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歐亞集團:2020年是臨界時刻 可能爆發國際危機


2019年12月19日日參議院多數黨首領麥康奈爾在華盛頓國會大廈參議院其中彈劾問題放置。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4:34 0:00

國際政治風險評估公司歐亞集團認為,2020年將是國際政治的臨界時刻。該機構首次把美國的國內政治因素列為今年最大的地緣政治風險,而美國與中國在科技領域的脫鉤以及在其他問題上的摩擦則是緊隨其後的兩大風險。在他們看來,伊朗、北韓、委內瑞拉和敘利亞這個新的“邪惡軸心”雖然佔據了新聞頭條,但不太可能在今年引爆為重大的危機。

總部位於紐約的國際政治風險研究與諮詢公司歐亞集團在一份最新的報告中表示,2020年將被證明是國際政治中的一個臨界時刻。

該公司的總裁、報告的撰寫人之一佈雷默(Ian Bremmer)說,“最近幾十年來,全球化創造了機會,減少了貧困,並支持了數十億人的和平環境。但是現在,中美兩國正在進行科技上的脫鉤,發達國家出現了惡性的兩極分化,氣候變化問題變得空前的重要。綜合考慮的話,這些趨勢線可能會引發全球危機。”

美國國內政治首次被視為最大的風險

在今年的全球十大政治風險中,美國的國內政治被視為最大的風險。

佈雷默星期一在對媒體進行的電話吹風會上表示,這是該公司1998年成立以來第一次把美國的國內政治風險列為全球十大風險之首。

他說:“這部分是因為美國擁有世界上最強勁的政治機制,有難以置信的韌性,因此發生在美國國內的事情不會帶來多大的震盪,但是不同的是,在2020年,我們有一個非同尋常的、史無前例的總統大選,對於很多美國人來說,他們會覺得選舉受到了操縱。”

佈雷默說,不管誰當選,很多人會把這次的選舉結果視為是不合法的,我們會面臨選舉後的不確定性以及由此產生的政治真空使得外交政策環境變得不那麼穩定,出現美國版的“英國脫歐”現象.

第二大風險:美中科技脫鉤,豎起虛擬柏林牆

美中兩國的大脫鉤被列為今年的第二大風險。歐亞集團認為,美國與中國在科技領域的脫鉤已經干擾了技術、人才和投資的雙向流通。在2020年,這個脫鉤會從半導體、雲計算和5G網路這些戰略性的科技領域擴大到更為廣泛的經濟活動上,從而影響到全球的科技、其他工業和機構。這會帶來商業、經濟和文化上的分裂,而且這種分裂有可能成為永久性的,從而對全球商務帶來深遠的地緣政治寒流。目前不清楚的是,美中科技脫鉤產生的虛擬柏林牆將會建立在哪裡。

第三大風險:美中關係惡化

在美中進行科技脫鉤的同時,美中兩國的緊張將引發在國家安全、影響力與價值觀上更為明顯的衝突。

佈雷默說,儘管美中兩國很快會簽署第一階段的貿易協定,而且特朗普總統會前往北京談判第二階段的協定,但是不會達成交易。

他說:“我們認為,今年達成第二階段協議極為不可能。我們認為,第一階段的協議意義不大。我們認為,美中關係在香港、台灣、維吾爾人、南中國海、智慧財產權以及技術領域上都在朝向更糟糕的方向發展。”

他說,中國領導人把加拿大是否會將華為創辦人任正非的女兒孟晚舟引渡到美國視為比美中貿易協定要重要得多的問題。

談到美中兩國在全球的博弈,佈雷默認為,我們會看到兩國爭奪經濟主導地位以及政治影響力最為激烈的地區依次是東南亞、撒哈拉以南的非洲、東南歐以及南美洲。

其他地緣政治風險

今年的十大風險還包括跨國公司面臨的政治上的壓力、印度、歐洲、氣候變化、美國對中東什葉派穆斯林為主的國家的政策失敗引發的區域不穩定、拉美民眾的不滿情緒以及土耳其

歐亞集團認為,美國炸死伊朗高級軍事將領蘇萊曼尼這宗突發事件並沒有從根本上改變他們對伊朗以及中東問題的看法。在他們看來,在所謂的新“邪惡軸心”中,伊朗是最大的威脅,但不管是特朗普總統還是德黑蘭,他們都不希望爆發一場全面戰爭。

歐亞集團董事長、報告的共同撰寫人庫普坎(Cliff Kupchan)在吹風會上表示,在戰略上,特朗普是他所見到的最可預測的美國總統,而在戰術上,他是最不可預測的總統。

至於北韓、委內瑞拉和敘利亞這些軸心國,該公司認為,儘管它們是媒體關注的焦點,但是這些問題不可能在2020年引爆為重大的國際危機。

XS
SM
MD
LG