戰爭當時得到包括中國在內的國際社會的廣泛支持。同年11月13日,美國支持的反塔利班武裝攻入首都喀布爾,推翻了塔利班政權。2004年,美國支持的阿富汗政府上台。

但潰敗後的塔利班並沒有從此消失,而是在阿富汗各地,特別是阿富汗和巴基斯坦接壤的地區重新集結,逐漸恢復勢力,並對美國及其領導的國際部隊以及阿富汗政府軍發動不斷襲擊。自那以後,美國及其盟軍一直想方設法維持阿富汗政權,同時努力阻止塔利班發起襲擊。

反恐戰爭20年來,美國在阿富汗消耗了1萬多億美元(也有資料說2.26萬億),2448人死亡,2萬0722人受傷。

拜登星期四說,他從來都不贊成犧牲美國人的性命去在阿富汗建立一個民主的國家,尤其是當這個國家歷史上從來就沒有統一過,而且不同的部落之間從來也不能相安無事。

拜登還說,恐怖主義在世界各地蔓延,但是美國面臨來自其他國家的更大的和更為迫切的威脅。拜登沒有具體指哪些國家,但是,他四月在宣布美國從阿富汗撤軍時說,美國結束阿富汗戰爭,以便騰出更多的資源和精力用來應對“越來越咄咄逼人的中國”,維持基於規則的國際秩序,新冠疫情以及氣候變化等。

拜登早在2019年競選期間,就表示要“結束在阿富汗和中東無休無止的戰爭”。他認為,阿富汗戰爭不僅無法打贏,而且也不可能有理想的撤軍條件。

在塔利班迅速佔領阿富汗、阿富汗的加尼政府迅速瓦解後,拜登也為撤軍進行了辯護。拜登8月16日說:“過去一周的發展進一步說明,此刻結束美軍參與阿富汗戰事是正確的決定。”

他當時還表示,美軍從阿富汗撤離時的混亂是不可避免的。但是,一些人擔心,美國從阿富汗撤軍,特別是撤離時的混亂會影響到美國的盟友和夥伴對美國的信譽和能力的信任。

美國斯坦福大學法學院高級講師,國際衝突和談判中心主任艾倫·韋納(Allen Weiner)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說,拜登政府其實是在履行美國的承諾,履行前總統特朗普與塔利班簽署的協議。韋納的研究還包括戰爭法以及如何應對來自國際恐怖主義的安全威脅等。

在被問到美國是否應該從阿富汗撤軍時,韋納認為,這應該取決於美國當初的目標是什麼。

他說:“美國最初部署軍隊進入阿富汗,因為我們想確保阿富汗不再是基地組織等恐怖組織在全球範圍內針對美國開展活動或是發動重大襲擊的地方。根據我們在過去20 年所看到的情況,我們不再需要在阿富汗部署軍隊來實現這一目標。如果那是你的目標,那麼從阿富汗撤軍應該沒問題。世界的其他地方也有潛在的恐怖組織,你不能在世界各地部署力量來阻止這種可能性,你必須制定其他反恐戰略。”

他又說,如果美國的目標是幫助阿富汗變成一個更為現代國家,在人權、教育等領域有相當的發展,那麼,美國確實不應該撤軍,因為塔利班掌權後,阿富汗人在這些方面的權益肯定會每況愈下的。

阿富汗可能再次淪為恐怖組織的庇護所是撤軍的最大擔憂

不過,對長期研究如何應對反恐威脅的韋納來說,從阿富汗撤軍,他最大的擔憂是阿富汗會重新成為恐怖組織的庇護所。

他說:“我認為我們應該擔心,我認為我們有很多理由擔心。第一,我們相信,也有信息表明,阿富汗仍然有基地組織的殘餘勢力,雖然存在規模比2001 年時要小而且也更分散。他們在阿富汗存在。我們也知道阿富汗還有伊斯蘭國的參與者。具有諷刺意味的是,塔利班政權似乎將伊斯蘭國視為對手,是自己的敵人。 ……是的,我很擔心這個。”

星期四的襲擊證實了這樣的擔憂。伊斯蘭國組織的一個下屬組織--伊斯蘭國呼羅珊分支”(Islamic State Khorasan)已經宣稱對喀布爾機場的襲擊負責。除了12名美軍陣亡外,襲擊還造成至少170人死亡,200多名阿富汗人受傷。

