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美籍政治分析家成為白俄羅斯政治犯


白俄羅斯人民因總統大選結果舉行抗議活動,要求白俄羅斯獨裁強人亞歷山大·盧卡申科辭職。(2020年8月16日)

一位美國華盛頓哥倫比亞特區的政治分析家在白俄羅斯正面臨不確定的未來。他因被指控在選舉期間煽動大規模動盪而遭逮捕。白俄此次選舉被認為發生舞弊,引發針對白俄羅斯獨裁強人亞歷山大·盧卡申科(Alexander Lukashenko)26年統治的一波抗議聲浪。

現年44歲的維塔利·什克里洛夫(Vitali Shkliarov)是白俄羅斯人,據新聞報導,與一名在美國駐基輔大使館工作的美國人結婚的。今年7月29日,他在家鄉格羅德諾(Grodno)探望父母時被捕。

白俄國家安全局(KGB)的特工在他去商店為兒子買西瓜時將他拘捕。他設法得以在他受歡迎的社媒“電報”Telegram頻道上發布了一條簡短消息:“被捕”。

當局指責他與一位反對派博客作者、曾可能成為總統候選人的謝爾蓋·蒂卡諾夫斯基(Sergey Tikhanovsky)合作,共同贊助了“嚴重違反公共秩序的集體行動”。

蒂卡諾夫斯基被禁止參加競選,且後來在發送傳單以支持替代候選人,也就是他的妻子斯維特拉娜·蒂卡諾夫斯卡婭(Svetlana Tikhanovskaya)時逮捕。他的妻子從此成為了反對派的代表性人物。

國外勢力干擾的陰謀論

這場盧卡申科聲稱他以壓倒性優勢勝過蒂卡諾夫斯基,但有證據指出作票舞弊的選舉,引發白俄羅斯爆發自前蘇聯解體以來規模最大的抗議活動。

白俄當局在選後針對示威者的鎮壓,卻加劇了公眾的憤怒,因為有廣泛的報導稱,被捕者在警察和安全部隊手中遭受了酷刑和虐待。當局報告將近7,000人被捕。

但是,由於對盧卡申科不滿的情緒甚至在選前便已逐漸高漲,盧卡申科警告稱,有推翻其政府的外國密謀。

什克里洛夫上場

盧卡申科說:“有些被拘捕的人持有美國護照、與美國人結婚、在美國國務院工作。”他的這些話看來是具體針對什克里洛夫的逮捕進行評論。

什克里洛夫的律師安東·加辛斯基(Anton Gashinsky)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說:“維塔利已成為盧卡申科安全部隊最好找的代罪羔羊。”

“他完全符合他們想要渲染的情況:外國人從國外來組織一場革命。”

什克里洛夫否認他積極參與蒂卡諾夫斯基的競選活動。他說他是因為在選舉前針對政府提出了批評,而受到懲罰。

作為對美國或前蘇聯發生的事件的活躍的政治評論員,什克里洛夫的文章在外交政策雜誌及俄羅斯的獨立報紙新報( Novaya Gazeta )上發表。

什克里洛夫也在俄羅斯、格魯吉亞和美國的總統大選中擔任顧問。他曾擔任前總統奧巴馬和佛蒙特州參議員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的競選活動地方組織者。

白俄羅斯人權組織維亞斯納(Viasna)已經將什克里洛夫認定是政治犯。歐洲新聞記者聯合會(EFJ)也要求將什克里洛夫釋放。

倘若被判有罪,什克里洛夫將面臨最高3年的有期徒刑及罰款。

內部情況

什克里洛夫詳細描述了自上個月被拘留以來的嚴峻生活。

“就像任何敢於批評獨裁政權的人一樣,我知道你不可避免入獄。但是當他們逮捕我時,我沒想到我會陷入極權與獨裁政權的酷刑室。”什克里洛夫在周一發布給新報的一份聲明中寫道。

“不,他們並沒有打我。但他們正試圖整垮我,用上他們擁有的。”他補充說。

什克里洛夫說,儘管白俄羅斯的氣溫越來越涼,丹他仍被放在一個骯髒、過度擁擠、沒有熱水的牢房裡。被拘捕者被迫用鈍剃刀剃須、每週只能洗一次澡,導致皮膚起疹子。蘇聯愛國音樂從早到晚在監獄中大聲播放。而受拘留者全天被禁止躺下。

他甚至不被允許通過郵件與家人聯繫。他寫的東西和信件被當局審查和沒收。

投訴將招致在一個垂直的隔離小號裡被關禁閉6個小時(俄語為“玻璃杯”),沒有食物和水,小到無法坐下。

什克里洛夫的律師加辛斯基(Anton Gashinsky)在接受美國之音(VOA)採訪時說:“什克里洛夫生活在他認為不人道且試圖折磨他心智的情境之中。”

“不應該這樣。這不是1937年。”加辛斯基暗指著蘇聯時代的高壓統治狀態。

美國國務院官員還尚未回應美國之音對什克里洛夫案的置評請求。

但有些美國議員表示他們正在關注此事件。

參議院外交關係委員會成員、民主黨新澤西州參議員鮑勃·梅嫩德斯(Bob Menendez)在一份聲明中表示,“該政府對民主反對派的持續鎮壓,以及對美國公民維塔利·什克裡洛夫的逮捕是一場災難,這是完全不可接受的。” 。

“此時,國際社會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應該堅定不移地支持民主、人權,以及白俄羅斯人民的願望。”

這樣的信息也是什克里洛夫根據他自身參與美國競選活動經驗所認同的。

在接受國際公共廣播電台2018年的採訪時,他回顧了自己通過電話敦促不願在美國總統選舉中投票的美國人的經歷。

“我在一個不過問我們的國家長大。沒有人會問我想要誰當總統,或甚至我是誰都沒人在乎。”什克拉羅夫說他總會這樣告訴他們。

“而在這裡,你們擁有這樣的民主。你們可以積極主動地表達自己的意見,並影響決策。這真太了不起了。你們不知道你們擁有什麼。”

什克里洛夫說,大多數人都答應會去投票。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