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美中之間跟誰混?印太國家不好辦


浙江省一個商場裡展示的美國國旗、中國國旗和中共黨旗。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8:25 0:00

印度太平洋地區國家一向把中國當作經濟夥伴,美國則是安全依靠。面臨美中關係越來越惡化的局面,印太國家將會作出怎樣的選擇?在剛剛結束的阿斯彭安全論壇上, 來自澳大利亞、新加坡的領導人以及印度前領導人表達了各自的態度。

印度前國家安全顧問:我們越來越反對中國人

印度前國家安全顧問希夫尚卡爾·梅農( Shivshankar Menon )星期四(8月6日)通過視頻在阿斯彭安全論壇上說,在印度,越來越多的人覺得印度必須與美國合作,美國是印度的重要的伙伴,特別是在安全和防務方面。

他說:“對於印度來說,美國是印度轉型和發展的重要夥伴。美國還是印度海事領域的重要合作夥伴。海事領域的競爭在整個印度太平洋地區日益激烈,中國正試圖成為海上強國,正在進入印度洋。南中國海對印度和美國都至關重要,航行自由符合印度的利益。我們越來越反對中國人。在這些方面,美國和印度之間在海上安全方面可以做得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要多,基本上在安全和國防領域的合作。”

他是在被問道如何看待惡化的美中關係時,這麼表述的。他強調說,美印之間雖然不會成為盟友,但是兩國的伙伴關係會越來越近。

很久以來,美國及其盟國一直試圖與印度建立更加緊密的軍事和經濟聯繫,以製衡中國在印太地區的野心。新冠疫情以及印度最近與中國在喜馬拉雅邊界的軍事對抗事件讓這樣的想法變得越來越真切起來。

6月初,印度與澳大利亞簽署了一項重要的國防協議,允許兩國軍方使用對方的軍事基地。

7月有報導說,預計印度還將邀請澳大利亞參加它與日本和美國進行的馬拉巴爾海軍演習,以加強所謂的四方機制--澳大利亞、日本、美國和印度--對抗中國預計將在該地區部署的海上力量。此前,因為害怕惹惱中國,印度一直對邀請澳大利亞參加馬拉巴爾演習感到擔心。

在經濟方面,與其他印太國家不同,新德里試圖減少對中國經濟的依賴。印度甚至願意切斷與中國的重要經貿聯繫來報復中國,以迫使中國在邊界爭端中讓步。

6月以來,印度民間上演了轟轟烈烈的抵制中國製造的活動,一些印度人甚至不惜將自己買的中國產品砸碎。更有印度的電視節目呼籲民眾抵制中國產品。

6月29日,印度政府宣布,出於“安全”考慮,禁止包括TikTok和微信在內的59款中國應用,認為這些應用從事的活動有損印度主權、國防、國家安全和公共秩序。據《印度經濟時報》稱,印度另外還起草了一份包含275款中國應用程序(APP)的清單,準備對它們進行審查。

今年4月,印度通過了一項立法,要求任何來自中國實體的投資都必須通過政府批准,這對中國來說是一個挫折,因為其公司正在海外尋求增長。

另有報導說,印度或將加徵進口關稅並限制中企在印的投資和業務,並考慮阻止中國電信巨頭華為進入其市場建設5G網絡。

印度也在積極推動國際影響力。6月18日,印度當選為聯合國安理會非常任理事國。5月,印度贏得了世界衛生組織執行委員會主席的席位,並在會議上迅速支持調查新冠病毒起源,而這是中國激烈反對的。

兩國軍方高層8月2日舉行了第5輪談判,但是這次談判並沒能打破邊境對峙僵局。雙方甚至也沒有發表聲明。

美國智庫布魯金斯學會的印度項目負責人坦維·馬丹(Tanvi Madan)6月在外交事務雜誌上撰文說,中印在喜馬拉雅山的衝突將新德里推向了華盛頓,而中國將失去一代印度人。

澳大利亞總理: 與中國保持經濟聯繫,同時維護印太戰略平衡

澳大利亞總理斯科特·莫里森( Scott Morrison)也通過視頻參加了阿斯彭安全論壇。在被問道如何看待日益對抗的美中關係時,莫里斯說,美中兩個大國確實在進行戰略競爭,但是,並非亞太每一個國家的行動都必須通過這個視角來分析。美中都需要聆聽區域國家的聲音, 區域穩定才符合大部分國家的利益。

他說: “我知道美國的存在是非常受歡迎的,因為它提供了穩定。我們只想看到,問題得到管理,野心得到管控,使其不至於破壞該地區的穩定,這是我們的國家利益和我們地區許多國家的利益。”

澳洲前總理陸克文(Kevin Rudd)近日撰文稱,美中之間發生武裝衝突的可能自韓戰後有可能再現。在被問到是否贊成陸克文的觀點時,莫里森說,美中之間爆發戰爭不再是不可想像的。

莫里森說,澳大利亞希望與中國保持經濟聯繫,因為長期以來,這是一種互利的關係,但是這種關係也必須是互相尊重的關係。他敦促美中和平解決分歧,維護旨在加強地區和全球穩定的共同規則。

莫里森強調,期待澳大利亞在中國問題上與美國保持完全一致是錯誤的。他說:“假定澳大利亞和美國對中國的看法完全相同是錯誤的,因為情況完全不同,地理位置完全不同。”

雖然如此,莫里森說,澳大利亞對中國的看法並非“天真”。他說,澳大利亞正在積極採取措施保持印太地區的戰略平衡。

他在阿斯彭安全會議上說:“當務之急是在印太地區建立持久的戰略平衡。這需要美國在這個地區的持續存在以及志同道合的國家調整其利益,更加團結,更一致,更經常地行動”。

澳大利亞目前正在與日本、印度、越南以及東南亞和太平洋國家接觸,以建立新的合作網絡。莫里森7月1日還宣布將大幅度增加軍費,加強澳大利亞在印度太平洋地區的軍事力量,以應對中國在該地區的軍力的增長。

在新冠疫情、香港《國安法》、維吾爾人權、台灣、南中國海、網絡安全等諸多問題上的立場上,澳大利亞也逐漸與美國趨於一致。

新加坡外長:世界進入多極化,選邊站不適用

新加坡外交部長維文(Vivian Balakrishnan)8月5 日也參加阿斯彭安全論壇。新加坡與美國和中國都有著特別的關係。美國是新加坡最大的投資者,而中國是新加坡最大的貿易夥伴。在被問到是否擔心日漸緊張的美中關係時, 維文表示, 新加坡深感擔憂。

在被問到如果美國國務卿蓬佩奧要求新加坡在美中之間選擇一邊他會如何作答時,維文說,他會告訴美國人,不要以二元化的角度去看待問題。

他說:“我的看法是,不要用二元的觀點去看待問題,而是真切地意識到我們已經過渡到多極世界。 一定不能用二元的觀點去看待事物,而是意識到分歧,解決分歧,不要忽略了更大的資產。”

維文說,對亞洲各國來說,最可怕的兩件事是:中美之間會爆發衝突;美國放棄亞洲。

他說,亞洲國家希望美中能夠解決兩國的戰略分歧,在全球性的挑戰,比如氣候變化、新冠疫情等方面進行合作。

新加坡總理李顯龍(Lee Hsien Loong)7月底在美國智庫大西洋理事會發表演講時也表達了類似的觀點。他說,亞洲國家希望同時與美中保持友好的關係。他還說,如果美中迫使亞洲國家作出選擇的話,預期中的“亞洲世紀”岌岌可危。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