8月26日,阿富汗喀布爾機場外自殺炸彈襲擊引發的濃煙
8月26日,阿富汗喀布爾機場外自殺炸彈襲擊引發的濃煙

襲擊發生後,美軍中央司令部司令肯尼斯·麥肯齊(Kenneth Franklin "Frank" McKenzie Jr.)星期四說,機場襲擊並非意料之外。他預測,未來可能還會有更多的襲擊,方式包括向機場發射火箭彈或使用汽車炸彈混入機場。他誓言,美軍將追剿那些與襲擊有關聯的人。

“伊斯蘭國”在喀布爾機場發動的這場襲擊也嚴重地挑戰了塔利班的權威。襲擊發生後,塔利班發言人扎比胡拉·穆賈希德(Zabihullah Mujahid)在社交媒體上表示:“(阿富汗)伊斯蘭酋長國強烈譴責在喀布爾機場針對平民的炸彈襲擊,伊斯蘭酋長國高度重視保護本國人民的安全,將嚴厲阻止邪惡勢力。”

斯坦福大學的韋納認為,現在塔利班的態度非常關鍵。他說:“現在的問題是塔利班會吸取什麼教訓?他們會說'好吧,基地組織你可以繼續留在這裡,我們不允許你進行針對美國、911 襲擊、東非爆炸事件的同類跨國行動,因為我們知道會發生什麼。我們知道美國會打進來。我認為,塔利班不會以任何方式改變其意識形態,但我認為他們可能已經改變了他們的算計,允許恐怖組織在阿富汗領土上開展針對美國及其盟友的利益是否符合他們自己的利益?”

雖然如此,星期四的襲擊令人擔心塔利班是否有能力阻止恐怖組織策劃類似的襲擊。

韋納認為, 相比從阿富汗全面撤軍或者幫助在阿富汗建立一個民主的現代國家,美國也許應該選擇一種中間的道路。

他說:“我個人的觀點是,在單純地參與反恐和進行國家建設之間是有空間的。儘管阿富汗在我們所謂的國家建設方面還有很長的路要走,無論從GDP,從道路修建和其他基礎設施方面來說。阿富汗不是德國或加拿大,在成為德國或加拿大之前,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雖然美國總統拜登以及美國官員表示,美軍撤離後,美國依然有“反恐超視距能力(over-the-horizon capability)”,緊盯牢住阿富汗的恐怖組織,使他們無法對美國構成直接威脅,但是韋納擔心,美國和北約部隊撤離後,美國收集情報的能力以及打擊恐怖主義的能力會受損。

美國智庫傳統基金會亞洲研究中心主任沃爾特·洛曼(Walter Lohman)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說,他認為美國不應該從阿富汗全面撤軍。他認為美國應該在阿富汗留下一小部分軍隊,以極小的代價保護已經取得的成就。

他說:“我個人的看法是我們根本不應該再撤離。我們應該留在那裡。我們本可以無限期的留在那裡,用2,500 名士兵幫助訓練和協助阿富汗軍隊,為他們提供情報和空中掩護,諸如此類的事情。如果有正確的領導,我們本可以無限期地做到這一點。”

在塔利班迅速推進,阿富汗政府軍放棄抵抗之後,有分析也指出,美國和北約部隊的撤出徹底地摧毀了阿富汗軍隊抵抗的信心。也許這才是華盛頓在20年戰爭中犯下的最大錯誤。

在拜登總統4月宣布撤離前,美國駐紮在阿富汗的士兵大約2500至3000名,北約將近7000名軍事人員。為配合拜登5月1日開始從阿富汗撤軍的決定,北約在4月同意從阿富汗撤出他們的人員。

傳統基金會的洛曼還擔心,中期看來,美國可能會面臨另一場反恐戰爭,因為阿富汗有可能再度淪為恐怖主義的溫床。他說:“塔利班在阿富汗的重大勝利也讓其他地方的伊斯蘭恐怖分子感到歡欣鼓舞。大大鼓舞了他們的士氣。”

奧巴馬、特朗普都曾打算撤出阿富汗

但是, 打算從阿富汗撤軍不只是拜登總統的願望,其實,自小布什總統之後的美國歷屆總統都一直尋求從阿富汗撤軍。現在距離美國前總統奧巴馬首次提出從阿富汗撤軍已經超過10年。

2009年奧巴馬政府上台後,就尋求從伊拉克和阿富汗撤軍,雖然他後來不得不向阿富汗增派部隊。2011年6月,奧巴馬宣布分三階段從阿富汗撤軍:2011年年底前從阿富汗撤回1萬名美軍,2012年再撤回3.3萬名,至2014年完成全部美軍和北約部隊撤出,並向阿富汗政府軍方面移交所有防務。

