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專家分析:2022華盛頓與北京繼續若即若離


2021年11月16日,中国北京的一家餐馆内的电视屏幕显示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正通过视频与美国总统拜登举行虚拟会晤。(路透社照片)
專家分析:2022華盛頓與北京繼續若即若離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0:16 0:00

關注美中關係的資深專家說,在即將到來的2022年里華盛頓與北京的關係將會持續緊張而且難以預測,使得兩國間任何重大的“再掛鉤”變得更加困難,總趨勢可能將是走向持續脫鉤。

自從新冠病毒疫情2020年初在全球爆發以來,美中關係一直處於嚴重低迷的狀態。華盛頓和北京就新冠病毒起源問題相互指責,中國官員稱新冠病毒是由參加武漢軍運會的美國軍人帶入中國的,而美國前總統特朗普及其支持者則一直將新冠病毒稱為“中國病毒”和“功夫病毒”。

在全球新冠疫情的籠罩下的2021年即將過去。對於關注美中關係的人們來說,除了期待新冠病毒疫情早日煙消雲散之外,他們仍然繼續著過去12個月以來不斷的拷問:華盛頓與北京在2022年究竟是否能”重修舊好“、進入新的正常軌道?

2022年美中關係將走向何方

近兩年的時間過去了,世界即將進入2022年,人們似乎對美中修復關係普遍不抱樂觀態度。分析人士說,儘管美中兩個世界大國之間肯定有餘地去學習如何避免意外和額外挑釁,並製定方法來限制不必要的危機升級;然而,人們過去關於美中正常關係的概念,可能已經過時了。

美國哈德遜研究所(Hudson Institute)政治軍事分析中心主任理查德·魏茨(Richard Weitz)認為,明年的美中關係與今年類似,將會非常糟糕,而且大多情況下是激烈的競爭。他說:“也許美中兩國可能會在朝鮮、伊朗、阿富汗、新冠疫苗和氣候變化等問題上看到一些合作,但即便是如此,都也是不確定的。”

華盛頓非黨派、獨立研究機構美國和平研究所(United States Institute of Peace)中國研究資深專家傅瑞珍(Carla Freeman)博士告訴美國之音,她認為2022年美中關係,總體上仍將會持續緊張而且難以預測。

在傅瑞珍看來,其中的穩定因素包括,新冠病毒疫情大流行對中國經濟增長的長期影響,加之中國國內政策驅動的經濟挑戰,這些將為至少有限的美中經濟“再掛鉤”(recoupling)增添一些動力。此外,中國將尋求在中共舉行“二十大”之前,緩和與美國在其它方面的緊張關係。

國際輿論和分析普遍認為,在中共舉行二十大期間,習近平篤定將被確認為執掌第三個任期的中國黨、政、軍最高領導人。

“然而,因為台海摩擦加劇,美國再次確認與台北的特殊關係,以及美國面臨國會中期選舉,台灣仍將是美國和中國之間令人擔憂的爆發點。另外,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可能因台灣未來的不確定性加劇美中之間雙邊安全緊張局勢,” 傅瑞珍說。

曾留學中國、美國國防語言學院(Defense Language Institute)前“文化意識”教官白伊麗博士(Elizabeth Bowditch)則認為,因為2022是美國的中期選舉年,2022年的美國國內政治將會對美中關係的改善造成重大影響;。

她說,預計共和黨人在中期選舉中的表現會勝過民主黨。在美國歷史上,在大選中失去白宮權力的政黨,通常會在下一階段的國會議員選舉中獲勝,其權力也將會通過在一些州重新劃分選區而得到鞏固。

在美國的選舉中,抨擊中國也是共和黨人拉選票的做法。在2020年大選時,就有人在德克薩斯州競選國會眾議院席位時,稱“中國共產黨是一個偽裝成政府的犯罪陰謀”。

“在這樣的國內政治環境中,拜登為改善與中國的關係所做的任何嘗試,甚至就連暗示美中兩國可以在某些問題上進行合作,都將被譴責為是對中國的綏靖政策,”白伊麗說。

華盛頓與北京之“脫鉤”與“再掛鉤”

自從特朗普政府後期,華盛頓與北京在眾多議題上的分歧越來越大,但美中雙方都對在可能的情況下,盡量進行合作、避免公開衝突。

輿論和分析人士在談論了一段時間的美中全面“脫鉤”之後,又在開始談論美中“再掛鉤”,那麼華盛頓與北京應該在哪些領域繼續脫鉤,在哪些領域再掛鉤?

