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美國-東盟特別峰會召開 一張空椅子代表緬甸


美國-東盟特別峰會召開,一把空椅子代表緬甸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1:20 0:00

美國-東盟特別峰會召開,一把空椅子代表緬甸

美國-東盟特別峰會召開 一張空椅子代表緬甸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1:15 0:00

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的一位發言人對美國之音證實,拜登政府和東盟領導人同意在喬·拜登(Joe Biden)總統主持的為期兩天的美國-東盟特別峰會期間,用一把空椅子代表緬甸被推翻的文官政府。

拜登政府的另一位高級官員說,緬甸將是整個峰會期間“激烈討論的一個議題”,空椅子反映出“對所發生的事情的不滿,以及我們對更好的前行道路的希望”。

儘管東盟去年通過了一個“五點共識”的和平計劃,但緬甸軍政府繼續侵犯人權,美國政府官員對此表示感到沮喪。

美國支持各種建議,包括讓東盟與緬甸流亡的民族團結政府(NUG)開啟非正式渠道。這個最初由馬來西亞提出的計劃很快遭到執政的軍政府的譴責。

“鑑於那裡的暴力不斷升級,我們繼續深切關注緬甸,”美國副助理國務卿朴正鉉(Jung Pak)星期三對美國之音說。“我們繼續與我們的東盟朋友一起努力,為緬甸找到一條恢復民主的道路。因此,我們歡迎任何建議,而且我們將繼續與所有利益相關方合作。”

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CSIS)東南亞高級研究員波林(Gregory B. Poling)說,這個“五點共識”之所以失敗,很大程度上是因為東盟迄今為止只與緬甸軍政府接觸。

波林對美國之音說:“與民族團結政府有關的武裝和少數民族武裝組織正在贏得這場戰鬥,並控制了這個國家的大部分地區,所以不與他們接觸變得越來越荒謬。”

美國國務院官員在峰會期間與緬甸民族團結政府的代表舉行了會晤。

峰會的困境

除了緬甸,此次峰會反映了拜登政府面臨的一個兩難境地,也就是在尋求對抗中國在印太地區的影響力又要與關注人權和民主這兩方面尋求平衡。

在星期四晚些時候在白宮為東盟領導人舉行的晚宴上,預計拜登將以一個好客的東道主的角色來接待東盟輪值主席柬埔寨首相洪森(Hun Sen)。洪森將近40年的統治以腐敗、鎮壓和暴力為標誌。去年,拜登避免了與推翻文官政府的緬甸軍方成員共進晚餐;在美國和東盟要求軍政府只派非政治代表參加峰會後,軍政府沒有派任何人參加。

在推動民主方面,其他東盟國家領導人也各自給美國帶來挑戰。

文萊的君主蘇丹·哈桑納爾·博爾基亞(Sultan Hassanal Bolkiah)自1967年以來一直執政。泰國總理巴育·佔奧差(Prayut Chan-ocha)在2014年通過軍事政變掌權後,在2019年贏得了選舉。老撾和越南是壓制性的一黨專政的威權國家。

2022年5月12日,印尼總統佐科·維多多在華盛頓出席美國-東南亞國家聯盟(東盟)特別峰會。(法新社)
2022年5月12日,印尼總統佐科·維多多在華盛頓出席美國-東南亞國家聯盟(東盟)特別峰會。(法新社)

即使是在實行民主制度的印度尼西亞,也有傳言稱,總統佐科·維多多(Joko Widodo)悄悄的縱容修改憲法的努力,以讓自己連任第三屆。與此同時,即將卸任的菲律賓總統羅德里戈·杜特爾特(Rodrigo Duterte)沒有出席這次峰會;他很快將被亞洲最臭名昭著的獨裁者之一的兒子小費迪南德•馬科斯(Ferdinand Marcos, Jr)取代。

活動人士指出,拜登政府邀請這些領導人是在傳遞一個信息,即美國將為了與它們結盟對抗中國而容忍侵犯人權的行為。

“這次美國-東盟峰會給人留下的長久印象之一將是,拜登總統站在亞洲的人權侵犯者的身旁,” 人權觀察(Human Rights Watch)華盛頓分部主任莎拉·耶格(Sarah Jaeger)對美國之音說。“現在他可以通過大聲說出柬埔寨和其他地方——越南——侵犯人權的情況來稍微緩和一下這種情況。但到目前為止,我們還沒有看到白宮發出這種非常明確的信息。”

人權觀察說,讓這些領導人訪問白宮與美國政府去年在拜登主持的民主峰會上提出的“民主復興的積極議程”的目標形成了鮮明對比。

“如果不直接解決該地區日益惡化的人權環境和民主倒退問題——不僅是緬甸2021年的政變,還有泰國、馬來西亞、印度尼西亞、新加坡和菲律賓民主機制的惡化,以及越南、老撾、文萊和柬埔寨根本不民主的事實,這個峰會的目標就無法實現,”該組織在峰會前寫給拜登的一封信中表示。

其他觀察人士提到,這次峰會為拜登提供了一個有用的平台,讓他與人權記錄有問題的領導人進行接觸。

2022年5月12日,美國總統拜登和東盟領導人前往白宮南草坪參加集體合影。(美聯社)
2022年5月12日,美國總統拜登和東盟領導人前往白宮南草坪參加集體合影。(美聯社)

““讓拜登總統在白宮接待洪森首相或舉行雙邊會議是行不通的,”美國和平研究所(US Institute of Peace)的東南亞事務專家布萊恩·哈丁(Brian Harding)說。“但至少他們可以就他們可能在這個多邊環境中達成一致的事情進行交談。”

在峰會召開之前,美國參議院外交關係委員會上週提出了一項參議院決議,呼籲東盟“考慮到東南亞出現的民主倒退”,把民主、人權和良好治理當作優先事項。

然而,一些觀察人士表示,去年,拜登戰勝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這一選舉結果曾受到了挑戰,這位前總統的支持者曾試圖叛亂,有鑑於此,美國在對東盟施加過多壓力方面應當謹慎行事。

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的波林說:“在美國離國會山叛亂事件還不到一年的時候,在民主倒退上表現出道德上的優越會讓很多人翻白眼。”

1.5億美元的計劃

拜登政府在周四的峰會上宣布了超過1.5億美元的行動倡議。他們說,這些計劃將“深化美國與東盟的關係,加強東盟的中心地位,並擴大我們實現共同目標的共同能力”。

週四,東盟領導人與一個跨黨派的美國國會議員小組共進了工作午餐。他們接下來的安排是在美國-東盟商務理事會(US- asean business Council)主辦的一個活動上與美國商界領袖、商務部長雷蒙多(Gina Raimondo)和美國貿易代表戴琪(Katherine Tai)會晤,之後在白宮參加拜登主持的晚宴。

峰會星期五繼續在白宮和國務院舉行,副總統哈里斯和國務卿布安東尼·林肯(Antony Blinken)將與拜登一起出席。

(美國之音駐美國國務院記者站主任張蓉湘與傑西卡·斯通對本文亦有貢獻。)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