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美中或在G20峰會後恢復貿易談判


2019年2月15日,中國國務院副總理劉鶴與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在北京釣魚台國賓館談話。

儘管美中兩國元首本月底在大阪20國集團(G20)峰會期間舉行峰會的消息仍未得到最後確認,但外界預期,美國總統特朗普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將會會面,只是最終以何種形式尚未敲定,在那之後美中恢復貿易談判將是大概率事件。

特朗普星期三(6月12日)在白宮對媒體表示,他預期將會與習近平在G20峰會期間舉行會晤。特朗普說,他認為兩國仍然能夠達成一份貿易協議,因為中國經濟正承受壓力。他說,兩國的貿易協議本來已幾近完成,但中國後來反悔,所以他決定給價值200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加徵關稅。他還警告說,如果兩國無法達成協議,美國將對剩餘約3250億美元中國輸美商品加徵關稅。

中國外交部星期三仍未確認美中兩國元首是否會在出席大阪G20峰會期間舉行會晤。發言人耿爽在星期三的例行記者會上說,中方注意到,美方多次公開表示,希望安排中美元首在20國集團大阪峰會期間舉行會晤。如果有這方面的具體消息,我們會及時發布。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耿爽(資料照片)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耿爽(資料照片)

美中關係在5月份兩國貿易談判擱淺以及美方對中國商品啟動新的關稅程序後加速惡化。中國政府6月2日發表了《中美經貿摩擦的事實與中方立場》白皮書,指責美方出爾反爾,漫天要價導致談判嚴重受挫。在此之後,中國各大官媒開足馬力,以鋪天蓋地的架勢將談判陷入僵局的責任全部歸咎於美方。

曾在奧巴馬政府出任過代理副貿易代表並參加過跨太平洋夥伴關係(TPP)談判和美韓自由貿易談判的溫迪·卡特勒(Wendy Cutler)認為,美中將會恢復貿易談判。她對兩國能夠達成協議持謹慎樂觀態度。卡特勒目前是亞洲協會政策研究所副總裁。

“第一,我認為談判的確取得了很多成果。前幾天,姆努欽財長也說過90%的任務都已經完成了。因此我認為,失去這些成果會讓雙方都感到可惜,”她說,“第二,雙方恢復談判的大門都是敞開的。”

但美中雙方都為重啟談判設置了條件。美國財政部長姆努欽上週末對美國財經頻道CNBC表示,如果雙方重啟談判,需要按照雙方之前已經談好的條件進行。北京則表示,由於協議尚未最後達成,因此並不存在中方立場倒退的情況。中方的白皮書重申了達成協議的三個基本前提,也就是美國取消全部加徵關稅、中方的採購要符合實際情況,以及協議的文本必須要平衡,要符合雙方的共同利益。

美國財政部長姆努欽與中國銀行行長易綱星期六(2019年6月8日)在日本20國財長與央行行長會議期間握手。
美國財政部長姆努欽與中國銀行行長易綱星期六(2019年6月8日)在日本20國財長與央行行長會議期間握手。

中國知名國際關係學者、人民大學美國研究中心主任時殷弘對美國之音表示,美方在談判中提出的條件過多、過於苛刻,導致談判最後陷入僵局。

他說:“(協議文本里)有非常過頭的中美聯合監察機制強制執行,而且要中國修改那麼多法律。150頁的文件,假設每頁有三條規定,那(總計)就是450條,五項規定就是650條。而且改了法律以後,美方的主要目的就是大大便於美方盯住中國,找中國沒有所謂百分之一百的、嚴格的遵守承諾、讓步,再來揪住中國。”

特朗普總統星期二也強調,中國必須回到本以達成共識的四五個“要點”,否則他對繼續談判不感興趣。他沒有具體解釋,這些要點都包含哪些內容。

亞洲協會政策研究所副總裁卡特勒認為,要中國按照原來協議的條款重啟談判將是非常困難的。她說:“特別是在修改法律問題上雙方的立場都已十分公開,而這也是導致談判破局、中方對協議文本進行大量刪節的原因。”

人民大學美國研究中心主任時殷弘表示,中方目前已沒有退路,如果雙方仍希望達成協議的話,唯一的可能就是美方做出一定讓步。“到目前來看,中方達成協議的渴望比較大,”他說,“但是中方不能做那麼多的讓步,所以如果要達成協議的話,就必須美方做相當大的(讓步),從現在立場往後退。”

分析認為,G20峰會將是讓美中近期重啟貿易談判、並使兩國關係緩和的最後一個機會窗口。如果美中元首不能實現會面,下一次會面的機會可能要等到五個月後的亞太經合組織APEC領導人年度峰會上。而到那個時候,美中兩國經濟乃至全球經濟都將面臨更大損失。

前美國代理副貿易代表卡特勒表示,北京同樣面臨一個選擇。“我也認為,在北京看來,管理好美中關係是值得的。因為,如果達不成協議,那麼目前的這種惡化很可能會失控,可能會無法止住,我們可能就回不到還有能力挽回局面的這一步。”她說。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