美國和中國之間的商業聯繫在一定程度上讓兩國互惠互利,但是美中經濟關係的安全層面已成為美國國會和政界人士關注的焦點。美國國會設立的獨立機構“美中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US-China Economic and Security Review Commission)在向國會提交的2021年度報告中指出:中國在努力使中國的資本市場成為資助中國共產黨技術發展目標和其他政策目標的工具的過程中,中國的政策制定者們正在積極吸引外國資本和基金經理人進入。

國際研究機構“亞洲世紀研究所”(The Asian Century Institute)的創辦人和執行主任約翰·韋斯特(John West)日前在網絡媒體Brink News上撰文說:“雖然國會可能希望剪掉華爾街的翅膀,但是脫鉤是困難的,特別是考慮到金融業對美國政治的影響。” 韋斯特是前澳大利亞財政部官員,在日本和法國的高校擔任客座教授。

美國和平研究所中國研究資深專家傅瑞珍則認為,儘管美中兩國全面脫鉤是不可能的,但是華盛頓與北京之間持續的緊張關係,以及兩國的國內政治環境,將會使得兩國之間的任何重大“再掛鉤”變得更加困難。

“不過,正如在第二十六屆聯合國氣候變化大會(COP26)上所宣布的那樣,全球氣候的不穩定性在2022年只會更加惡化,美國和中國將在氣候問題上採取一些再掛鉤行動和措施。”傅瑞珍說。

傅瑞珍對美國之音表示,2022年美國將尋求維持並可能會擴大與中國的經濟關係,但前提是在華盛頓認為可以安全、公平地做到這一點的情況下。就中國而言,北京也將歡迎在它認為風險較低的情況下,與美國進行選擇性的再掛鉤,而繼續在其它行業進行脫鉤:例如,將其高科技數據驅動的公司從美國股市撤出,並尋求對美國半導體市場採取分散投資。

“然而,從總體平衡的角度來說,美中之間關係的總趨勢將是持續實行脫鉤。”她說。

美國是否能接受中國崛起

英國廣播公司(BBC)12月23日的一則報導說,“英國可以成為中美和平的締造者”。報導引用英國前內閣辦公廳負責人,倫敦國王學院客座教授奧利弗·萊特溫爵士的話說,西方應該努力管理中國和美國之間的“衝突野心” ,即獲得和保留權力之間的權衡。他認為目前的二十國集團(G20)機制是一個有希望的平台,但美國必須做出“非常非常大的調整”,接受自己不再是世界上唯一超級大國的現實。

不過,哈德遜研究所的魏茨博士對美國之音表示,鑑於華盛頓與北京之間分歧的廣度和深度,“英國或者任何其它的國家都不具備成為和平締造者的影響力”。

觀察人士注意到,中國在過去的若干年裡,採取了多項舉措來重塑一個有利於其自身利益的世界秩序。例如,通過創建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The Asian Infrastructure Investment Bank)、新開發銀行(The New Development Bank)、“一帶一路倡議”、金磚國家峰會,中國與中東歐國家合作的17 + 1倡議,以及上海合作組織的擴大等。

美國和平研究所的傅瑞珍博士說,美國在歐洲和亞洲的盟友和夥伴各自都與中國有著複雜的關係,而且它們還明確表示,儘管它們與美國一樣,都擔憂中國對以規則為基礎的全球化和政治開放社會的影響;但它們也同時認為,中國是一個需要管控、而不是被征服和擊敗的挑戰。

傅瑞珍同時指出,但與此同時,美國仍然是提供全球公共產品的全球領導者,也是國際經濟增長的核心來源。

她說: “拜登政府與盟國和夥伴的接觸,以及對多邊主義的強調可以解釋為,美國已經認識到,應對全球挑戰需要的不僅僅是單一國家的回應,美國首先要與朋友一起維護政治和經濟原則;而這些原則當然能夠調動美國的力量,同時也為長期的全球繁榮創造了條件。”

美國國防語言學院前“文化意識”教官白伊麗告訴美國之音,在美國內部將會有許許多多的政治壓力,使得拜登不可能對中國做出任何讓步,其中甚至包括要求北京承諾允許對新冠病毒起源進行獨立調查。

“但從積極的方面來看,我認為美國也不太可能與中國開戰。 而另一方面,也沒有確鑿的證據表明,像一些人所說的那樣,北京有計劃武力入侵台灣。”她說。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