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美中誰更有能力應對疫情?


美國總統特朗普認為新冠疫情爆發的風險對美國民眾來說非常低。(資料照片)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5:36 0:00

美國總統特朗普星期三傍晚宣布,任命副總統彭斯領導一個專門班子,處理應對新冠病毒疫情的工作。特朗普做出上述宣布前,白宮一直在考慮是否應該任命這樣一位大總管。

特朗普總統還同時表示,這種疫情爆發的風險對美國民眾來說非常低,疫情並非“不可避免”。不過,他也承認,意大利等許多國家的確有疫情爆發,面臨一些困難。

不過,美國疾控中心星期二表示,“問題不在於這種情況是否會發生,而在於這種情況何時會發生,以及這個國家有多少人會患上重病”。美國人需要為日常生活受到干擾做好準備,包括學校停課、在家工作等。

美聯社援引眾議院國土安全委員會主席,民主黨籍議員本尼·湯普森的話說:“總統不是傾聽公共衛生和醫學專家的意見,一個多月來一直低調處理這種病毒的潛在影響”。

美國廣播公司援引眾議院議長,民主黨人佩洛希的話說,特朗普政府對新冠病毒的反應“遲緩、太晚、疲軟”。佩洛希還參加了舊金山中國城舉行的宣布該市緊急狀態的現場活動。

與此同時,白宮要求國會撥款25億美元,用於美國疾控中心開展工作,應對這種傳染病“不可避免”的到來。國會最終能批准多少還有待兩黨運作。美國政治新聞網站“政治”說,白宮提出的龐大緊急資金,大大超出早先的政府開支請求。

關於美國圍繞疫情的內部爭執和自相矛盾的說法,中國問題學者胡星斗對美國之音說:“兩國的社會制度不一樣,治理模式不一樣。美國是一個自由社會,調動各方面資源的形態比較分散,更多的是依靠法制和公民的自覺。”

對此,比較熟悉兩種制度的華人怎麼看?美國西部城市舊金山宣布實施緊急狀態的消息,令目前被困北京的美籍華人閻剛震驚。他對美國之音說:“情況真的惡化了,我最不願意聽到,舊金山宣布緊急狀況。”中美航線停航,閻先生暫時不能離開中國返回美國,舊金山是他往返美中主要經停的口岸。

他還擔心地說:“如果此時到美國的話,軍事基地裡先關我兩個禮拜,那也不是滋味,真的也很麻煩。我看文件上說,當局準備了11個軍事基地進行入境檢疫。如果疫情大爆發,這些軍事基地夠用嗎?我都不知道。”從事經濟工作的閻剛還說:“美國那些小企業都是私企,疫情爆發,它們說倒就倒……”

記者在華盛頓國家大草坪採訪一些美國民眾,他們有的也對政府是否能否有效應對疫情表示關注。對比中國政府處理目前疫情的方式,胡星斗說:“中國更多依靠的是權力。某種程度上講,集中權力便於應付危機。但是這一過程中,少數人的權利可能受到損失。中美兩國應對疫情方面各有特點。美國可能重視個人的人權,但是在疾病控制方面,或許沒有那麼高效。”

美籍華裔公民閻剛說:“相比之下,中國實施戒嚴,實施封城,動用軍隊進入社區,中國人聽話,一封城大部分中國人沒有脾氣了。在美國,我的感覺是,在小地方,人少的地方可能還好辦一點,大城市可能真的很難辦。”

閻剛所指是猶他州一個小城,那裡只有幾千居民,預防疫情將比較容易,而像舊金山洛杉磯、紐約這樣的大城市,情況可能就不會那麼容易。他說,美國南部卡特里娜颶風災害時,緊急物資調配和供應,災民安置就是一場災難。不過,美國吸取了教訓。

關於中國處理疫情的有效性,胡星斗說:“就應付危機來說,歷來是集權式的政府更加有優勢,比如說,中國能夠平安渡過金融危機、薩斯危機,包括現在的冠狀病毒危機,而且在大規模擴散以後,它還能處理,這個可能只有中國能夠做到。武漢當時封城的時候已經有幾萬人擴散了,這種情況只有中國能夠處理,在其他國家將會導致巨大的災難,更大的災難。”

不過,評價美中應對疫情能力的根本點應該放在哪裡?胡星斗說:“西方發達國家就不可能讓疫情發展到那麼大的規模,而民眾還不知曉,幾乎沒有採取任何防範措施,讓事態發展到這樣的一個程度。所以說,中西方的製度的確各有利弊。西方的製度信息透明,有利於儘早地了解(疫情),採取各種措施,而且是現代的治理手段,更多的是人道手段。中國體制則很容易將很小的事情演變成大事,然後再'集中力量辦大事',而且有可能犧牲小部分人的權利。當然,最終肯定會贏得勝利,不過的確會造成人道災難”。

除信息不透明外,中國對疫情的控制能力,服務於政治安定、維護中共統治。彭博社說,習近平對病毒疫情的應對手段,表明他將更加嚴密地管控中國,例如,大數據被用來監測民眾出行,採集到的信息被用來作為將民眾健康狀況分類的依據。而通過這樣的方式管控民眾健康,美國政府可能很難做到。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