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中國製造2025”將是美中未來談判的障礙?


2017年10月17日在北京展覽館舉行的展覽中展示信息技術,有“製造即服務”的口號。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6:38 0:00


美國總統特朗普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星期六在阿根廷就美中貿易戰達成90天的“停火“協定,此前備受關注的“中國製造2025“ 並沒有出現在這份“停火”協議中。

不過,分析人士指出,隨著未來美中貿易談判的進一步展開,這個議題一定再次出現,而且很有可能阻礙兩國達成真正的協定,從而結束貿易戰。

停火協定沒碰敏感的“中國製造2025

根據白宮星期六的聲明, 雙方並沒有提到敏感的“中國製造2025”,但是,聲明說,雙方會就結構性改革啟動談判,特別是針對強制性技術轉讓、知識產權保護、非關稅壁壘、網路入侵及盜竊等議題。聲明還說,如果90天內無法達成協議,仍然會把10%關稅上調至25%。

美國總統特朗普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2018年12月1日在布宜諾斯艾利斯共進晚餐。
美國總統特朗普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2018年12月1日在布宜諾斯艾利斯共進晚餐。

中國環球網星期一(12月3日)的社評說,華盛頓“就結構改革向北京提出了五方面的要求,但沒有談及之前它們一直最為反對的“中國製造2025”計劃,中國方面在之前也有一段時間沒有提及這一計劃了,這似乎透出一個資訊:儘管雙方的核心立場都難改變,但兩國在尋找圍繞高度敏感問題相互妥協的可能性。”

但是,分析人士指出,“中國製造2025”不可能消失,在未來的談判中一定會再次出現。

美國智庫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中國研究專案副主任兼中國商務與政治經濟研究課題主任甘思德( Scott Kennedy)在給美國之音記者的電子郵件中稱,“環球網的解讀毫無道理。美國依然高度關注中國的產業政策。‘中國製造2025‘ 只是其中的一項而已。在這樣的高峰會中沒有必要具體列出某項特殊的產業政策。”

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中國項目副主任甘思徳 (美國之音章真拍攝)
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中國項目副主任甘思徳 (美國之音章真拍攝)

華盛頓智庫美國企業研究所研究美中戰略競爭的研究員扎克•庫珀(Zack Cooper)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說:“在未來的討論中,中國製造2025肯定是一項討論的議程,我幾乎不能想像中國會放棄這個,因為這對中國的產業以及更廣泛的發展計劃非常關鍵。我是很難想像中國領導人會完全放棄。也許,他們會討論,如果中國一定要繼續這項政策的話, 對它進行一些限制,或者,他們會改個名。但是歸根結底,中國是計劃經濟,我們不能期待中國在特朗普總統的壓力下完全放棄計劃經濟。……我想至少不像他(特朗普)曾經說的那樣,中國會放棄。”

新加坡CFO創新雜誌星期一的分析文章也警告,不要高興的太早,因為美中的技術對峙並沒有消除。 文章說,“‘中國製造2025’”仍然是障礙,甚至會妨礙兩國達成真正協議來終結對峙”。文章還說,“中國製造2025“才是這次貿易戰的根源,雙方都沒有提及這個問題,美中貿易戰的不確定性就依然存在。

美中貿易戰主要目標

“中國製造2025”是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2015年所提出的經濟計劃,主要目的是讓中國在2025年時,從“製造大國”晉升為“製造強國”,擺脫對外國高科技工業的依賴,並“具有創新引領能力和明顯競爭優勢“。

中國製造2025涉及10大領域,包括新一代資訊技術,高檔數控機床和機器人,航空航太裝備,海洋工程裝備及高技術船舶,先進軌道交通裝備,節能與新能源汽車,電力裝備,農機裝備,生物醫藥及高性能醫療器械和新材料等。

2018年4月29日北京的中國車展展出的電動概念車。
2018年4月29日北京的中國車展展出的電動概念車。

該戰略出台後引起西方,特別是美國的很大不安,被歐美視為中國野心的赤裸裸的表白。

特朗普政府宣佈的對中國進口產品加徵關稅的清單中,很大一部分是跟“中國製造2025”有關。

今年4月,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在公告中直接提及,對中國產品加徵關稅是為回應為實現“中國製造2025”計劃對美國企業採取的“脅迫政策。

特朗普政府的高級經濟官員也不止一次地提到“中國製造2025“的可怕“。特朗普11月初在美國中期選舉後舉行的記者會上也說,中國製造2025 極具 “威脅性”,不過,他說,中國已經放棄了“中國製造2025”計劃。

目標和手段令西方害怕

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甘思德說,任何國家都有權制訂自己的產業政策,但是,中國製造2025的目標和實現手段令人害怕,有可能威脅到全球的技術創新。

他上星期四在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一場有關中國力量的辯論會上說:“‘中國製造2025‘ 的目標很明確,其中兩條特別突出。第一是進口替代。中國設定了特別的目標,讓中國公司在這些技術的供應鏈上下游獲得中國的市場份額,並促進中國公司向海外出口。如果說中國必須成為這些領域技術供應鏈上的成員是沒問題的,但是,中國談的是主導地位。第二是國家安全。中國打造中國製造2025 並不只是希望促進生產力,而是要讓中國人民解放軍更加強大,讓中國在軍事領域更加強大。”

根據中國製造2025 的行動綱領,2025年底前,中國將基本核心部件和重要基礎材料供應商的國內市場份額提高到70%,2025年底前中國市場上40%的手機晶片由中國生產,70%的工業機器人和80%的可再生能源設備由中國生產。

甘思德說,中國如何獲取實現這些目標的手段也令人擔憂。“補貼,數字通常是上萬億的;市場准入的限制、地方合同的要求、獨特的標準,所有這些政策很明顯並沒有在中國,甚至超越中國的地方,創造一個平等的競爭環境。這最終會造成扭曲和歧視。”

他解釋說,鑒於中國經濟的規模,中國市場的扭曲就意味著全球市場的扭曲。所以,中國國內產業政策影響的不僅僅是中國國內市場,而是超越了中國國境之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