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中亞地區努力適應阿富汗的新現實


躲避戰亂的阿富汗難民抵達坎大哈的難民營(2021年7月27日)
中亞地區努力適應阿富汗的新現實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7:15 0:00

逃離塔利班統治的阿富汗人在阿富汗北方的鄰國受到不同的接待,有些國家歡迎他們,有些國家拒絕接受他們,有些讓他們停留幾個小時加油,然後前往歐洲等地。

幾個中亞國家積極參加了美國20年前領導的推翻塔利班的運動,但塔利班近年來積極的外交努力讓這些前蘇聯加盟共和國重新評估他們的忠誠。

在這一地區擁有自身政治和安全利益的俄羅斯也發揮了作用。

塔吉克斯坦是最歡迎阿富汗難民的一個國家,目前正與聯合國和其它機構合作,在兩個與阿富汗接壤的省份建立難民營和其它設施,最多接納10萬難民。

塔吉克斯坦政府同時準備應對來自阿富汗的恐怖主義威脅的增加。塔吉克斯坦總統拉赫蒙(Emomali Rahmon)說,“恐怖組織正在加強他們”在兩國邊境地區的陣地。

烏茲別克斯坦的情況完全不同。該國政府說,已經得到了塔利班的保證,阿富汗人返回祖國後不會受到懲罰。已經有數百人8月中旬以後被送回阿富汗。

塔什幹同時堅稱邊境是安全的。外交部發言人說,其駐喀布爾使館和駐馬扎里沙裡夫(Mazar-e-Sharif)的領事館都在正常運作。

烏茲別克斯坦同時加緊幫助其它國家撤離僑民,允許美國、德國、俄羅斯、瑞士、丹麥、波蘭、斯洛文尼亞和哈薩克斯坦使用其設施和空域,讓這些國家的飛機降落並飛越其領空,同時提供後勤服務。

外交部說,“與外國夥伴有一個系統,讓他們從烏茲別克斯坦進行中轉,撤離他們的公民和阿富汗人。”

包括美國人和阿富汗人在內的成千上萬的人已經在塔什幹的兩個機場進行了中轉,平均逗留6個小時,不得離開中轉區域。塔什幹有時允許中轉人員停留更久,但不得離開機場。這些人可以獲得食品、飲水和醫療。

官員對美國之音說,吉爾吉斯斯坦並不與阿富汗接壤,不太擔心難民的直接湧入,但官員擔心如果塔吉克斯坦擴大開放,可能會有更多的阿富汗人抵達。

有關機構負責人馬貝托娃(Jipara Mambetova)說,“吉爾吉斯斯坦是《聯合國難民公約》的簽字國,有國際責任。” 官員們說,比什凱克將延長阿富汗的學生簽證,對在吉爾吉斯斯坦上學和工作的人增加援助。

哈薩克斯坦總統託卡耶夫(Kassym-Jomart Tokayev)要求在阿富汗境內生活的哈薩克族人安全回國。但如果是阿富汗公民,將被要求通過法律程序。

託卡耶夫同時允許聯合國阿富汗援助團(UNAMA)臨時將僱員轉移到哈薩克斯坦,遠程協調他們在阿富汗的活動。

這幾個中亞國家的表現與2001年完全不同,當時吉爾吉斯斯坦和烏茲別克斯坦都讓美軍駐紮以推翻塔利班,其他國家也提供了協助。當時的主要動機是有機會摧毀躲在阿富汗和巴基斯坦境內的諸如烏茲別克斯坦伊斯蘭運動等極端組織。

自那以後情況發生了很大的變化。美國強烈批評烏茲別克斯坦對人權的侵犯,導致2005年失去了在烏茲別克斯坦境內的基地,吉爾吉斯斯坦2014年取消了其夥伴關係。塔利班同時開展積極的外交,尤其與烏茲別克斯坦和土庫曼斯坦。

但華盛頓決定從阿富汗撤軍讓中亞國家感到沮喪。塔什乾和杜尚別尤其提醒到訪的美國人說,沒有美國人阿富汗將會更加混亂。

烏茲別克斯坦一名不再參與阿富汗政策的高級官員說,“我們多次告訴他們說離開阿富汗會增加麻煩,”“我們知道阿富汗人無法自己管理國家,所以寧願接受現狀。”

地區領導人星期一通過視頻參加俄羅斯領導的“集體安全條約組織”(Collective Security Treaty Organization)會議時同意整合反恐措施。烏茲別克斯坦不是這個組織的成員國,但也參加了會議。

俄羅斯媒體報導,與會代表“對(伊斯蘭國極端組織)繼續在阿富汗強力存在深表擔憂,”俄羅斯總統普京敦促與會國拒絕接受阿富汗難民。

普京說,“我們不希望激進分子假扮難民湧入,或看到1990年代和2000年代的重演。”

普京的干預並沒有受到各方的歡迎,尤其是烏茲別克斯坦。獨立觀察員秋迪羅夫(Abdumalik Qodirov)抱怨說,俄羅斯“正試圖控制烏茲別克斯坦,後者不是'集體安全條約組織'的成員國。”

塔什幹的烏茲別克問題分析員納茲爾(Anvar Nazir)說,莫斯科“已經與塔利班同床共枕,又試圖用隔壁發生的事情恐嚇中亞。俄羅斯希望加強這個軍事陣營,吸收烏茲別克斯坦,在這一地區擁有更多的基地。”

吉爾吉斯專家埃森居爾(Chinara Esengul)不認為塔利班對中亞構成直接威脅,但對其極端意識形態在該地區的傳播表示擔心。他說,“公眾和政府應該採取措施,打擊極端主義的傳播。”

種族親緣關係對幾個中亞國家來說也是個問題,阿富汗北部就有幾百萬塔吉克人和烏茲別克人在那裡世代生存。烏茲別克斯坦長期以來都尋求與阿富汗的烏茲別克人保持文化和社會經濟關係,同時避免觸怒阿富汗政府。

塔什幹對這些烏茲別克人的官方立場與對待中亞其他地區完全相同。阿富汗問題特別代表伊爾加舍夫(Ismatilla Irgashev)今年早些時候對美國之音說,“阿富汗的烏茲別克人是那個國家的公民,他們的國家有責任照顧他們。”

但烏茲別克學者托里波夫(Farhod Tolipov)說,有些烏茲別克難民被允許留在烏茲別克斯坦,其他人被送回阿富汗。他說,“之前烏茲別克斯坦從不接受難民。但烏茲別克斯坦的優先要務依然是國家安全。”

幫助阿富汗的烏茲別克人逃離塔利班倡議計劃的領導人納茲爾希望看到烏茲別克領導人做更多的事情。他問,“塔利班已經把烏茲別克語言從教育中移除。他們的身份和文化會發生什麼?”

納茲爾說,中亞地區國家的政府外交承認塔利班將是個錯誤。

他說,“承認他們只會導致麻煩。他們無法信守諾言,所以不要相信他們。他們傳播意識形態,已經傷害了我們。我們的外交承認只會加強他們。”

“其他中亞國家也沒有意識到他們的心理影響。想想塔利班會對年輕人產生什麼樣的影響。他們正在摧毀烏茲別克同胞,但塔什幹認為他們是合法的。殘忍的塔利班掌權不會太久。”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