2011年6月22日,奧巴馬總統就從阿富汗撤軍向全國發表講話
2011年6月22日,奧巴馬總統就從阿富汗撤軍向全國發表講話

然而,塔利班重新集結,向美國領導的盟軍和阿富汗政府軍發動進攻。面對塔利班的攻勢,奧巴馬不得不決定向阿富汗增兵,2014年,駐阿富汗美軍曾多達14萬人。塔利班再次被擊潰。2014年底,奧巴馬宣布,美國在阿富汗的重大作戰任務結束,美軍部隊正式轉換至培訓與支援角色。

但是,2016年7月,奧巴馬認為阿富汗局勢依然緊張,宣布放緩美軍在阿富汗的撤軍計劃,並表示,在2017年1月其總統任期結束前在阿保留大約8400名美軍士兵。

2017年,特朗普政府上任。特朗普總統在競選時就誓言一定要將美軍帶回家。2018年,美國和塔利班之間開始和平談判,2020年2月,雙方在卡塔爾多哈簽署和平協議,以結束18年之久的阿富汗戰爭。協議為美國全面撤軍奠定了基礎。根據協議,美國承諾在14個月內(也就是在2021年5月1日前)將在阿富汗的1萬3,000名美軍全部撤離,而塔利班則必須確保切斷與“基地”或其他極端組織的聯繫並結束對美國部隊的攻擊。

在離任前幾個月,特拉普決定開始撤軍,只保留2500名駐軍,並將完成這項任務的最後期限設定為拜登宣布就職之日。

民調:美國民眾厭倦了阿富汗戰爭

不僅是美國總統,美國民眾也不希望繼續留在阿富汗了。雖然美軍撤離阿富汗的混亂畫面在傳統媒體和社交網絡出現,雖然成千上萬支持美國的阿富汗人被留在塔利班控制的國度,最近的系列民調顯示,美國大部分民眾仍然支持從阿富汗撤軍,雖然不少人認為撤軍行動處理不當。

美國哥倫比亞廣播公司(CBS)和民調機構YouGov在8月18日到20日的一項調查顯示,63%的美國人支持從阿富汗撤軍,雖然44%的人認為美國從阿富汗撤軍的進展非常糟糕。

即便是在反對撤軍的少數人中,也有相當一部分人表示,他們認為撤軍行動應該處理的更好,而並非撤軍根本不應該發生。只有大約五分之一的美國人不贊成撤軍,認為美國應該留下一些美軍。

美國全國廣播公司(NBC)在8月14日至17日進行的一項民意調查顯示,61%的美國人認為繼續阿富汗戰爭不值得,與2014年美軍宣布結束在阿富汗的重大戰鬥任務時的民調結果幾乎相同。

美聯社與芝加哥大學全國民意研究中心在8月12日到16日展開的調查則發現,62%的美國人認為發動阿富汗戰爭不值得。

在撤軍前的民調中,美國人對撤軍的支持率更高。美國芝加哥調查委員會(Chicago Council survey)7月26日的民調顯示,70%的美國人支持拜登從阿富汗撤出所有美軍,其中77%的民主黨人, 73%的獨立人士和56%的共和黨人希望撤離。

根據蓋勒普調查,在阿富汗戰爭初年,高達93%美國人曾經表示支持。隨著時間的推移,美國人對阿富汗戰爭的態度發生了變化。到2011年阿富汗戰爭十週年時,美國的民意已經發生扭轉,特別是在本·拉登於當年的5月被美軍擊斃後,越來越多的人認為美軍已經沒有理由留在阿富汗。事實上,本·拉登死後的一個月,《華盛頓郵報》和美國廣播公司(ABC)聯合發布的民調顯示,54%的美國人認為阿富汗戰爭不值得。一年後,這個數字變為66%。

美國智庫大西洋理事會(Atlantic Council)研究員、負責歐洲和歐亞事務的前助理國務卿丹尼爾·弗里德(Daniel Fried)告訴美國之音,美軍撤離阿富汗的方式的確“混亂”、“沒有計劃好”,這是不可否認的。但是,拜登政府從阿富汗撤軍有很多合理的理由。與1975年美國從越南撤軍一樣,民眾的厭戰情緒也應該是其中之一。

他說:“在這兩種情況下,美國社會都厭倦了戰爭,不願支持戰爭的繼續。當時的總統尼克松和越南。在某種情況下奧巴馬、特朗普和拜登都正確地解讀了美國的情緒。拜登終於做到了。”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